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與華爾街

注意:請從本頁底部讀起

 

今天日誌:甚麼「基督教」能出華爾街?(六)  2011 年 11 月 26(週六)下午

俄網並不喜好「陰謀論」。第一、我說的是「事實」,不是「論」。第二、我說的是「陽謀」,不是「陰謀」。這個「五月花號神話」,是魔鬼及牠的信徒「冒主的名來」,叫人相信「基督在這裡在那裡」的極重要一著,也根本是路人皆見、明明白白的「陽謀」。事實上,早在二千年前,主耶穌已再三警誡我們:

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

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堙z,或說:『基督在那堙z,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

這是主耶穌說的,不是我說的。這個「五月花號神話」卻誘使無數人認賊作父,誤將「埃及」當「迦南」,以「天路客」之美名為誘餌,事實上卻勾引無數無知小信或貪婪好利的人背離天家,越走越遠。

我其實是很不想說下去,因為這些本該是「常識」,連小孩子都不應該上當受騙。

這個「神話」說:有一幫「清教徒」為追求「實踐最符合聖經的宗教生活」,不惜逃出英國到「宗教自由」的荷蘭,後來再於1620年乘坐「五月花號」,從荷蘭千里迢迢跨渡大西洋,最終登陸北美東岸的新普利茅斯,船上眾人並以所謂「清教精神」簽訂了《五月花公約》,這便是美國的「立國根基」云云。

請你記住這個年份──1620年,再看下面的「年表」,看看在此前一百年之間發生著甚麼事,便知「美國乃清教立國」全是謊言,一片鬼話。

- - -

1513年:荷蘭阿姆斯特丹證券交易所成立,這並非最早的交易所,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都曾經出現過類似組織。但阿姆斯特丹的交易所首先應用現代商業組織和技術,首先帶有現代「資本主義」的特性。由於商人和投資者的投機心態,還有「新穎」的交易方式,使得現代性的「股票炒作」也首次在阿姆斯特丹出現。(這種證券交易所的組織和運作機制,亦於1689年英國的所謂「光榮革命」後傳入倫敦,最後演變成現代人所共知的股票市場。)

1595年:這年開始,有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商人在東印度(今印尼)貿易賺大錢後,荷蘭各地紛紛「跟進」,組織很多貿易公司往亞洲大量運回香料,然後在歐洲割價競爭,但這亦使得每間公司的利潤大為減少。1602年,為了避免各公司之間過度競爭有損利益,荷蘭議會和各公司董事開會協商,決定共同組成「荷蘭東印度公司」。

荷蘭是比英國發展更早的「資本主義大國」,在英國人(更別說甚麼「五月花號清教徒」)大規模在美洲建立殖民區時,荷蘭人已搶先一步在美洲建立貿易區了。有說,十七世紀是「荷蘭人的世紀」,大家怕讀歷史沉悶的話,可上網玩玩這個遊戲網址,看看荷蘭人對現代「股票交易與航海貿易」的「偉大貢獻」。

1606年: 英國「不甘後人」,國王詹姆斯一世批准兩家由倫敦商人組成的公司趕往北美弗吉尼亞建立殖民地。原來,英國向海外殖民的主要方式正是以由商人入股集資成立的「開發公司」進行的。總之,不管掛「英國國教」或「清教」招牌,經營手法與背後老細,其實一樣。「商人精神」而不是甚麼「清教精神」主導著美國「立國」,分明可見。

1607年:得「英王御准」的倫敦公司(又名弗吉尼亞公司)將100名定居者送到北美弗吉尼亞,創建英國在「新大陸」的第一個永久性的殖民區──詹姆斯鎮。這才是美國「立國」之始。之後,「倫敦冒險商」將一批又一批的英國移民送到這裡來,為的自然是投機謀利,並不見甚麼「清教精神」。所謂「五月花號清教徒」,是在十三年之後,尾隨當時在英荷兩地已盛的「冒險風氣」姍姍來遲的。

1609年:「往普天下去」尋找發財機會的荷蘭人「發現」了紐約,在當地又發現了大量毛皮珍貴的海狸,這個「發財消息」吸引了許多荷蘭毛皮商前往美洲。(「五月花號清教徒」與「倫敦冒險商」的合約主要內容之一,就是負責運回「海狸皮」。)1621年,荷蘭的西印度公司在哈德遜河口建立了一個名叫新阿姆斯特丹的貿易據點,它就是今天紐約的前身。可以說,「華爾街精神」是由荷蘭人帶來的,這個「精神」才是「美國立國」的真正基礎。

1608-9年:(所謂「五月花號神話」,這才開始呀!)在英國小鎮斯克盧比,第一批數目不明的「清教徒」出逃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當時荷蘭的第一大城,也是當時世界級的大商埠與金融中心),並建立一個「宗教小團體」。

1609年:上述「宗教小團體」移居阿姆斯特丹附近的蘭登城──當時荷蘭第二大城市,是個大學城,學者間的「教義之爭」非常激烈,社會風氣亦十分敗壞。「宗教自由」的代價,往往就是宗教混亂與道德低下,荷蘭是一個「版」,後來的美國,又是一個「版」。

1620年:虛數102,實數只得不足40個「清教徒」靠著「倫敦冒險商人」的「入股資助」,乘其實屬於「外人」的「五月花號」登陸北美新普利茅斯,並以所謂「清教精神」簽訂《五月花公約》。奇怪的是,簽訂這條「公約」的竟包括全船上的「外人」(他們哪有甚麼「清教精神」?)隨後,「倫敦冒險商人」又送來一批又一批大概沒有「清教精神」的「外人」,所謂「清教徒」更成了「壓倒性的小數派」……

- - -

看到嗎?整個所謂「美國立國」的「大主流」,明明是在荷蘭和英國商人主導和操縱下進行的,所謂「五月花號故事」或「清教精神」,即使「不是神話」──真有其事,都是極小的「支流」,是小得近乎無有不值一提的「芝麻綠豆」。再者,就是這批「清教徒」本身,很快就「融進」當時的「主流」之中,與荷蘭商人大做買賣了。美國「立國」,基督教原素薄得連一張紙都不如,但這個「五月花號神話」卻被顛倒錯置大吹大擂,彷彿成了美國立國的「主流」。

這個本應是小孩子都騙不了的「神話」,但我們的「牧師學者」不只自己「相信」,還到處「宣揚」,使「信的人一天一天的加給他們」。

作為主的門徒,本應心甘命抵,「企埋一邊」做人間「小群」,耐心等待,直等到主自己回來「得國為業」,我們在祂的國裡就有一份。卻是現世功利和好大喜功是人的根性,掛個「榮耀上帝」的招牌來行「買賣謀利」的事實,以追求「宗教自由」為名行「奪權自立放任自為」的事實,這種「一腳踏兩船」的「基督教」,誰個聽了,能不如痴如醉,能不大夢不醒呢?

天國是屬於真正謙卑的心靈的。謙卑的人很知道他對世界「無能為力」。挪亞造方舟不是為了「夢想救世界」,而是因他「相信世界冇得救」。但所謂「美國精神」,不管叫「五月花」或「六月草」,都是叫你「夢想救世界」,而基督的教訓卻是要你「相信世界冇得救」。──這兩者中的「信與不信生死殊途」,你分得出嗎?

甚麼是「夢想救世界」的「精神」?說穿了,就是──

否定世界和人性的根本敗壞與徹底無能;

否定基督救贖(基督第一次降臨)的必要;

否定上帝審判(基督第二次降臨)的必然。

這個「精神」不是 反 基 督,是甚麼?

 

 

 

今天日誌:甚麼「基督教」能出華爾街?(五) 2011 年 11 月 25(週五)上午

俄網久已處於「半停業狀態」,因為對於一個幾乎完全無法「溝通」的世界,我還能說甚麼呢?這陣子,雖煞有介事跟大家討論「華爾街能出怎麼樣的基督教」和「怎麼樣的基督教能出華爾街」,但心裡知道,都是枉自多情,都是自說自話。

剛看新聞:

梅西感恩節大遊行 塞爆紐約

(路透紐約24日電)今天是第85屆梅西百貨公司(Macy's)感恩節大遊行,巨型氣球高掛 紐 約 街道上空。遊行活動發言人表示,不但人行道上共襄盛舉的民眾人數可觀,等在電視機前的觀眾人數更多。

梅西發言人維拉斯(Orlando Veras)表示:「我們預計遊行吸引350萬人潮,但我敢說來的人數一定更多。」但人數並未經警方證實。……

所謂「佔領華爾街」的「運動」擾攘一輪後不了了之,因為,誰都知道,他們絕不是「 99 %」,而是最多「1 %」。紐約人、美國人以至全世界人,甚至「基督徒」,對於由紐約和華爾街建構而成的「現代文明」──發財主義、消費主義、享樂主義、現世主義、放任主義──早已照單全收,拜服得五體投地。至於俄網,連那「1 %」中的「1 %」都不如,還不收聲幹嗎?

這個世界以至主流教會,早已走上「不歸路」──不能夠也想不起歸家的路。

四百年前,那幫「五月花號」上的「清教徒」移民美洲,就是登陸在離開 紐約 不遠的新普利茅斯(他們後來還與在紐約〔當時叫做新亞姆斯特丹〕的荷蘭商人大做生意買賣)。這些「清教徒」自詡「天路客」,「蒙上帝寵召」,輾轉從英國到荷蘭,從荷蘭到美洲東岸,終於去到「迦南美地」,找到「天家」云云。但所有事實都證明,他們其實是到了「埃及」而不是「迦南」,還將無數的人誘離「回家的路」然後去到這個「埃及」來,至今無法「出埃及」!

這些清教徒大概以為「英國本土」是「埃及」,非走不可,而「美洲新世界」就是上帝召他們去的「迦南」了。事實卻是,「英國本土」是「埃及」,「美洲新世界」更是放大版以至終極版的「埃及」。

你或以為,這些清教徒煞有介事「脫離英國國教(聖公會)」而自立門戶,甚至要逃出英國國境,兩者自然在信仰上大大不同。事實卻是,不管掛個「英國國教」或「清教」招牌,他們作為近代英國人的「實用功利」「重商好利」的根性卻幾乎毫無分別。(否則怎可能接受那幫「倫敦冒險商」的「入股」?)

真相明明白白,在英國皇帝以至國教背後的,是倫敦商人財團,在這批清教徒背後的,也是倫敦商人財團,表面打生打死,背後是「同一個老細」!大體跟「共和黨」的小布殊和「民主黨」的克里都是「骷臚會子弟」一個模樣。信不信由你!──美國就算是「聖公會立國」,都會是今天這個模樣。

回到聖經,「不可多積金銀」(不可追求財利富貴)、「不可加添馬匹」(不可追求軍事強大)、「不可多立妃嬪」(不可追求享受奢華),這才是上帝明文訓示的「立國基準」(而不是甚麼《五月花公約》或《獨立宣言》)。今天的美國固然全然背道而馳,事實上,替他們「立國」的「清教徒」早就很有這樣的「潛質」了。

一個人可以在「宗教形式」上咬文嚼字,但他的「宗教本色」,卻很難擺脫他們的「老祖宗」的影響與根性。這批曾經在英國成長,又在荷蘭落戶的清教徒,我不敢說他們一點「基督教」都沒有,但我肯定,他們在英國和荷蘭年長日久習染的「商人氣習」,才是他們真正的「信仰底子」。就此而言,你說「美國乃清教立國」我不反對,因為「清教」云云,本來就很有充滿「商人氣習」的「華爾街種籽」。

今天,連我的「學生」都會教我買樓買股投資,說得頭頭是道。要「佔領華爾街」是無望的了,因為我連那「1 %」中的「1 %」都不如。我只能默然等待,等那一天基督再來,趕出教會裡「做買賣」的,徹底毀滅華爾街!

 

 

 

今天日誌:甚麼「基督教」能出華爾街?(四) 2011 年 11 月 24(週四)上午

事實勝於雄辯,用「五月花號」這樣的「神話」來「證明」甚麼「美國乃清教(基督教)立國」,不僅以訛傳訛,簡直蓄意誤導。

如過你不怕煩,昨天說過,網上有全文版的《五月花號:一次改變世界的航行》,閣下可以自己看一遍,看明究竟是甚麼一回事。(類似的書籍資料一點都不難找,稍稍涉獵過的,都不應該說出「整船都是清教徒」以至「美國乃清教(基督教)立國」的謠言謬論。)

這書當然不像我那樣反英、反美、反共濟會、反資本主義,但那就更好──「證明」它不是我的「同黨」,有一定的「客觀性」,會將美國「立國」的真相,比較持平和全面地告知大家,大家可以「放心」讀了。

不過,真正的信仰從來都不能顧及所謂絕對的「持平和全面」,像《五月花精神》那樣「兼容並包」,將清教徒與「外人」的利益信念「打成一片」,結局只得一個,就是「喪失信仰」,像今天的主流一樣。

為了信仰,我會給大家一個小小的「讀導」,或說幾個思考反省的方向要點。不只讀這本《五月花號:一次改變世界的航行》,任何類似的書,你都可以用這個「讀法」:

首先,這些清教徒開口閉口都用「上帝」名義,說他們出逃英國是「為了信仰」,甚至是「奉上帝差遣」。譬如,離開英國到「宗教自由」的荷蘭,為的是尋找空間「十足十地按照聖經規範來過宗教生活」,諸如他們認為「沒有聖經根據」的官方規定的固定的祈禱禮文、十二月廿五日過聖誕節、牧師希奇古怪的禮袍以至胸口劃十字等,都可以一律拒絕遵行。後來,他們又發覺「宗教自由」的荷蘭又太過自由,道德水準低下,過分世俗化,很會「教壞他們的子弟」,於是,為要進一步尋找空間「十足十地按照聖經規範來過道德生活」,又跑到美洲去了。

你只要稍稍心清眼利,便可以看出,這些清教徒之所謂「為了信仰」,道德主義行為主義現世主義的味道濃得化不開。他們所追求的,不過是一種「外顯」的、「今世」的所謂宗教純正和道德完美的「生活」。說來好聽,是為了「落實聖經教訓」,甚至在人間「按聖經標準建立天國」,完成他們的「使命」好「榮耀上帝」等等。至於馬丁路德那種深沉內斂,念念不忘基督,字字緊扣十架的信仰內涵,在這些清教徒身上,你幾乎連影都看不見。

你完全可以想像得到,道德主義、行為主義、現世主義十足的「清教主義」,雖然不時套用聖經術語,煞有介事,事實卻與任何形式的人本主義沒有多大分別,只要一褪下那層「薄薄的基督教包裝」,與共濟會徹底「共融」是遲早的事。事實上,在那份甚麼《五月花公約》之上,已很可以看見共濟會「含混一神教」的色彩。我翻遍一整本聖經,都沒有這種「為了信仰」的版本!

清教徒(Puritan)自命追求信仰的「純一」(purity),結果卻搞出了個「宗教大雜燴」的美國,不是很諷剌嗎?

同樣重要的,是當時荷蘭的所謂「宗教自由」,代價是嚴重的世俗化、信仰混亂和道德敗壞,更可怕的,是荷蘭是比英國發展更早的「資本主義國家」,現代形式的股票市場是荷蘭人「發明」的,最早從印第安人手上「買」(騙)下曼哈頓島(後來華爾街的所在地)然後大做買賣淘利的,正是荷蘭人。其惡俗可知。

這批清教徒自命清高又自作聰明,以為自己逃出英國到荷蘭去是「為了信仰」,「上帝一定在他們那邊」,卻不知道,這不過是「離了火坑墮進水坑」。在「沒有宗教自由」的英國,那裡的皇帝主教對清教徒的逼迫不過是明刀明槍,像「共產黨」,「殺得了你的肉體殺不了你的靈魂」。但到了「宗教自由」的荷蘭,那裡的世俗化、信仰混亂和道德敗壞,卻是「暗箭」,卻是「溫水煮蛙」,像「共濟會」,先「嬌養你的肉體」,然後「殺了你的靈魂」。

這批清教徒(至少是其中的領袖),也覺得荷蘭的世俗化、信仰混亂和道德敗壞很有問題,會教壞細路,於是,又動身他去,天真地遠渡到大西洋彼岸,去找尋或建造一個「人間淨土」云云。可惜他們「濾出了蠓蟲」卻「吞下了駱駝」,對荷蘭人一般的道德不檢很看不過眼,但對荷蘭人大力經營的資本主義與股票投機的理念,卻幾乎完全「吸收」,最後竟接受「英國冒險家」的「入股」,以致這批所謂「天路客」,從出發的第一天,就染了一身「銅臭」,就走上「耶和華與金牛犢齊拜」、「上帝與瑪門(財利之神)共榮」的「信仰死路」。

他們究意是「為了信仰」,還是「毀了信仰」???

 

 

 

今天日誌:甚麼「基督教」能出華爾街?(三) 2011 年 11 月 23(週三)上午

究竟「五月花號」載著幾多「清教徒」和「外人」?兩者之間的比例如何?此消彼長的結果又是怎樣的?這些「外人」究竟是甚麼人?更重要的,是隱身在他們「背後」的又是甚麼人?他們(被差派)從英國倫敦出發,遠渡大西洋來美洲大陸,究竟懷有甚麼「目的」?而他們與清教徒「同舟」,難道只是純粹搭「順風船」嗎?還有,你知不知道「五月花號」這條船根本是屬於這些「外人」的?認真說來,那批根本是小數派的清教徒自己才是船上的「外人」哩!

一切都很詭異,但又很「合理」!

至於這批所謂清教徒,既「自命清高」,先是於 1609 年離開他們以為宗教情況惡劣不堪的英國,出走到荷蘭的萊登(Leiden),去追求「宗教自由」云云,然後,又於 1620 年離開他們以為雖有宗教自由但又太過世俗化的荷蘭,再取道英國,意想往美國這個「新世界」去尋找或開拓一片宗教與道德都最純正的「迦南美地」。他們有時候還表現出對那些「外人」道德不正信仰不純的的不滿。但是,他們何以又要長期與這些「外人」混在一起,甚至一起簽訂甚麼《五月花公約》?而這樣「惡搞」在一起,清教還能夠一直「清」下去嗎?最終,它會混出個有幾「濁」的「基督教」來呢?

這個「混種」的結果,當你看見華爾街口的「金牛犢」受人膜拜,經紀買辦在交易所合唱「天祐XX」,「聖俗同歡」,還不一目了然麼?

好了,回頭再說這些「五月花號」上的「外人」究竟是甚麼人。

我沒有絕密檔案,事實也不需要。我手頭有的,都是很一般,很公開的資料。要知道船上乘客絕對不是一律都是「清教徒」,他們當中還有好些「外人」,而且這些「外人」背後,還有一個的「集團」,這根本不是甚麼秘密。連這些都搞錯,是因連「基本資料」也不看或看不通,又喜愛丟書包的緣故。

當然,資料雖是「公開」的,不過,能否看出一些「微言大義」,卻又必需具備「兒子」獨具的「靈性」。

以下引文引自一本叫做五月花號:一次改變世界的航行的書,我節錄該書第四章最「關鍵」的一段給大家看,大家「心領神會」。(這本書網上竟然有「全文版」,大家怕我斷章取義,可以連上一看。 )

就在這時,一家名叫「新荷蘭公司」的荷蘭公司來找萊登彌撒團【 Leiden congregation,「萊登」是這批清教徒在荷蘭定居十一年的城市,彌撒團是指他們的宗教組織】,稱他們可以在哈德遜河沿岸定居——荷蘭已取得了那片土地。在旅途中,荷蘭將為他們的船隊提供海軍保護,公司還將給他們牛群,到了那堙A他們想怎麼做彌撒就怎麼做彌撒。這是當時他們有的唯一的一張牌。   

於是,有關的談判開始了。新荷蘭公司不是唯一覺察出這個良機的人。那個年約36歲,老家在斯塔福德郡的托馬斯•韋斯頓是一個品行有點問題的創業者,他的「私心以及有時搞的非法和不道德的商業交易」惹出過許多麻煩。他入夥倫敦的鋼鐵交易公司,被派到荷蘭談生意,他經手的商品也包括萊登彌撒團織的布。他從一開始就從宗教徒們想離開萊登到美洲這件事中看出一個賺錢的機會。儘管他曾因違反海關的規定(與赴美洲之事無關)而被捕過,他還是參與了與弗吉尼亞公司商討的牽線搭橋。

現在,他看到機會又來了。他來到萊登開始與彌撒團進行長時間的討論。韋斯頓是個口才很好的推銷商。經過他一番伶牙俐齒的遊說,彌撒團中斷了與新荷蘭公司和已經破產的弗吉尼亞公司的磋商。然後他搖身一變,自己成了他們的牽線人。他說在倫敦有一些商人和資本傢想湊一筆錢送他們去美洲。老於世故、精明強幹的布魯斯特【按:這批清教徒中的長老】也許能看透韋斯頓的本質,但是,布魯斯特正躲在英國的一個甚麼地方。結果,彌撒團與韋斯頓達成了書面協議。彌撒團的那些人經不起他的誘惑。

韋斯頓提議建立一個聯合股份公司,由倫敦商人出錢,彌撒團的人出力。每股價值十英鎊,彌撒團中16歲以上者每人一份。股份可以用來投資各個行業,所有利潤必須留在股份中7年,7年之後,他們可以保留自己的房子、土地和財產,但是從捕魚和貿易中獲取的利潤必須在所有的股東中均分。韋斯頓回到倫敦為此事籌款,結果,70個商人入了股,這些人被後人稱為「商人冒險家」。……

「商人冒險家」正在招募其他願意闖美洲的人,他們的出走與宗教無關。這些人史稱「陌路人」【按:即「外人」】。

「商人冒險家」任命了一個名叫克里斯多弗•馬丁的清教徒為財務主管並且指令他負責購置給養。結果,他在沒有任何人同意、幫助或批準的情況下進行採購,而且事後拒絕公佈他是怎樣花這筆錢的。那是一個混亂、狂熱的時代。馬丁、卡弗和庫什曼互不通氣,各行其是,各自購置自己認為需要的給養。

他們的計劃是乘兩艘船從南安普頓遠航到哈德遜河流域,除了彌撒團成員之外,還有67個「陌路人」。彌撒團買了一艘60噸的名叫「奔騰號」的荷蘭船,並將其修整了一番。他們先乘這艘船到南安普頓,然後再接上幾批人準備遠渡美洲。等「奔騰號」」一到哈德遜流域,它可以在捕魚和貿易活動中派大用處。「商人冒險家」雇了一艘180噸的「五月花號」,由它在橫渡大西洋時運送大多數的乘客和給養儲備。……

- - -

美國乃「清教」立國?

你當船上那佔大多數的67個「陌路人」(外人)冇到麼?你當背後由「倫敦商人」組成的大股東──「商人冒險家」又冇到麼?

這批清教徒,說在英國受皇帝主教的逼害而要出逃,但「入股資助」他的卻是英國首都倫敦的商人集團,這個商人集團卻沒有受逼害,繼續在倫敦大做生意,不是很古怪嗎?

事實上,這批清教徒原先僱用的是另一艘船,叫「奔騰號」,但未出發已經入水,結果只得換船,上了由「商人冒險家」僱用的「五月花號」,這船,從船長到水手,肯定都是他們的人,再加上「商人冒險家」在倫敦「招募」登船的「來歷不明」的那67人,這個「組合」,百分百是個「冒險發財集團」。由一個「冒險發財集團」發展出「華爾街」,真是天下間最「合理」的一回事。

這樣的「陰謀論」並非捕風捉影:

這批「倫敦商人冒險家」其實就是 共 濟 會,同船的清教徒在有知無知下被他們「同化」和「利用」,進而偽造出一個「美國乃清教立國」的假象,「冒主的名來」。事實上,幕後操縱美國立國的不是五月花號上的清教徒,而是船上的「外人」及他們身後的「集團」。

退一萬步,不說甚麼「陰謀論」,但根本是「少數派」的30多個清教徒長期與那批貪婪詭詐的「冒險家」及他們的代理(外人)混在一起,不消兩代,還可以「清」到那裡去呢?

清教都沒了,何來清教立國?

 

 

 

今天日誌:甚麼「基督教」能出華爾街?(二) 2011 年 11 月 22(週二)上午

關於昨天提到的「五月花號──美國乃清教徒立國──神話」,到處都是相關的誤盡蒼生的謠傳、謬論和歪理。複雜的暫且按下不表,但一個簡單的數字的「謬誤」,已經錯到不可饒恕。

那就是明明「40」(或更少)卻無情白事翻了兩翻,變成了「102」

中文維基這樣說:

五月花號(英語:Mayflower)是1620年一艘從英格蘭的普利茅斯前往美洲新大陸麻薩諸塞的普利茅斯殖民地的搭載清教徒的客船。它於9月16日,102名清教徒登上名叫五月花號的木製帆船,從英格蘭出發……

英文維基只說:” There were 102 passengers(乘客) and a crew(水手) of 25–30.”沒有指明這102名乘客統統都是所謂「清教徒」(Puritan)。不過,英文維基的參考連結中有一條是:Puritan migration to New England (1620–1640),卻可以引起這種「想當然的聯想」。

百度百科的識見跟中文維基一樣:

“五月花”號是英國3桅蓋倫船,長19.50米, 寬7.95米, 吃水3.35米,排水量180噸,於1615年下水。1620年9月6日,該船載有包括男、女及兒童在內的102名清教徒由英國普利茅斯出發,在北美建立了第一塊殖民地。

不過,它的下文又說:

全船乘客102名,其中,分離派教徒(即所謂「清教徒」)35名,餘為工匠 、漁民、貧苦農民及14名契約奴。

即是,這102人中,其實只得35人是所謂「清教徒」,僅佔乘客的三分之一,簡直前言不對後語。(至於清教徒以外,就都是「工匠 、漁民、貧苦農民及契約奴」嗎?當然不是,明天告訴你。)

維基、百度可能亂說,沒有權威,但台灣官辦的「歷史文化學習網」卻也是這樣「含糊入數」的:

「五月花號」是一艘重180噸、長27公尺的木製帆船,載滿對英國國教派不滿的清教徒,約有102位清教徒及30位水手乘五月花號帆船,於西元1620年從英國出發,……

有位「台灣牧師」也是這樣「計數」:

於是當時清教徒的著名領袖羅賓遜牧師(John Robinson)鼓勵清教徒脫離英國,到美洲新大陸尋找政治與宗教的自由,於是在1620年9月16日有102位長老派清教徒登上了一艘重180噸,長90英尺的木制帆船--「五月花號」由普利茅斯(Plymouth)出發橫渡大西洋。

不少「基督徒網站」也這樣人云亦云:

於是,清教徒的著名領袖佈雷德福召集了102名同伴,在1620年9月,登上了一艘重180噸,長90英尺的木制帆船──五月花號,開始了哥倫布遠征式的冒險航行。

既說「同伴」,那就明示都是「清教徒」吧!

還有一些「福音機構」的節目,都是這樣說呀:

普利茅斯最引人入勝的一段歷史,就是在1620年,有102位清教徒搭乘五月花號(Mayflower)前往美國,並將普利茅斯開闢成為殖民地。……

我不一一指明「出處」,因為「網上文章一大抄」,你在谷哥打個「五月花號/102/清教徒」之類,就甚麼都找到了。

……

俄網性喜「大而化之」,本來不愛與人斤斤計較,但「大而化之」 也得有個譜呀!

第一、所謂「清教徒」是否=「基督徒」?已成疑問。

第二、就算這批「清教徒」都是(認真的)「基督徒」,但他們移民美洲的動機是不是都那麼「都是為了信仰」?同樣大有疑問。

第三、他們之所謂「為了信仰」或「為追求宗教自由」,其內涵究竟有幾多真是關係信仰?或更多只是謀求自主獨立的「政治訴求」?

以上三點牽連甚廣,又先按下不表,但不能連以下這個基本「分數」都含糊了事欺世盜名吧! 

第四、這艘「五月花號」上百多人裡,「清教徒」只佔 三分之一,那麼有數得計,美國就最多是「三分一基督教立國」而已,或說美國立國是建立於「最多是三分之一」的某種「基督教」之上。

不扮高深學術,一本「兒童故事書」就道出端倪了。大家用點「靈性」看看,心領神會,就知道美國是甚麼「教」立國的了。

原來,在所謂「五月花號」上有一大堆「外人」(Strangers):

不過,最後,大家都「打成一片」,「無分彼此」,可圈可點地--

同 舟 共 濟 !

這本「兒童故事書」說的不是「故事」,而是比「維基」精準得多的「事實」,你聽那些總統先生們的「雙關的詐語」──美國又充滿「基督教精神」又「包容所有宗教」,搞得基督徒與異教徒「皆大歡喜」,不正與這個「故事」透現的「五月花精神」一脈相承一模一樣麼?

那些「外人」究竟是何方神聖?明天再說。

 

 

 

今天日誌:甚麼「基督教」能出華爾街?(一) 2011 年 11 月 21(週一)上午

在網誌上搞了一個多禮拜,煞有介事跟大家討論「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的問題,「結論」當然一早就有了,就是「華爾街的土壤怎麼都出不了(真正的)基督教」。不過,這卻不是我心裡要說的「話題」的結束,而是它的開始。

這個「華爾街出不了基督教」的結論,本來是婦孺皆見不證自明的,正如「狗口裡長不出象牙」一樣。不過,吊詭的是,在一個本來就不知真正的基督教為何物的地方生活慣了的人們,卻未必有這種自覺,倒會一廂情願捕風捉影,總是以為自己還很「基督教」的。譬如以下這種「綜合報導」,你還不時可以在「基督教圈子」裡聽到:

【綜合報導】聖經說:「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經濟起落也有時。近日【按指2008年9 月】總統布殊宣佈美國已進入經濟危險狀態,金融巿場動盪不安,在人心惶惶時,卻打開了走向神的道路。

路透社報導,在華爾街正在經歷歷史性的動盪時,教會發現返教會的金融從業員人數明顯增加,顯示不少人在面對金融危機時感受到心和靈性的需要,轉而尋求神。

位於華爾街的三一教堂的牧師伯祖提瓊斯透露,教會午飯時間的佈道活動上,穿著上班服的人明顯比以往增多。他表示,不少人看來疲憊,在教會裡禱告或流?。

教會的講座主題也與錢財與金融危機機有關,包括「如何在危機時刻應付壓力」、「跳糟指導」等。此外,亦呼籲人們在經濟上幫助失業的金融從業員,例如支持他們的房租等。

遇「逆境」就返教會尋「慰藉」找「幫助」,遇「順境」就不知跑到哪裡去了。反正「教堂」與「交易所」只一街之隔,而且眼下在「交易所」唱《天祐XX》都可以了,還用返教堂唱「聖詩」麼?

這篇「綜合報導」暴露了美國教會「實用主義」、「隨機主義」甚至「投機主義」的宗教觀念,與華爾街買辦經紀的本色和口味,我看不出有甚麼分別。「教會內外」,沆瀣一氣,一個模樣。

華爾街出不了基督教,一目了然,看見的已經看見,看不見的,由他去吧,沒甚麼好說了。我想進一步申論的卻是:

基督教理應也出不了華爾街!

正如「狗口裡張不出象牙」,「象口裡也不應張出狗牙」一樣!

換一個更深刻的問法,是:

究竟是甚麼「基督教」才能出「華爾街」!

知道呀!華爾街不是一條街,而是一個世界觀、一種文化,甚至一種宗教!(每早在電視上看到那個「交易所開市儀式」,都使我聯想到某種「宗教」!)

美國之「立國」究竟有幾「基督教」,你真相信那些「牧師學者」的「傳說」和「高論」嗎?

每次當我聽見那些「美國乃基督教(或說清教主義)立國」的「傳說」和「高論」,我都毛骨聳然。其中最流行的是所謂「五月花號傳說」,以下是最「簡潔」的一個版本:

「五月花號」是一艘重180噸、長27公尺的木製帆船,載滿對英國國教派不滿的清教徒,約有102位清教徒及30位水手乘五月花號帆船,於西元1620年從英國出發,因阻於風暴,「五月花號」未能抵達原定地的維吉尼亞。航行66天後,於十一月廿一日抵達北美洲麻薩諸塞州的普利茅斯,在登岸之前,草擬《五月花號公約》(Mayflower Compact),作為管理的法治基礎,樹立典範,一個新英格蘭殖民地的自治政府。他們抵達後的第一個寒冬,受盡苦難,直到春天來臨,只剩下40多人存活。後來,他們得到印地安人的協助,有了較好的收穫。為感謝上帝及印地安人朋友,清教徒們每年舉行感恩歡慶,在黎明時鳴放禮炮,列隊走進教堂,點起火炬舉行盛宴,此即感恩節的由來。【來源

嫌這個敘述太「簡潔」的,可連上維基《五月花號》條看看。有「歷史考證」興趣又不怕煩的,還可以連上一看以下這篇文章:

清教徒:信仰自由的拓荒者——兼紀念“五月花號”400周年

不太有「歷史考證」興趣又怕煩的,可以看以下節選的開首部分:

有兩件事促使我寫這篇文章,一個是今年是“五月花號”精神400周年,我一直盼望能為這一件值得紀念的事寫一篇文章。第二個是對《班揚傳》的閱讀,班揚所代表的清教徒“不從國教者”面對逼迫堅持信仰自由的勇氣令我深為贊嘆。

“五月花號”是1620年遠航美洲的,為何稱今年是“五月花號”400周年呢?因為我認為“五月花號”的男女們追求信仰自由的航程始於1606年,那是在離英國海岸幾十公堛漸v克羅比(Scrooby)村。那時,後來在美洲領導“五月花號”的布雷福德(William Bradford)還只是個小男孩,並且從來沒有看見過大海。

“五月花號”的男女們其實是一個教會。他們是英國清教徒分離主義運動的一支。清教徒“分離主義”運動起源於英國的林肯郡、約克郡和諾丁罕郡。1606 年在諾丁罕郡的小鎮史克羅比村堙A有一群人退出了英國國教,組成了一個與上帝立約的子民的團體。

“1606 年他們才剛建立分離者地下教會,就遭到英國國教和政府的逼迫。他們必須躲躲藏藏,轉移教會的陣地;他們的家受到監視,他們也經常進出監獄。既然他們在英國無立錐之地,羅賓遜和他的跟隨者最後決定遠走高飛……”(此處及以下兩處“五月花號”歷史引自《美國憲政的超驗之維——追溯美國立國的聖經根源》)

“他們計畫跨海前往荷蘭,前往宗教自由之地。他們安排了一位英國船長接運他們,誰知上了船之後,船長生變,將他們洗劫一空之余,還將他們送進官府坐牢。”讀到這一幕,我仿佛聽到了400年前英格蘭海岸邊那些婦女孩童們的哀號,和清教徒男子們絕望的眼神。在追求信仰自由的路上,他們還要經歷更多的試煉和患難。但,正如他們所說的:“我們不是那種容易輕易放棄的人!”

1608 年,他們終於踏上阿姆斯特丹,稍後,他們遷往萊頓(Leyden)。因為荷蘭的世俗化,五月花號清教徒決定前往新世界,在那堨L們可以按照聖經來敬拜上帝……他們宣布,“此行的目的乃是榮耀上帝,以及傳揚基督的信仰。”在船上他們簽定了《五月花號公約》,這是一份象征著美國“出生證明”書的政治協議。但卻源於清教徒的聖約神學,他們認為自己作為一個團體與上帝立約,又在人們之間彼此立約。……

總而言之,這個就是「美國乃基督教立國」的「標準傳說」了,你相信嗎???(待續)

 

 

 

 

今天日誌: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六) 2011 年 11 月 19(週六)上午

平心而論,《亂世華爾街》一書並不如想像般「銅臭薰天」,加之作者的中國人背景,偶爾會用用三國典故,倒看得我這個「書生」頗感賞心悅目。而最為我「欣賞」的,是作者身為華爾街的買辦經紀,雖不免要為資本主義粉飾辯護,但總體上說,還算「老實」,不似得那些矯情偽善,教人「為上帝發達」的「牧師學者」。

【留意,以下的引文,部分「網上版」有,但有些沒有,有餘錢的,買本「實體書」看看吧。】

本書開首,作者就老實招認了華爾街的「賭場」本質:

我的華爾街之路,是從 賭 場 開始的。

若干年前,我坐在賭場媢齔菑@大堆紅紅綠綠的籌碼計算得失,給自己掙點零花錢;若干年後,我管理著數億美元的交易賬簿,為銀行創造著以千萬美元計的利潤。 這之間的跨度不可謂不大,卻又似乎不是很大:都是賭,賭注不同而已。(第一章)

在賭場裡,沒有「末日」,事實連「明天」(喻指一個真正稱得上有「將來意味」的「視界」)都沒有。所有人都「活在當下」,雙眼都只盯著每一局的「結算交收」。「長線投資」是個自欺欺人的術語,那只是相對性的一個「局」的長短,再「長」的其實都是「短」。賭徒本色,絕不會跟你「天長地久」,不會「押注」於任何他「及身之年」(還是喻指一個真正稱得上有「將來意味」的「視界」)看不見結局或得不著回報的所謂「投資」之上。

華爾街大賭場「沒有明天」的遊戲規則,不說自明。2006年「好景」的時候,「沒有明天」:

身處2006年鍍金時代中的華爾街精英們,很少有人想得那麼遠。即使「明年」都是遙遠而缺少意義的:明年,還未必在這家銀行呢。大家都在為今年底的獎金奮鬥,努力在今年給公司多賺點錢,金融槓杆自然是不可或缺的工具。(第五章)

到2008年次按危機出現的時候,還是「沒有明天」:

華爾街的交易,包括回購等融資交易必須每天結算,有錢付賬就生存,沒錢付賬就破產,所有「玩家」一視同仁。平時這些結算交割的瑣事很少有人注意,危機中每日的結算卻成了槓杆玩家的催命符,他們手裡有再多資產也沒用,結算需要現金,有一天借不到錢就立刻完蛋。(第十二章)

長年累月,連「明年」、「明天」都不想的「華爾街人」,哪裡會有「末日論」呢?他們的世界,今天沒現錢交割就是「末日」,不過,不幾天之後,牛市再現,破產洗底,捲土重來,「又是一條好漢」了!

在這本《亂世華爾街》一書裡面,作者也曾煞有介事對比過美國人與中國人的「末日觀」(姑且用這個名詞):

美國人的思維,比較偏向直線型: 對於未來的發展趨勢,他們往往會把今天的榮景無限延伸,或許幾百年來的歷史讓美國人習慣了“明天會更好”。而中國人對趨勢的看法,則偏向於週期:經歷了數千年的王朝更疊,盛衰交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邏輯已經融入我們的民族記憶。2006年的金融市場,歌舞昇平,好日子似乎看不到頭,但我心中隱然覺得:亂世,總有一天會回來。(第六章)

簡而言之,在美國人幼稚天真的世界觀裡,「明天會更好」,根本沒有「末日」這回事;而在中國人比較老成世故的世界觀裡,盛衰交替,不會一好到底,也不會一差到底。不過,大家想深一層,這其實是「沒有末日」的另一個版本說法而已,兩者的真正差異,是「零」。事實上,只要在華爾街的賭桌間打滾,不管你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都不可能有真正上心在意的「末日意識」──想想,一個人若真意識到自己的末日,譬如身患末期癌症,知道他今生注定「全局皆輸」,他還會關心今天股市開甚麼盤嗎?

聖經啟示的末日論,不僅是你個人「全局皆輸」的定局,也是整個「世界大賭場」必「全局皆輸」的定局。人必要對世界真正絕望,徹底離場(而不是一輪股災後「短暫離場」),才能免於「與它一同有罪一同受罰」的結局。但華爾街的土壤,有可能培養出這種信仰和識見嗎?

華爾街人連「明天」都不想,哪裡有可能容得下任何有真實意義的「末日論」呢?而沒有「末日論」的「基督教」,除了「相信夢想發揮潛能」之外,還可以有別的麼?

 

 

 

今天日誌: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五) 2011 年 11 月 18(週五)上午

解經與解釋任何文本(說話文字)一樣,都必須尊重其上文下理結構脈絡說話背景,馬太25章的「本分的比喻」,明顯是馬太24至25章這個「大段落」的一部分,是主耶穌在極強烈的「末日論」的前提下說的,決不是買辦經紀或經濟學教授在說他們的「投資理論」,任你怎樣引伸推論應用,都解不出「相信夢想發揮潛能」這種鬼話謬論。

馬太24章是聖經最「著名」的「末日論述」,不過,許多人沒有留意,其起點是主耶穌「預言聖殿被毀」

1 耶穌出了聖殿,正走的時候,門徒進前來,把殿宇指給他看。2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不是看見這殿宇嗎?我實在告訴你們,將來在這堥S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

與21章主耶穌「潔淨聖殿」呼應,大家可以合理聯想到,聖殿的罪惡可憎,以至到一個地步,連上帝自己都要離棄它,容讓敵人毀了自己的聖殿,必與裡面充滿「做買賣」的邪惡勾當大有關連。

緊接其下,是主耶穌關乎整個「末日流程」的講述。先是「末日的起頭」和各種逼迫和迷惑的預言,再三要我們警醒預備:

3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暗暗地來說:「請告訴我們,甚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預兆呢?」4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5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6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7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8這都是災難的起頭。9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堙A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 10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11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12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 13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14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

接著,是預言「聖殿」(泛指猶太教與基督教)如何墮落到「終極敗壞」的田地,以至上帝「終極之怒」(末日大災難)因而連場爆發不可挽回:

15「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16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17在房上的,不要下來拿家堛漯F西;18在田堛滿A也不要回去取衣裳。19當那些日子,懷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禍了。20你們應當祈求,叫你們逃走的時候,不遇見冬天或是安息日。21因為那時必有大災難,從世界的起頭直到如今,沒有這樣的災難,後來也必沒有。22若不減少那日子,凡有血氣的總沒有一個得救的;只是為選民,那日子必減少了。23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堙z,或說:『基督在那堙z,你們不要信!24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25看哪,我預先告訴你們了。26若有人對你們說:『看哪,基督在曠野堙z,你們不要出去!或說:『看哪,基督在內屋中』,你們不要信!27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28屍首在哪堙A鷹也必聚在那堙C」

再後,是預言「人子」(基督)將要從天降臨,審判和「接管」這個陷於極大的叛逆裡的世界,並拯救招聚祂的真子民:

29「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30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 31他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 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

以上說的是整個「末日流程」,可以算為馬太24至25章這個大段落的第一部分。以下則是與之相應的一連串關乎信徒如何應對「末日」的比喻和類比,是這個大段落的第二部分。

最先出現的是「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說明末日預言中「可知」的一面:

32「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33這樣,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34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35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

然後,主又以「挪亞的日子」(即洪水滅世那次「末日」)作類比。有趣的是,與上文相對,主耶穌倒過來借此說明「末日預言」中「不可知」的一面,為要叫我們常常警醒,不要把主的「末日預言」誤當「末日密碼」來「研究」(必須知道,迷醉於「研究末日密碼」與「關心末日預備主來」是兩碼子事),更不要以為很能「掌握末日情報」,倒過來沒有好好預備迎見主來。

36「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37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38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39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這樣。40那時,兩個人在田堙A取去一個,撇下一個。41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42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是哪一天來到。43家主若知道幾更天有賊來,就必警醒,不容人挖透房屋;這是你們所知道的。44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

然後,就是上篇日誌提到的「忠心和不忠心的僕人」的比喻,這比喻警告我們主來得可能比我們「想像的早」,不要以為「主人必來得遲」而胡作非為,以為大可以「到時至算」:

45「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堛漱H,按時分糧給他們呢?46主人來到,看見他這樣行,那僕人就有福了。47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48倘若那惡僕心婸﹛G『我的主人必來得遲』,49就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50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那僕人的主人要來,51重重地處治他, 定他和假冒為善的人同罪;在那堨痍n哀哭切齒了。」

進到馬太25章,但同一個「末日話題」未完結。跟著是「十童女的比喻」,這比喻與上一個比喻相反相成,主提醒我們,祂來得可能比我們「想像的遲」,不要以為「新郎必來得早」而不做好「長期戰鬥」的準備(主想得何等周全!):

1「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2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3愚拙的拿著燈,卻不預備油;4聰明的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堙C5新郎遲延的時候,她們都打盹,睡著了。6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7那些童女就都起來收拾燈。8愚拙的對聰明的說:『請分點油給我們, 因為我們的燈要滅了。』9聰明的回答說:『恐怕不夠你我用的;不如你們自己到賣油的那堨h買吧。』10她們去買的時候,新郎到了。那預備好了的,同他進去坐席,門就關了。11其餘的童女隨後也來了,說:『主啊,主啊,給我們開門!』12他卻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認識你們。』13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

再下面,就是這陣子我一直在說的「本分的比喻」了:

14「天國又好比一個人要往外國去,就叫了僕人來,把他的家業交給他們,15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銀子:一個給了五千,一個給了二千,一個給了一千,就往外國去了……」

好了,以下便是馬太24至25章這個大段落的最後一段,明顯帶總結味道,說及「末日審判」的真正意涵:

31「當人子在他榮耀堙B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32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33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34於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35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36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堙A你們來看我。』37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38甚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39又甚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堙A來看你呢?』40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41王又要向那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堨h!42因為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吃,渴了,你們不給我喝;43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堙A你們不來看顧我。』44他們也要回答說:『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體,或病了,或在監堙A不伺候你呢?』45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不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46這些人要往永刑堨h;那些義人要往永生堨h。」

因這一整個大段落都是以「門徒」為對像,這結語就不是泛泛地針對「萬民」,而是針對(真假)信徒的終極判決,其重心顯然是「忠心」二字,與上文一體呼應。

……

弟兄姊妹,都看清楚了沒有?(有空請將馬太24至25章一口氣再讀幾遍,經文本義一目了然!)

想想,按著這樣的上文下理,這樣的結構脈絡,這樣的說話背景來解,馬太 25 章 14 至 30 節的「本分的比喻」,怎可能引伸推論應用到「相信夢想發揮潛能」上面去呢?這不是「靈性盡喪財迷心竅」,是甚麼呢?「貪財是萬惡之根」,你以為聖經騙你麼?

道理其實極淺,就是「華爾街人」絕對不可能「容得下」真正的聖經末日論,正如在「賭場」裡,由莊家到賭仔,沒有一個會想到世界有末日、賭場有末日與自己有末日。「華爾街」這個「世界大賭場」怎可能例外,怎可能從「末日論」的背景脈絡來讀出馬太25章的真義?

事實上,單單看《亂世華爾街》一書,已經處處可見「華爾街人」的世界觀是絕對不會有「末日論」的,明天告訴你。

 

 

 

今天日誌: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四) 2011 年 11 月 17(週四)上午

釋經其實不是想像般困難,更不像牧師說的那麼神秘,也毋須學者標榜的甚麼專業,它只要你有兒子的靈,有誠實的心

太 25:24 那領一千的也來,說:『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25 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堙C請看,你的原銀子在這堙C』

這段經文,任你怎麼解,都應該一眼看出,這是一段「反話」,是那個「又懶又惡」的僕人既「無視主人的善意」又「捏造主人的惡意」而無中生有的,決不能「反話正解」,以此來推論說那個主人真是這樣刻薄和貪得無厭。 事實是剛剛相反,在這個比喻裡,「貪得無厭」的是這個惡僕而不是他的主人,這是準確解讀這段聖經的起點,甚至終點。

這個惡僕「貪得無厭」,他嫉妒同伴得到五千與二千銀子,他嫌自己得的一千太少,少到等同「沒有」。他以自己小人之心來量度主人,以為主人看他不起,或是要「限制他發揮他的無限潛能」。他越想越不忿,於是索性「怠工」以示不滿。

你以為他真是如他所說「害怕主人」,怕「賠本」而把銀子埋著不用嗎?他要是「害怕主人」,他敢這樣對主人說話嗎?他敢這樣公然「怠工」嗎?他自驕自大,不單只看不起主人給他的一千銀子,更壓根兒看不起這個主人,當他的命令「冇到」。大家必須知道,這惡僕「貪得無厭」的不只是更多銀子,更是自把自為,自決自定的「權力」,跟魔鬼與該隱的反叛根性一脈相承。

恕我嚴厲:你哪隻眼看出這惡僕的「罪惡」是指他因「膽小怕死」故而「沒有夢想」故而「限制自己的潛能」?不只狗屁不通,簡直鬼話連篇!他的根本大惡明明是「貪得無厭」,更準確說是「不安其位不守本分」,重點不是「沒有用一千賺一千」(這是極膚淺的解讀),而是不守僕人的本位,無視主人的權柄,這與魔鬼邪靈不守本位反叛上帝,始祖擅吃禁果妄圖與神一樣,該隱種地築城不服和反抗上帝的咒詛,以色列人要立王脫離上帝直接管治自把自為,完全一個「版」。

從近距離看,單看這個「才幹的比喻」(應叫做「本分的比喻」)本身,已經無可能解出甚麼「相信夢想發揮潛能」。從遠距離看,放在一整本聖經的「信仰規範」裡看,解做「相信夢想發揮潛能」,更是離天萬丈背道而馳。不只於此,從中距離看,即跟上文下理與密切常關的經文例證一起看,也可以非常容易看出經文全無甚麼「相信夢想發揮潛能」的意思,倒是處處責令人要「安於本分不要發夢」

太 24: 45「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堛漱H,按時分糧給他們呢?46主人來到,看見他這樣行,那僕人就有福了。47我實在告訴你們,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48倘若那惡僕心婸﹛G『我的主人必來得遲』,49就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50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那僕人的主人要來,51重重地處治他, 定他和假冒為善的人同罪;在那堨痍n哀哭切齒了。」

這段「忠僕的比喻」就在「本分的比喻」(太 25:14-30)之前極近的地方,兩者明明白白可互相呼應互相闡釋。前者你絕對看不出甚麼「相信夢想發揮潛能」的意思,倒是責令我們(作主僕人)一要「安於本分」(管理家堛漱H,按時分糧給他們),二要「不要發夢」(以為「主人必來得遲」)。

還有,在路 19:11-27中,主耶穌還說了一個與「本分的比喻」(太 25:14-30)很類同的比喻,兩者併起來一看,本義就更一目了然:

路19:11 眾人正在聽見這些話的時候,耶穌因為將近耶路撒冷,又因他們以為上帝的國快要顯出來,就另設一個比喻,說:12「有一個貴冑往遠方去,要得國回來,13便叫了他的十個僕人來,交給他們十錠銀子,說:『你們去做生意,直等我回來。』14他本國的人卻恨他,打發使者隨後去,說:『我們不願意這個人作我們的王。』15他既得國回來,就吩咐叫那領銀子的僕人來,要知道他們做生意賺了多少。16頭一個上來,說:『主啊,你的一錠銀子已經賺了十錠。』17主人說:『好!良善的僕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權柄管十座城。』18第二個來,說:『主啊, 你的一錠銀子已經賺了五錠。』19主人說:『你也可以管五座城。』20又有一個來說:『主啊,看哪,你的一錠銀子在這堙A我把它包在手巾埵s著。21我原是怕你,因為你是嚴厲的人;沒有放下的,還要去拿, 沒有種下的,還要去收。』22主人對他說:『你這惡僕,我要憑你的口定你的罪。你既知道我是嚴厲的人,沒有放下的,還要去拿,沒有種下的,還要去收,23為甚麼不把我的銀子交給銀行,等我來的時候,連本帶利都可以要回來呢?』24就對旁邊站著的人說:『奪過他這一錠來,給那有十錠的。』25他們說:『主啊,他已經有十錠了。』26主人說:『我告訴你們,凡有的,還要加給他;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27至於我那些仇敵,不要我作他們王的,把他們拉來,在我面前殺了吧!』

這段經文「殺氣騰騰」,怎麼都不能拿來做「管理學」或「投資學」的「應用」。主耶穌將這個「惡僕」與「那些仇敵,不要我作他們王」的「反叛者」歸為一類,一目了然,這「惡僕」之惡指的,絕對不是輕描淡寫的甚麼「膽小害怕」或「不能善用潛能」之類,而是不只不安於位,更是「合謀造反」,其罪可誅。

總之,從任何「距離」解讀太25:14-30 的「本分的比喻」,讀出的都應是非常嚴厲的訓令,要人們「安守本分」,不要「發夢」,更不要「妄圖造主人的反」。

……

華爾街還能出「基督教」麼?

當然可以,不過,恐怕都是這種版本的。聖經真理本來明明白白,仁慈的天父從來「童叟無欺」,只是一天到晚意在「欺人」(巧取豪奪)的「華爾街人」,恐怕命中注定與真理無緣:

帖後 2: 10…… 因他們不領受愛真理的心,使他們得救。11 故此,上帝就給他們一個生發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從虛謊,12 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

在那本《亂世華爾街》裡宣揚這種「基督教」的那位「文森」(應是化名)究竟是甚麼「種」,我再引一個小段落(第一章第四節),大家且去揣摩一下:

 

 

 

今天日誌: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三) 2011 年 11 月 16(週三)上午

當「基督教」淪為「X」後,華爾街當然可以出「基督教」,而且要幾多有幾多。「喬教主」並非例外,美國人的「創意」天下無雙,要拿聖經一節金句半個比喻來「創作」一種「基督教」,比研發「I瘋」容易得多哩!

不過,我卻不希望昨天引述的例子另你「大開眼界」,因為這只足以表明你要非太過天真就是太過傻。天真,你以為這是「離譜」而不知這才是「譜」(正規標準);傻,是因你不知許多年來,你聽的、學的,甚至自己說的、教的,恐怕都是這個版本的「釋經」。

昨天引的那個例子,出自馬太福音25:14-30,原文如下:

14 「天國又好比一個人要往外國去,就叫了僕人來,把他的家業交給他們,15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銀子:一個給了五千,一個給了二千,一個給了一千,就往外國去了。16 那領五千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17 那領二千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18 但那領一千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

19 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和他們算帳。20 那領五千銀子的又帶著那另外的五千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五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五千。』21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22 那領二千的也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二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二千。』23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4 那領一千的也來,說:『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25 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堙C請看,你的原銀子在這堙C』26 主人回答說:『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27 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28 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29 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30 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堙F在那堨痍n哀哭切齒了。』」

這個比喻(慣常叫做「才幹的比喻」),華爾街的買辦經紀將它解讀為「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樂觀主義」,解讀為「發揮潛能無所不能」的「可能思想」。我保證,你叫蕭律柏及他的「粉絲」來解,一定解成這個樣子,「正規」得很,何來離譜?

這個「才幹的比喻」的真義明明是勸人「安守本分」而不是甚麼「發揮潛能」,而馬太25章在馬太24的「末日論」脈絡之下,更有強烈無比的「末日前提」,這在華爾街版的解讀中卻連影都不見。【稍後詳述】但這種解讀決非「離譜」,一天一地幾乎都是這個樣子。

日子無聊,上 Google 做個小小的「統計」就一目了然。

你輸入「才幹的比喻」(一律加引號,下同)查找一下,結果得出 18500 條。你輸入「才幹的比喻」加「發揮潛能」,查找,結果不多,但還有6條,但你輸入「才幹的比喻」加「安守本分」,查找一下,結果是1條都沒有,與前者完全「冇得比」。

換個檢索詞再試試。你輸入「太25」(馬太福音25章的簡稱)查找,結果得出 405000 條。你輸入「太25」加「發揮潛能」查找,結果有96條,但你輸入「太25」加「安守本分」查找,就只有3條,是前者的三十二分之一。

這種網上「調查」,重重抄襲和捕風捉影的情況肯定不少,但將「才幹的比喻」(太25)解讀為「發揮潛能」還是「安守本分」,二者的「量化對比」還是鮮明可見的。我不是要做「科學論證」,我只是想很簡單的表明哪一路的解讀更為「正規大路廣被採納」。這樣,你就不能說華爾街買辦經紀的解讀有甚麼「離譜」了。

事實上,今天,難道你還沒有發覺甚麼聖經金句故事比喻,都一律可以解讀為「相信夢想發揮潛能」麼?挪亞建造方舟是「相信夢想發揮潛能」,摩西領百姓出埃及也是「相信夢想發揮潛能」,連主耶穌釘十字架受死都是「相信夢想發揮潛能」,聽得我心中發毛。

華爾街買辦經紀的解讀太直接老實用在金融市場的投資策略上,大家才勉強覺得有點「俗氣」,但只要換個字眼佈景,譬如,「為上帝發大夢做大事」的「宣教大會」之上,大家就「耳順」了。至於「才幹的比喻」本來明明白白,責人「務要安於本分」並且「小心預備迎見末日審判」的「逆耳信息」,誰還在意呢?

 

 

 

今天日誌: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二) 2011 年 11 月 15(週二)上午

華爾街還能出「基督教」麼?

當然可以!在美國這樣的一個既「重視宗教」又「藐視宗教」的國家土壤上,「基督教」?要幾多有幾多!

重視宗教──不管為今生或為來世,為實用計,為保險計,當招牌也好,當花瓶亦好,「宗教」自然是「有好過冇」,最會盤算的「華爾街人」不可能不曉得這個「算盤」。

藐視宗教──耶和華與金牛犢共榮,上帝與瑪門同尊,唱完「天祐XX」之後「大手入股」,「大手入股」之後去開「同性派對」,華爾街人的「宗教包融度」天下無雙,多「包融」幾個「基督教」,何難之有?

華爾街當然有「基督教」,我至少見過一個,就在這本叫亂世華爾街的書裡。

這書竟有「網上版」,大家無聊,可以連上一看,好知道這種版本的「基督教」的背景和土壤。可惜,「網上版」並非足本,沒有我要引述那段,唯有用最原始的方法剪貼於下:

經我上文的「引介舖排」,你或也會隨口說這種「基督教」或說「釋經」好離譜。但事實是一點都不離譜,一天一地都是這種「基督教」和「釋經」,「主流」得很,最多是措辭用語,沒這麼老實的露骨直接而已。

樓上裝修,吵得心煩。明天再說。

 

 

 

今天日誌: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一) 2011 年 11 月 14(週一)上午

題目上沒有「靈性」兩字,但話題,仍是百分百的「靈性」話題。

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

雖然有人大搞甚麼「佔領華爾街」,但是,從口號上「佔領」到事實上「佔領」華爾街的身上,從非基督教到基督教「背景」的身上,我都看不見「靈性」。

“佔領華爾街”吹響改革號角•貧富之戰全球滾燙

今年5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在美國知名雜誌《名利場》發表了一篇題為《1%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文章,指責美國塔尖的1%佔有美國40%的財富,同時猛烈抨擊金融壟斷寡頭對經濟、政治和社會生活的全方位控制。

沒有人會想到,這篇文章竟點燃了一場波瀾壯闊,震動全球的抗議活動。
99%憤怒的聲音上街嗆1%的富人今年7月,加拿大一個反消費主義文化的社會運動組織廣告剋星媒體基金會(Adbusters,或稱廣告破壞者)登高一呼,在推特上發出“起義”的留言,並在旗下雜誌上刊登“9月17日佔領華爾街”的海報,號召美國人民倣效埃及人民佔據市中心解放廣場(Tahrir)掀起中東革命浪潮的做法,走上華爾街舉行大規模抗議。

9月17日,“佔領華爾街”正式在紐約祖科蒂公園拉開序幕,共有近千人參與,在示威遊行中,不少抗議者戴著山羊鬍與詭異微笑的V怪客面具,假扮企業殭屍吃鈔票,在街頭表演默劇,諷刺企業貪婪。示威者中有許多是年輕人和大學生,他們高喊:“我們代表社會的99%,我們不再忍受1%的貪婪和腐敗”;甚至向世界發出了“現在就革命”和“終結資本主義制度”的怒吼。

 

然而,「1%的貪婪和腐敗」,就可以搞出一條「華爾街」嗎?可以搞出一場禍及全球的次按風暴嗎?可以建立一個借債度日還大搖大擺的資本主義大美國嗎?在香港,單單「炒I瘋」的,都不只「1%」 了!「股神」和「教主」的魔力,豈會只及於「1%」?(你到書局──甚至教會書室──去看看那些「暢銷書」吧!)

如果連「貪婪和腐敗」是人類「99%」的本性,或說是「99%」人類的本性,自己能倖免的機會幾乎是零,都不知道不明白,何來「靈性」?

有些「基督教」又忽然「正義」起來,加入「口號上佔領華爾街」的一方,理由還引經據典,似乎頗有「靈性」:

耶穌會去佔領華爾街嗎?

佔領華爾街運動在全美展開,也在全美引起關注及爭論。教會及信仰機構也就「佔領」運動展開討論。爭論的焦點是:耶穌會去佔領華爾街嗎?耶穌必反對大銀行嗎?

信仰機構「旅居者」(Sojourners)事工的吉姆.霍力斯(Jim Wallis)牧師以為,耶穌會去佔領華爾街。霍力斯撰文支持示威者,他指出,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示威者的目的與基督徒的使命有相似之處。按耶穌教導,基督徒與貧困者同在,就是與基督同在;與飢餓者同在,就是與基督同在;與失業露宿者同在者,就是與基督同在。當基督徒致力和平、非暴力、愛護鄰舍時,他們就是效法耶穌。因此,耶穌也會去佔領華爾街。

霍力斯引用的聖經經文是: 「於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25:34 -40)

實際上,有不少美國基督教牧師親自參與了佔領運動。一位參加佔領三藩市運動的女牧師傑斯說:「我把佔領行動看成是窮人的運動,他們是按照馬丁路德•金的傳統在進行。」

而在上月底,天主教教廷也發表了支援全球徵收金融交易稅,即所謂的「羅賓漢稅」,以消除經濟不公平。顯然天主教認為耶穌必定會反對大銀行的。保守派的基督徒對以上的結論持相反意見。他們認為,說耶穌會去佔領華爾街,及耶穌必反對大銀行是曲解聖經。雖然基督徒要求政府的行為應合乎聖經的教誨,但同時聖經也要求基督徒應負個人責任及承擔作出負面決定的後果。

保守派的基督徒認為,現在美國面對的問題不單純與窮人有關,而是與個人對借貸及消費行為的決定與義務有關,因此,示威者痛恨銀行和大企業,並要求商界及政府就社會及政治問題應負全部責任是不妥當的。而假設「耶穌必會反對大銀行」,也是不正確的。

耶穌會去佔領華爾街嗎?耶穌必反對大銀行嗎?──這樣看似認真其實輕描淡寫似有還無的「話題」,大既是「基督教界」對於此事爭論的焦點吧!但我恐怕這決不是「耶穌本人」關心的焦點。

我疑心,祂猶疑掙扎的,是幾時跟這個大夥兒合唱《天祐XX》的交易所公然一刀兩斷,幾時將華爾街街口的「金牛犢」打碎磨粉迫那些買辦經紀喝,甚至,幾時不再忍手,在烈怒中降火毀了這個敗壞全世界,連「1%」義人都沒有的「巴比倫大城」。

教會竟與世人一般識見, 以為只有華爾街是那「1%的貪婪和腐敗」,教人去「佔領那城」而不是「逃離那城,免得與他一同有罪,一同受罰」,何來靈性?

在「美國基督教圈中」,自然還有這種「從前不是這樣」的老調:

曼德 :狼道猖獗的華爾街

曾經是清教徒以聖經價值觀為立國根基的美國,到現在怎麼了?經濟的頹勢、投機的囂張、國家誠信和根基的搖動,一切都顯示出美國必須歸回到它最初的根基上,那就是聖經的根基、神的話語的磐石上。而那個以聖經原則進行經濟行為、以基督信仰為商業倫理根基的文化,我們可以稱之為「羊文化」,這個羊,實際上就是「贖罪的羔羊」耶穌基督。……

羊文化不認為掙錢是邪惡,但要在財富的賺取、管理、使用上要榮耀神,要充滿上帝的聖潔、公義和慈愛。就像美國建國之初的著名佈道家約翰 衛斯理所說:「盡力掙錢、盡力省錢、盡力捐錢」,這就是美國立國的清教徒們的金錢觀、也是華爾街要歸回的價值觀。……

拿主耶穌的「羔羊贖罪犧牲」來與甚麼「美國的清教徒立國精神」來類比,真是「肉麻當有趣」更兼「大纜都扯唔埋」。甚麼「盡力掙錢、盡力省錢、盡力捐錢」,一整本聖經都沒有這種教訓,笨小孩路德也沒有這種教訓。

誘使人不知不覺「相信自己」,包括相信自己有「駕馭財富」的能力和本事,這確是「清教徒」搞出來的,聖經真理對人卻是從來沒有這樣「樂觀」過。聖經只會勸人──「錢」是「禍水」,不管是「掙」是「省」是「捐」,都是越少越好,總之,少碰為妙,避之則吉。這種深刻別具靈性的「理財洞見」,今天的「基督教界」,哪裡還有?

……

華爾街還能出甚麼「基督教」?「佔領華爾街」?──你是心中不忿,嫌炒「I瘋」賺得少,想去「取而代之」做那「1%」吧!回歸華爾街的「基督教傳統」?--別無中生有,拜託!

基督再來,是「毀滅華爾街」,是趕出隱藏在教會裡的「華爾街」,而不是「佔領華爾街」。明乎此,你就有靈性了!

太 21: 12 耶穌進了上帝的殿,趕出殿堣@切做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13對他們說:「經上記著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

亞 14: 21當那日,在萬軍之耶和華的殿中必不再有迦南人(商人)。

結 28: 18 你因罪孽眾多,貿易不公,就褻瀆你那堛爾t所。故此,我使火從你中間發出,燒滅你,使你在所有觀看的人眼前變為地上的爐灰。19各國民中,凡認識你的,都必為你驚奇。你令人驚恐,不再存留於世,直到永遠。

啟 18:1此後,我看見另有一位有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 2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 3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 4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 5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上帝已經想起來了。

九一一本是個極響亮的警號,叫人「逃離那城」,但沒靈性的人,始終聽而不聞,還隨那瞎眼領路的,去「佔領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