愛 與 復 仇

---本輯日誌請自下而上閱讀---

 

今天日誌:愛 與 復 仇(六)            2011 年 4 月 2(週六)上午

今天的「主流教會」,末世意識前所未有地淡薄,《啟示錄》被徹底邊緣化,末日與審判信息忌諱不敢多說,聖經原有的深刻強烈的「伸冤訴求」「復仇傳統」,更幾乎蕩然無存,而只是壓倒性地強調「愛心」、「包融」、「積極」、「發展」等等所謂「現代文明普世價值」,原來這是與「育成」它的歐美土壤及其「強勢背景」,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近現代的英、美等強國的歷史,基本上就是殖民擴張的歷史,從軍事侵略到經濟侵略到文化侵略,幾乎「所向無敵」。三四百年來,販賣奴役非洲黑人、掠奪欺詐美洲土著、侵略壓迫亞洲人民,無惡不作,用「人血」來建立他們的所謂現代文明和繁華都會,只有他們欺壓別人,從未曾被別人欺壓過,亡國滅種的恐懼戰驚與冤屈不平,他們連「想象」都有困難。今天,表面上是「發財立品」,事實上是站在既得利益者的位置上,以所謂「高規格的現代文明」繼續控制和窄取弱小的國家民族。

明白嗎?在英美這些「強國」土壤「育成」起來的「主流教會」,無冤可伸無仇可復,聖經原有的「伸冤訴求」和「復仇傳統」,於是就被放在一旁,視而不見,甚或被有意無意地大幅淡化甚至否定,而只是一味宣揚膚淺蒼白的,迪士尼式的「愛心主義」與「和平主義」。世人無知,還以為他們特別有愛心,特別有正義感,殊不知事實幾乎是截然相反。他們對自己及自己的祖先欠下的纍纍血債,連感覺都沒有,或以為做些「救濟事業」就可了事,或更恃假仁假義的「發財立品」而自以為義--何來愛心?何來正義感?

從整體上講,英美這些強國土壤,根本不可能培育出能與聖經世界對應配合的信仰心靈,眾先知與使徒那份深恐「亡國亡教」的憂患意識,在這樣的「強勢背景」下的牧師和學者,任他們本人品格上如何「好人」,神學用語如何「純正」,也極難想象得到。結果,由西方土壤發展、宣揚開來的「主流教會文化」,聖經本有深厚的「伸冤訴求」「復仇傳統」,就連影都不見了,只餘下空洞蒼白的泛人道主義,與共濟會的教義差之無幾。

背棄聖經的真正傳統,不切切期待終極的末日審判,就是上帝要來為義人伸冤,向惡人復仇,敢問何來愛心?何來正義感?何來基督教???

 

 

 

今天日誌:愛 與 復 仇(五)            2011 年 4 月 1(週五)上午

上帝的復仇vs基督的愛──在坊間、在網上,甚至在「教會」,你到處都可以聽到類似的論調:

耶穌的出現徹底改變了猶太教的面貌。他宣講“八福”,告訴信徒天國將賜福於那些虛心的人、哀慟的人和溫柔的人,並施愛於他的仇敵,哪怕是一無是處的小人。一定程度上看,“八福”在新約中的地位相當於舊約裡的“十誡”,不過耶穌的語氣卻和以前隱身於雲霧中的上帝有所不同。耶穌強調的是用愛去對待每個人,哪怕是你的敵人,而舊約中的上帝對待仇恨之人,卻主張攻擊、剪除和滅絕,並在最後“大施報復”。面對“罪惡甚重”的所多瑪和蛾摩拉城,耶和華將硫磺與火從天降下,城池和平原還有裡面的居民全部如同燒窯裡的灰炭被付之一炬。耶穌宣揚用愛感化世間萬物,上帝主張通過懲戒達到世界的平衡。

要斷章取義在兩吋厚的聖經中找到「支持」,真是比甚麼都容易:

太 5:38「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39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43「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44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這些話不是明明「擺平」了舊約的「復仇傳統」嗎?

路 4: 16 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他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17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著說:18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19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故意略去下句「和我們上帝報仇的日子」】20於是把書捲起來,交還執事,就坐下。會堂堛漱H都定睛看他。21耶穌對他們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路7: 18 約翰的門徒把這些事都告訴約翰。19他便叫了兩個門徒來,打發他們到主那堨h,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20那兩個人來到耶穌那堙A說:「施洗的約翰打發我們來問你:『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21正當那時候,耶穌治好了許多有疾病的,受災患的,被惡鬼附著的,又開恩叫好些瞎子能看見。22耶穌回答說:「你們去,把所看見所聽見的事告訴約翰,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不但略去下文「和我們上帝報仇的日子」,連上文「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統統都不見了。】23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主耶穌針對舊約(賽61:1-2)有一句沒一句的讀經和回應,不是肯定了「611」(上帝悅納人的恩年)而淡化甚至否定了「612」(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嗎?

至於遍尋新約歷史,更見只有基督徒被逼迫殉道還要忍耐饒恕,再也見不到舊約裡上帝或以色列人「動輒」殺人毀城滅世的記載,這不是很具體地否定或至少大幅淡化了舊約的「復仇傳統」嗎?

這種「抑舊(約)崇新(約)」的老調,其實是一個老掉了牙的異端──馬吉安主義,讀過兩年「神學」的人,理應無人不曉。人懶,又抄一段維基如下:

馬吉安主義是由馬吉安於144年所發展的神學思想,將二元論放在基督教的信仰中,是當時甚受歡迎的一種思想。他認為《希伯來聖經》【按:即舊約聖經】內所記載的上帝與基督的父有所不同,且《希伯來聖經》內本身充斥著矛盾。他的思想是指《希伯來聖經》中的上帝是「創造的上帝」,是充滿邪惡且暴力的上帝;基督的父則是溫柔善良的上帝。他摒棄了《希伯來聖經》,且只集合了數卷使徒保羅及路加的著作成為正典。

由於馬吉安主義沒有任何著作留下來,包括相信是記載馬吉安思想的《對比論》(Antitheses),他的主張及思想只有從反對他的人的著作中重新構築出來。這些作者包括反對馬吉安主義最要緊的特土良(著有五卷《反馬吉安》)、愛任紐(著有《反異端》)等。在325年的第一次尼西亞公會議,馬吉安主義被判為異端,而《聖經》的正典亦同時被確立。

但叫我萬分驚訝的,是你若出「命題作文」似的問一眾學者牧師對馬吉安主義的意見或評價,稍稍自命「正統」的都會口口聲聲說那是個異端,還會叫人「小心」。但一旦離開「命題作文」的場景,那些牧師學者的論調、主張甚至行徑,卻充滿了「抑舊崇新」的「馬吉安味道」,兩者的差距大概厚不過一張紙。【我並不「反智」及完全反對讀點神學,但建議你讀之前,最好先讀《笑傲江湖》,學點教你活學活用的「獨孤劍法」,至於拿聖經來講「心理療法」或「理財之道」的,是胡說八道,不是活學活用!】

大家請睜眼看聖經:

第一、新約聖經幾時否定過舊約的「復仇傳統」呢?她只是更為清晰明確地揭示了有一個「暫緩執行的寬限時期」「網開一面的特赦領域」的存在,容許人們還有悔改回轉或姑且免罰的空間和餘地,不至全然滅絕。但是,這個「暫緩執行」與「網開一面」的概念以至實踐,舊約中早就有了,例子到處都是。上帝忍耐寬容上古邪惡叛逆的世代,到挪亞六百歲時才降洪水滅世,這不是「暫緩執行」嗎?執行之際,祂還是心有不忍,於是設立方舟,不旦救義人挪亞,還「姑且」救並不是義人的他的家人,這不是「網開一面」嗎?另外,以色列人攻迦南的外圍城市時先勸降後攻城,立足迦南後設立「逃城」給無心殺人而亡命的人有一個姑且容身自保之所,這些,都是「暫緩執行」與「網開一面」的某方面的象徵。總之,舊約裡上帝絕對沒有「動輒」殺人毀城滅世。愛與復仇,實是一體之兩面,不分不離,新舊兩約,全無二致。

第二、對,新約表面上比較凸出「寬容」或「愛」的一面,似乎比較強調「上帝悅納人的恩年」而少提「我們神報仇的日子」。但請大家明白箇中用意。新約比舊約更加密集和明顯地講「上帝悅納人的恩年」,絕對不是要淡化或者否定「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反之,她這樣高度強調這個「悅納人的恩年」,倒正正因為「報仇的日子」已前所未有地近了,眼下已是這「寬限期」的最後階段(即「末世」)了。換言之,新約如此強調「恩年」,正正建基在「報仇的日子」極快就到的這一個大前提之上。應該這麼說,新約在高調凸顯恩典(恩年)的同一時間更高調地凸顯末日審判(報仇的日子)的逼在眉睫。新約對於「愛」(恩年)的高舉,事實上是更為強烈和逼切地肯定了舊約一直以來高舉的「復仇傳統」,兩約不但毫無矛盾,更是相得益彰。

第三、表面看,新約的確比較凸出寬容和饒恕,但寬容和饒恕絕不是嚴厲與審判的相反。反之,新約有許多教訓和例子一再表明,越大的寬容和饒恕,如果我們不能好好地領會和珍惜,上帝不但會收回這些寬容和饒恕,甚至要降下更重的刑罰。對始終無視「福音」(不珍惜和把握上帝的恩年)的人,主耶穌說得極其嚴厲:「凡不接待你們、不聽你們話的人,你們離開那家,或是那城的時候,就把腳上的塵土跺下去。我實在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太 10:14-15)使徒保羅絕沒有只講恩典而否認上帝的審判大怒:「你竟任著你剛硬不悔改的心,為自己積蓄忿怒,以致上帝震怒,顯他公義審判的日子來到。」(羅 2:5)希伯來書的作者也意見一致全無異議:「我們若忽略這麼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來 2:3)。那些以為講恩典(愛心饒恕)就等於不必講審判(復仇報應)的,真是誤盡蒼生,罪無可恕。

第四、若我也來「斷章取義」,我也可找出一大堆「金句」來證明新約如何繼承甚至發揚舊約的「復仇傳統」,例如彼後 3:3-7:「第一要緊的,該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 『主要降臨的應許在哪堜O?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他們故意忘記,從太古,憑上帝的命有了天,並從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 故此,當時的世界被水淹沒就消滅了。但現在的天地還是憑著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用火焚燒。」更何況,我們還有一整卷《啟示錄》為證,根本用不著斷章取義!

第五、至於那些人如何謬引亂用經文,將「我弟兄得罪我」當做「人類叛逆上帝」,都要「一味的饒恕」,又了無層次地將「暫緩死刑」曲解謬傳為「免除死刑」,輕輕忽忽地「安慰」人,更無視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要以兩個全然不同的「面貌」降臨「兩次」這個最根本的信仰事實,誤導人們以為「基督已在這裡」和「天國已到了」,卻不知大禍(大反叛與大審判)臨頭……這些,俄網說了八萬遍了,聖經本身更是明明白白童叟無欺,不說了。

聖經有兩吋之厚,上帝已經寬容了我們千年萬代,前仆後繼的,還有一眾真正的「死士」(眾先知、眾使徒、眾牧者),我們還不好好去領會信從真理,卻偏信那些中聽的斷章取義粉飾之談,到上帝要殺人毀城滅世的時候,請不要怨祂「動輒如此」就「好」了!

 

 

 

今天日誌:愛 與 復 仇(四)            2011 年 3 月 30(週三)上午

今天整整一個早上,說不出一句話,寫不出一個字,都只因昨天在新聞報導裡聽見的這一句話,以及它給我的無限聯想。

距離實施最低工資尚有一個多月,長實主席李嘉誠昨日公布業績時表示,低收入市民生活困難,但小企業生意亦難做,因此雙方在最低工資問題上要取得平衡點。

這是「人」講得出口的話嗎?

小企業生意難做,究竟是因為工人收的「28元」最低時薪,還是因為「李老闆」收的「28000」甚至「280000」還未到頂的月租?!

我很知道,我落後大市、不合時宜,神聖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不可質疑,更可況它有廣大傳媒甚至主流教會為它保駕護航。

香港某自詡維護新聞獨立言論自由,甚至堪稱「反共先鋒」的電視台,正播著一齣立場鮮明,為「華爾街股票制度」歌功頌德粉飾包裝的特輯,完完全全是資本主義的宣傳片,連措辭口吻都像「教育電視」一般,新聞獨立言論自由,真不知從何說起?

中共早就惡名昭彰醜態盡露,如過街老鼠般人人喊打,反中共有甚麼了不起呢?有本事有見識有心肝的,就反「西共(共濟會)」吧!我只怕許多主流傳媒早就成了「西共」喉舌了。

十年前的 9-11,我很天真我很傻,見紐約世貿這個「世界大賭窟」在烈火中倒下灰飛煙滅,很以為是報應,是資本主義元兇的罪有應得。誰知,不幾天,我就聽到有牧師在講台上說世貿裡死去的是無辜而且有為的「青年精英」……我毛骨聳然!

十年後的 3-11,我還是很天真很傻,見日本這個「世界大淫窟」在地震海嘯核災中幾乎毀諸一旦,很以為是報應,是資本主義幫兇的罪有應得。誰知……

搶鹽炒鹽,層次太低,獲利太少,於是被訕笑謑落,還被責為「缺德」,但趁低大手買入日本股,完全符合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遊戲規則,與「缺德」無關,更是「青年精英」之所為。

我真疑心自己是投錯胎,否則,我怎麼會來到一個這樣的世界?

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你不應允,要到幾時呢?

我因強暴哀求你,你還不拯救。

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你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

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

此律法放鬆,公理也不顯明;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顯然顛倒。

--哈巴谷書 1:2-4

眼下到處都是不堪入耳的「狗話」,我知道用「打狗棒法」都打之不了,更何況,我根本不會。

我只可安靜等候災難之日臨到,犯境之民上來。

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上帝喜樂。

因為我信終必有上帝「復仇」的日子,有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來到,那日,祂口中有劍,手中有杖,要為祂的義僕復仇,更要為祂被歪曲謬用的「道」(話語、真理)復仇:

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

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

他的眼睛如火焰,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

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上帝之道

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

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

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並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醡。

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啟 19:11-16

終有一日,上帝之道(話)會滅絕一切「人間狗話」!

 

 

 

今天日誌:愛 與 復 仇(三)            2011 年 3 月 29(週二)上午

今天的「主流」以為禁忌,但聖經真理卻從不諱言,甚至高度強調──它有一個極為強烈的「復仇傳統」

聖經對於「復仇」,自也有一定的限定和制約,不容許濫用、誤用和歪用,卻從沒有從根本上、原則上反對「復仇」。至於那些「有識之士」所謂的「報復」不同於「報應」,不應混為一談云云。考之聖經,兩者之差別,較之於「金融專家」口中的「投資」與「投機」的所謂差別,同樣含混不清,或猶有過之。(容後詳說)聖經撇撇脫脫,不買這套故作「文明」的「普世價值」或「現代教養」,卻將「報復原則」凌厲無比一字不苟地向我們宣告,以至於落實執行。

對人類第一位義人之死:

創 4: 10 耶和華說:「你做了甚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埵V我哀告。11 地開了口,從你手堭筐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12 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

到舊約聖經明文所載的最後一位殉道先知的被謀殺:

代下 24: 17 耶何耶大死後,猶大的眾首領來朝拜王;王就聽從他們。18 他們離棄耶和華-他們列祖上帝的殿,去事奉亞舍拉和偶像;因他們這罪,就有忿怒臨到猶大和耶路撒冷。19 但上帝仍遣先知到他們那堙A引導他們歸向耶和華。這先知警戒他們,他們卻不肯聽。20 那時,上帝的靈感動祭司耶何耶大的兒子撒迦利亞,他就站在上面對民說:「上帝如此說:你們為何干犯耶和華的誡命,以致不得亨通呢?因為你們離棄耶和華,所以他也離棄你們。」21 眾民同心謀害撒迦利亞,就照王的吩咐,在耶和華殿的院內用石頭打死他。22 這樣,約阿施王不想念撒迦利亞的父親耶何耶大向自己所施的恩,殺了他的兒子。撒迦利亞臨死的時候說:「願耶和華鑒察伸冤!」

這綿綿血債,「愛心氾濫」的「主流」早就不聞不問了無心肝全無感覺,但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卻嚴正宣告:任毒蛇之種如何假仁假義粉飾包裝,祂都絕對記得,都必定報應,一絲不苟:

太 23: 29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建造先知的墳,修飾義人的墓,說:30 『若是我們在我們祖宗的時候,必不和他們同流先知的血。』 31 這就是你們自己證明是殺害先知者的子孫了。32 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吧!33 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34 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堥荂A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媄@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35 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可能是耶何耶大的別名】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36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

這血債又豈會止於撒迦利亞呢?施洗約翰、眾使徒,歷世歷代的忠心牧者與信徒以至主耶穌自己,不是一樣生而含冤受屈,死而不明不白,血流成河麼?這千年萬代的滔滔血債,可以一句「愛心饒恕」就不了了之麼?不是要「連本帶利」清還麼?

啟 6: 9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上帝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10 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

這些義人之血的冤聲,從亞伯到撒迦利亞到末世殉道者,從未間斷。上帝可以不聞不問麼?斷乎不會!──祂要報復,祂要報應!

啟 16: 1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殿中出來,向那七位天使說:「你們去,把盛上帝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2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3 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堙A海就變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4 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與眾水的泉源堙A水就變成血了。5 我聽見掌管眾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啊,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6 他們曾流聖徒與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7 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判斷義哉!誠哉!

如果你不信聖經而相信「普世價值」,那無所謂,人各有志,各為其主,各走各路就是了。但你若說你「信」聖經,卻無視這個強烈得不能更強烈的「復仇傳統」,我就不知道你讀的是甚麼版本的聖經!!!

聖經極度高舉這種「復仇主義」,不是否定「愛」,而是最徹底地肯定愛──對義人之愛、對義人無辜受難的痛心不忍的愛。

今天,「主流」只會拾人牙慧,跟著由共濟會一手包辦的「普世價值」(泛泛的「人道主義」和「廉價同情」)的尾巴團團轉,早就不知道我們的天父上帝的心中「最愛是誰」。如果你一子腦子都是這些「普世價值」,以為基督教只是「強化版」的「普世價值」,請你用點心肝細看以下這個異象:

結 9: 1 他向我耳中大聲喊叫說:「要使那監管這城的人手中各拿滅命的兵器前來。」2 忽然有六個人從朝北的上門而來,各人手拿殺人的兵器;內中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盒子。他們進來,站在銅祭壇旁。3 以色列上帝的榮耀本在基路伯上,現今從那堣禸鼒答漯驩e。上帝將那身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盒子的人召來。4 耶和華對他說:「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畫記號在額上。」5 我耳中聽見他對其餘的人說:「要跟隨他走遍全城,以行擊殺。你們的眼不要顧惜,也不要可憐他們。6 要將年老的、年少的,並處女、嬰孩,和婦女,從聖所起全都殺盡,只是凡有記號的人不要挨近他。」於是他們從殿前的長老殺起。7 他對他們說:「要污穢這殿,使院中充滿被殺的人。你們出去吧!」他們就出去,在城中擊殺。8 他們擊殺的時候,我被留下,我就俯伏在地,說:「哎!主耶和華啊,你將忿怒傾在耶路撒冷,豈要將以色列所剩下的人都滅絕嗎?」9 他對我說:「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的罪孽極其重大。遍地有流血的事,滿城有冤屈,因為他們說:『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他看不見我們。』10 故此,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要照他們所行的報應在他們頭上。」11 那穿細麻衣、腰間帶著墨盒子的人將這事回覆說:「我已經照你所吩咐的行了。」

上帝這樣復仇,正是為了成全祂對義人之愛--對一切最崇高的「愛上帝者」致以最崇高的「敬禮」和報答。愛與復仇,在這「最高境界」合而為一渾然一體。

不過,我很知道,許多人始終無法企及甚至想象這種「境界」,終有一天,他們要為他們誤信謬行「泛人道主義」和無視聖經真理中的「復仇傳統」,而錯過上帝的憐恤恩典與末日警告,犯下瀰天之罪,最後付上血的代債。

 

 

 

今天日誌:愛 與 復 仇(二)            2011 年 3 月 28(週一)上午

路 7:11 過了不多時,耶穌往一座城去,這城名叫拿因,他的門徒和極多的人與他同行。 12 將近城門,有一個死人被抬出來。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他母親又是寡婦。有城堛熙\多人同著寡婦送殯。 13 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她,對她說:「不要哭!」 14 於是進前按著槓,抬的人就站住了。耶穌說:「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 15 那死人就坐起,並且說話。耶穌便把他交給他母親。 16 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上帝,說:「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又說:「上帝眷顧了他的百姓!」 17 他這事的風聲就傳遍了猶太和周圍地方。

……

這是從前的「主流」(極多的人)對這事的結論:

有大先知在我們中間興起來了!

上帝眷顧了他的百姓!

這是今天的「主流」(極多的人)對這段經文的結論:

看哪,耶穌基督一看見寡婦喪子就憐憫她,又不怕被污穢而「按著(抬死人用的)槓」,還細意地「把他(孩子)交給他母親」,不僅證明祂有使人復活的大能力,更有了不起的偉大愛心啊!

於是乎,上帝是愛、基督是愛、教會是愛、福音是愛,幾乎甚麼都是「愛」的那種版本的「福音」就「傳遍」了一個世界。

1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

2 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上帝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

以賽亞書 61 章

結果,真是「同經不同命」,以賽亞書六十一章一節(即所謂「 611」)「紅透半邊天」,甚至有「教會」用作「招牌」,「生意」大收旺場。而那「612」,尤其是那句「和我們上帝報仇的日子」,不僅被「極多的人」打入「冷宮」,甚至成為「教會禁忌」--說不得!說不得!

這「氣氛」其實由來已久,只是於今為烈。

誰還記得,上帝是一位妒忌的、會報仇的上帝?誰還在意,自亞伯到被殺在壇和殿中間的撒迦利亞的沉痛呼冤?我們唯恐落後地去迎合「普世價值」,至於屬靈祖先們的綿綿血債,早被我們忘記得無影無蹤了。

獨有這一個人,他一萬個「看不開」,他就是放不下「612」那半節經文,放不下屬靈祖先們的綿綿血債,他聽見耶穌所行的「神蹟」與「善行」,卻無法認同「主流」的結論。

他夜不成寐,輾轉反側,好不容易守到天亮。

路 7:19 他便叫了兩個門徒來,打發他們到主那堨h,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20 那兩個人來到耶穌那堙A說:「施洗的約翰打發我們來問你:『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21 正當那時候,耶穌治好了許多有疾病的,受災患的,被惡鬼附著的,又開恩叫好些瞎子能看見。

在「主流」眼中的所謂「神蹟」與「善行」,在他眼中,卻等同兒戲,用當下香港人的治政用語表述,就是等同「派糖」--苟且了事,自欺欺人。

一個世界,仍舊是不仁不義;

屬靈祖先的血債,仍舊是未雪未償;

所謂教會(聖殿宗教),仍舊在「毒蛇之種」手下一塌胡塗,

耶穌來「派派糖」,行些小恩小惠,

這就叫做「上帝眷顧了他的百姓」,

有--冇--搞--錯!!!

……

當所有人只注意「愛」時,

他念念不忘「復仇」!

道之不同,一至於此!

 

 

 

今天日誌:愛 與 復 仇(一)            2011 年 3 月 25(週五)上午

日本只是彈丸之地,半月來,從地震到海嘯到輻射污染,一災未平,一災又起,香港人愁沒有日本奶粉,日本人卻愁有奶粉但沒有乾淨水開,這樣災難連連望不見底,如何能經受得起?我雖然仇日之心不淺,畢竟稚子無辜,見之也不無不忍。

但我也十分的知道,「廉價同情」從來不會像奶粉或瓶裝水般「缺貨」,何用俄網濫竽充數?特別是對於這個從來只會「死撐」得太過分的大和民族,還「鼓勵」他們幹嗎?至於「安慰」甚麼的,昨晚在雲南邊境四國交界就發生七級地震,而我們「後花園」的大亞灣核電廠也不知哪天會「起火」,大夥兒其實都自身難保自救不暇,都等著別人「安慰」哩。

大難臨頭,逃命要緊,這關頭真正的「鼓勵」、唯一的「安慰」,是打響警號高呼有禍,盡可能叫人們也起來逃命,好救得一個得一個!卻是那些軟軟綿綿好了好了的安慰、卿卿我我沒事沒事的鼓勵,只會叫人更加昏昏入睡、呆呆等死。

捨身救電話 一人死眾人活

日本岩手縣一家醫院的事務局長捨身搶救一具衛星電話,不幸被海嘯捲走喪命,但該電話卻幫助了眾多病人。……

那具衛星電話,於22日當天仍是取得避難所急症病患資訊的唯一工具。

連日來的所謂「救人英雄偉大死士」的新聞,這是唯一令我感動的一則,因為那「電話」令我想到先知的天職--不是直接去救人救世,而是留下一個讓人們還可以向上帝(當然是真上帝)呼求(當然是認罪禱告而不是祈福消災)的「聯絡通道」。俄網不算甚麼,也以之自勉。

從前有一個人,他脫下聖殿祭袍、換上野人般的裝束;他離開耶路撒冷早已宮廷化的「華麗宗教」,在約旦河岸「重設」粗獷不文的「原始信仰」。終其一生,幾乎沒講過一句符合教會體統與現代標準的鼓勵話和安慰話。他一開口,就傳出一個與今天的牧師學者演繹的截然不同的福音:

太 3:1 那時,有施洗的約翰出來,在猶太的曠野傳道,說:2 「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3 這人就是先知以賽亞所說的。他說:「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4 這約翰身穿駱駝毛的衣服,腰束皮帶,吃的是蝗蟲、野蜜。

5 那時,耶路撒冷和猶太全地,並約旦河一帶地方的人,都出去到約翰那堙A6 承認他們的罪,在約旦河堥他的洗。

7 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就對他們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8 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9 不要自己心婸﹛G『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上帝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10 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堙C11 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12 他手堮陬袺偕腄A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堙A把糠用不滅的火燒盡了。

(按語:有好些牧師學者曲解謬用施洗約翰這些「罵人話」,一是借用來指責會眾事奉冷淡行為不檢,卻沒看清楚施洗約翰罵得最狠的卻是他們的「行家」(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當年的牧師學者);二是借用來大講「道德重整福音救世」,把原話的末日與審判意味完全塗抹一筆鉤消。)

別人講的福音,滿是和風細雨得過且過的「現世愛心」,他講的福音,卻盡是雷厲風行法不容情的「末日復仇」。

愛與復仇,究竟哪一面才是福音的真義所在與本來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