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十支派」

注意:請從本頁底部開始閱讀

 

今天日誌: 「消失的十支派」(三)      2012 年 6 月 9(週六)上午

昨天說到:

對於「以法蓮的後裔必成為極多的國」這些祝福(預言)以這樣的方式來「應驗」,你說「奇妙」,我不完全反對,但我更深感覺到的,卻先是一種難以言說的「蒼涼」,然後,是一種不能言表的「感激」……

讀經解經,其實與任何「溝通」相同,就是都需要相當的幽默感──就是對人家說的話,你不能毫不在意,但也不必過於當真

創 48:18 約瑟對他父親說:「我父,不是這樣。這本是長子,求你把右手按在他的頭上。」19他父親不從,說:「我知道,我兒,我知道。他也必成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兄弟(以法蓮)將來比他還大;他兄弟的後裔要成為多族。」20當日就給他們祝福說:「以色列人要指著你們祝福說:『願上帝使你如以法蓮、瑪拿西一樣。』」於是立以法蓮在瑪拿西以上。21以色列又對約瑟說:「我要死了,但上帝必與你們同在,領你們回到你們列祖之地。22並且我從前用弓用刀從亞摩利人手下奪的那塊地,我都賜給你,使你比眾弟兄多得一分。

對於聖經中這類特別針對以法蓮支派的祝福(預言)及其究竟會否及有會應驗,有些人根本「毫不在意」,認為不過說說而已;又有些人因為北國亡國之後,以法蓮支派再沒有甚麼「下文」,就不好意思再提起這些所謂祝福(預言);不過,還有少數人卻又「過於當真」,於是死命「追蹤」所謂「消失的十支派」的下落,甚或以極其迂迴曲折的方式「解釋」這些所謂祝福(預言)已經及終會如何「應驗」。

幽默其實就是一種「層次感」──不必非此即彼,非有即無。不妨「從容」一些,因為「祝福」(預言)及「應驗」云云,是可以有許多「層次」的。

以法蓮支派會成為「長子」,會「族大人多」,會「比眾弟兄多得一分」,是「多結果子的樹枝」,甚至多到「枝條探出牆外」,以至成為「多國多族」……

我完全相信這些「祝福」(預言)必然「應驗」,不過,幽默一想,你就應該知道,它們至少可以有以下三種版本方式「應驗」:

一、以法蓮人(或說北國以色列)忠於耶和華上帝,有極美好的見證,終而吸引天下「萬國萬族」投歸以色列,這就應驗了他要「成為多族」的預言。

二、以法蓮人雖然一度亡國流離,混雜在「萬國萬族」中,但最終大規模悔改覺醒回歸對耶和華上帝的信仰,「身在曹營心在漢」,在「萬國萬族」中卻不失身分,有美好的見證,最後不只自己回歸祖國,還帶著天下萬國萬族中願意「歸化」的外邦人投靠上帝,這就應驗了他要「成為多族」的預言。

三、以法蓮人不只一度亡國流離,混雜在「萬國萬族」中,並且到最後都沒有像樣的悔改覺醒,在「萬國萬族」全然迷失身分,了無見證。最後,是上帝憐憫外邦人,在藉著主耶穌基督(祂卻是猶大支派的)的救恩拯救外邦人時,混在「萬國萬族」的一部分所謂以法蓮人就「順便」也被拯救了。如此這般,他們倒過來「扯著在萬國萬族中信主的外邦人的衫尾」回歸他祖先的上帝,並以這種方式「應驗」他要「成為多族」的預言。

非常失禮掃興的是,以法蓮人之所以會「族大人多」多到「枝條探出牆外」,分身家要「比眾弟兄多得一分」,最終還要「成為多族」這些「祝福」,基本上就是以上述第三個版本的方式「應驗」的。

這是「應驗」嗎?──當然是,而且非常準確。

這是「祝福」嗎?──當然是,一個支派,在信仰上迷失墮落到如此地步,竟沒有死光,還靠「揩這揩那」的方式「成為多族」,終而有為數不少的所謂「後人」得救。這還不算「祝福」,甚麼才是呢?

但是,如此的「祝福」如此地「應驗」,請細思之,明辨之,感受之,不也是萬分蒼涼,十分「失禮」,也叫人唏噓不已嗎?

想想,這許許多多所謂「以法蓮人」的回歸,原來並不是打正自己的招牌旗號「衣錦還鄉」的,而是胡里胡塗扯著別人衫尾,跟在外邦人的招牌旗號下回來的。啟七的名單中,以法蓮人雖然「族大人多」,卻連「招牌」都掛不起來,我疑心這正也是原因之一。失禮如此,不是很可憐可笑可悲可憫嗎?

一個看似萬般輝煌羨煞旁人的「長子祝福」,最終竟要以這樣「勉強」和「失禮」的方式「應驗」,原因何在?

這還不是因為從到雅各到瑟約到以法蓮支派到今天的「約瑟粉絲」,都不約而同地嚴重「誤聽」「誤讀」這個「長子祝福」嗎?

他們都極其膚淺,將所謂「長子祝福」的焦點都放在「族大人多」及「分多份身家」這類惡俗和短暫的所謂「福氣」之上,卻不知道,「長子祝福」的精義,是在於「擔起一頭家」。

由於他們的「誤聽」和「誤讀」,結果--

雅各將他認為「最好」的甚麼「彩衣」之類東西給了約瑟,卻沒有好好傳給他準確的「耶和華信仰」,以致約瑟將「太陽神」與「耶和華」混作一談,更差點沒就「忘了乃父的全家」──這哪裡是一個「長子」應有的所作所為?「遺傳」所及,以法蓮人就越發在意於「長子的權」而不明「長子之責」,例如向約書亞投訴他們「族大人多」地卻分得太少(其實,當時猶大支派的人口比以法蓮與瑪拿西兩支派合起來還要多,卻不見猶大支派去「投訴」),又先後向基甸及耶弗他「責問」為甚麼「冷落」他們,如此驕縱,冠於一眾兄弟支派。最後,耶羅波安更為了要與南國猶大爭一日長短(做他心目中的「長子」),結果重新引入金牛犢崇拜,直拜到亡國被擄全族迷失萬國。

反之,請看猶大支派--

猶大支派不爭「長子之名」,卻多處有「一馬當先」及終而有名列於首的「長子之實」,這是因為他能「擔起一頭家」──先有猶大本人對一家老少生死禍福的勇於承擔,後有大衛領導眾支派立國禦敵的努力,最後當然是猶大的獅子──主耶穌基督對他的兄弟(就是我們)的所有罪債的一力承擔。由於敢於「擔起一頭家」而最終得以名列首位,這才是真真正正及最有價值的「長子祝福」,而不是「霸多塊地」及「分多份身家」。

總之,如果雅各、約瑟及以法蓮支派能「正讀」關乎他們的預言(祝福),更加在意於「長子之責」而不是「長子之權」,說不定,他們可以以比較「光彩」的方式「應驗」相關的預言。

對,聖經中的所有「預言」都必要應驗,但它究竟要以哪版本「應驗」在你的身上,卻是看你究竟「正讀」還是「誤讀」它們。這就是「幽默釋經法」。

- - -

昨天引述過一篇文章,後來再讀同一作者的其他文章(按此參考),發覺他的論點可能比我想像之中更「偏」,甚至頗有將基督教「猶太化」的意味──過分及不當地強調外邦人中的「以色列人血統」。這雖或未致成為異端,但不足為訓,亦相當危險,請各位留心在意。

 

 

 

今天日誌: 「消失的十支派」(二)      2012 年 6 月 8(週五)上午

說過八百遍喇:

永遠不要忘記幽默──可以認真時認真;認真不得時不要太認真!

譬如我說完了啟七的十二支派名單中名列首位的「猶大」、消失了的「但」和以乃父名稱代替的「以法蓮」的「靈意解釋」之後,你卻不要問我「亞設」、「以薩迦」等等可又有甚麼「靈意解釋」。

雖然「靈意解經」可以給我們相當大的「發揮空間」,但也不能濫用或亂用。有時是資料不全,有時是無關痛癢,譬如「亞設」與「以薩迦」的「寓意」,兩支派之間有甚麼大不了的分別,我真的看不出來,更「解」不出來!

須知道,要把聖經「解」好,第一件事,就是曉得分辨甚麼需要解甚麼可以解,不需要解又「無解」的地方,何必浪費時間(包括你自己及別人的)亂解一通呢?啟七的十二支派名單,顯然可見,應解也可解的,就是「猶大之位列首位」、「但之被除名」與「以法蓮之改招牌」幾項,其他的,沒甚麼所謂啦!!!

此之謂幽默!

讀那些「不能幽默」的人「解經」,很可以令我「氣絕身亡」。譬如論到「失蹤的十支派」的話題,我就看過不少這一路數的「解經」。不怕煩的請讀完下面例子(我全文直錄,包括作者引用的經文),再看我的「分析」:

隱藏的十支派、以法蓮的後裔、約瑟家的祝福與恢復

雅各對以法蓮的祝福:創 48:19~20「他父親不肯,說,我知道,我兒,我知道。他也必成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弟弟將來比他還大;他弟弟(以法蓮)的後裔必成為極多的國。當日以色列給他們祝福說,以色列人必指著你們祝福說,願神使你如以法蓮、瑪拿西一樣。於是立以法蓮在瑪拿西之前。」

雅各對約瑟的祝福:創49:22~26「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是泉源旁多結果子的枝子;他的枝條探出牆外。弓箭手將他苦害,向他射箭,逼迫他。但他的弓仍舊堅硬,他的手臂健壯敏捷;這是因雅各之大能者的手,那埵野H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石頭。你父親的神必幫助你;那全足者必將天上所有的福,地下深淵所藏的福,以及生產乳養的福,都賜給你。你父親所祝的福,勝過我祖先所祝的福,直達到永世山嶺的至極邊界;這些福必降在約瑟的頭上,臨到那與他弟兄迥別之人的頭頂。」

摩西對約瑟支派的祝福:申 33:17「他像頭生的公牛,有威嚴;他的角是野牛的角,用以牴觸萬民,直到地極。這角是以法蓮的萬萬,瑪拿西的千千。」

約書亞論到約瑟支派繁增的話:書 17:17「約書亞對約瑟家,就是以法蓮和瑪拿西人說,你族大人多,勢力強大,不可僅有一鬮之地,」

在雅各、摩西對各支派的祝福中,約瑟家的以法蓮所得的祝福是「無可計數的繁殖擴增」,他們的話不僅是祝福,更是必然應驗的預言。按照這些預言的話,以法蓮的後裔今天在全地必然是多到不可勝數了,然而,在我們所知道數百萬的「猶太人」中,絕大部分都是猶大和便雅憫支派的後裔,幾乎沒有人稱自己是以法蓮的後裔。這樣,以法蓮的後裔在哪堙H以法蓮支派消失了嗎?神收回祂從前藉雅各剪搭的按手對以法蓮的祝福了嗎?或者神的祝福必須等到來世才會應驗?

但當我們來看摩西所說的話,約瑟的角就是以法蓮的子孫萬萬、瑪拿西的子孫千千,將要牴觸萬民,直到地極,我們就知道,雅各指著以法蓮的祝福:「成為極多的國。」必然在今世,就是基督再來掌管全地之前就會應驗。

為了看見神的話應驗的方式,我們必須知道,「猶太人」這個稱呼所代表的,只包含了以色列子孫中的少部份人,也就是「牆內的枝條」,以及耶穌所說「圈內的羊」。撒瑪利亞的婦人也是雅各的子孫,屬於以色列的某個支派,然而耶穌對她說:「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意思是,救恩是從猶大支派中大衛的後裔而成就的,那後裔就是耶穌自己,她肉身的母親馬利亞是屬於猶大支派的大衛家。猶太人並不視所有的以色列子孫為猶太人,早在羅波安的時代開始,在猶太人的感覺堙A北方的十個支派是背叛者,背叛了大衛家,也背棄了摩西的律法,十支派固然是以色列子孫,卻在以法蓮支派的帶頭下自成一國,與猶大為敵。後來南北二國皆滅,被擄期滿歸回的時候,歸回聖地餘民也是以猶大、便雅憫支派為首、為多數,其他十個支派大多不知去向,似乎「消失了」、失散在各邦國、各民族、各方言中間,許多已難以從外表辨識。

猶太人也有散居在各邦國中的,但兩千年來的歷史告訴我們,猶太人所到之處,自成一格,堅守著摩西的律法,維持了自己獨特的文化。他們造會堂、誦經書、奉割禮,在萬民中是獨特的。猶大和便雅憫的後裔因而成為以色列子孫中最容易辨識出來的,至於約瑟支派連同其他的九個支派,他們的血脈已經匯入了外邦人中,成為猶太人所說「未受割禮之人」、「外邦人」的一部分,其中人數最多的必定是屬於約瑟家的以法蓮支派。

世界各地都有人在臆測他們與以色列人在血緣上的關係,有許多人推測某些民族可能是屬於「散落的十支派」其中之一,其中有些得到了遺傳學和人類學上的佐證,但有些則沒有。「散落的十支派」多數早已放棄了割禮、摩西律法,甚至敬拜列國的偶像,並且與外國人通婚,正如他們從耶羅波安的時代所作的一樣。這些人與外邦人摻雜到一個程度,從外表上已經認不出他們是以色列的子孫。論到這些兒女,神怎麼算?以色列人和外邦人通婚所生的兒女,還算以色列人嗎?申言者何西阿指著這些淫婦所生的兒女說:他們的名字是「不蒙憐恤」、「不是子民」。然而到了有一天,神仍要還要改稱他們的名字是「蒙憐恤」、「是子民」。

以法蓮的後裔已經混雜到萬邦之中了,這個混雜可能超乎你我的想像,可能到一種程度,你、我、街上所見的大部分人,列國中的「外邦人」,肉身堻ㄛy著一分以法蓮的血液,「以法蓮」已經充滿了猶太以外的外邦世界!這或許就是雅各對以法蓮祝福之應驗的方式。

但這個意思是說,全世界都是以色列人嗎?當然不是!按著肉身上或許是,為要應驗從前所說「以法蓮的後裔成為極多的國」的預言,結果以色列人果然多如海沙、無法計數,然而,真正的「以色列人」是那些蒙揀選、悔改轉向神、信入基督的人。唯有當人信入基督之後,神對他們的看法才會從「不蒙憐恤」改為「蒙憐恤」,從「不是子民」改為「是子民」,正如申言者何西阿所預言的。並且這時候,這些人不僅在肉身一面是「海邊的沙」,更在屬靈一面成為「天上的星」,當他們在基督婸X了救贖之後,約瑟支派就得以恢復,這些信主的外邦人多數都是「隱藏的約瑟支派」(必然也有其他支派者),得以重新享受「天上所有的福,地下深淵所藏的福,以及生產乳養的福」。

不然,你是從哪一個門進入新耶路撒冷?是猶大的門?是利未的門?是拿弗他利、西布倫?各人應該各從其支派的門進入,保羅是從便雅憫的門,你若不是從約瑟的門進入,那你是從哪一個門?

從羅波安的時代開始,猶大家(南國,猶太人之代表)和約瑟家(北國,以色列人之代表)一直是彼此對立、嫉妒的,耶穌時代的猶太人瞧不起撒瑪利亞人,看他們如同「雜種」,不與他們往來,然而與外邦混雜的以色列人也敵視猶太人,認為猶太人固守律法、驕傲自大。直到1948年猶太人建國的時候,猶太人稱自己的國家為「以色列」,但是十個支派的弟兄已經不知去向、混雜在外邦世界。其實在神主宰的權柄之下,祂趕散了這些「圈外的羊」,結果已使這十個支派或者「散居」、或者「充滿」了外邦世界!兩千年來,「約瑟支派」與「猶大支派」間彼此常常懷有敵意,外邦基督教徒與猶太人間時而互相敵對、鄙視,然而時候將到,神要將兩根木杖合而為一,使隱藏的支派完全歸回,應驗祂在以賽亞書11章13節以及以西結書37章19節的重大預言。雅各當時如何在床頭上敬拜神,我們也為著神的揀選和預定敬拜祂!並且時候將到,那時我們敬拜父「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時我們要與親愛的猶太弟兄們一同在基督耶穌堙A用靈和真實敬拜祂。

……

平心而論,這篇文章的論點並無太大的偏頗,至少它對信心與主耶穌基督的重視,與我的觀點不差太遠。它的真正問題,是出於「缺乏幽默」

第一、甚麼「不然,你是從哪一個門進入新耶路撒冷?是猶大的門?……你若不是從約瑟的門進入,那你是從哪一個門?」就認真過了頭,說到每個基督徒都好像非要有一點點以色列人血統(即所有謂支派歸屬),否則不能進入天國。

這全然不符合我們因信心稱義的信仰規格。我疑心作者的意思未必這麼「偏」,只是因他缺乏幽默感,有意無意間為「誇張」某些經文,例如「他弟弟(以法蓮)的後裔必成為極多的國」如何「奇妙地應驗」時,一下子興奮過度說過了頭。

第二、甚麼「以法蓮的後裔已經混雜到萬邦之中了,這個混雜可能超乎你我的想像,可能到一種程度,你、我、街上所見的大部分人,列國中的『外邦人』,肉身堻ㄛy著一分以法蓮的血液,『以法蓮』已經充滿了猶太以外的外邦世界!這或許就是雅各對以法蓮祝福之應驗的方式。」你說得未免太「輕描淡寫」,嚴重欠缺層次和深度。

幽默其實是一種「層次感」

我很「保守」,我完全相信「在雅各、摩西對各支派……的話不僅是祝福,更是必然應驗的預言」。我某程度上也接受「『以法蓮』已經充滿了猶太以外的外邦世界!這或許就是雅各對以法蓮祝福之應驗的方式」這種對經文的解說,甚至不認為十分「牽強」。簡單說,我與這位作者的「立場」並沒有很大的分別,所不同的,是一份信仰情懷,或說層次!

甚麼「層次」?

哪就是,對於「以法蓮的後裔必成為極多的國」這些祝福(預言)以這樣的方式「應驗」,你說「奇妙」,我不完全反對,但我更深感覺到的,卻先是一種難以言說的「蒼涼」,然後,是一種言不可盡的「感激」……

(待續)

 

 

 

今天日誌: 「消失的十支派」(一)      2012 年 6 月 7(週四)上午

今天不發牢騷,做點實事。

我說過,我平生最怕與毫無「幽默感」的「宗教人士」說話。譬如啟七的十二支派名單,他們要嗎就將它「全盤靈意化」,以為不過是喻指教會(真以色列人云云),否認與血緣種族上的以色列人有任何關係。要嗎就將它「全盤字面化」,各支派的「旗號」固然是實指,連「十四萬四千」都是實數,「四捨五入」都不可以。總之話不投機,無癮之極!

這兩派一左一右各走極端,為求簡便,我姑名之曰「靈意派」「字面派」

為著啟七的十二支派名單應該按「靈意」還是「字面」去解釋,靈意派與字面派的其中一個爭論重點,就是老早就「消失」的北方「十支派」的族裔,如何可能保留到末日或失蹤多年後在末日「忽然」間冒出來?

靈意派的殺著之一,自然是「訴諸歷史考證」,大意是:

自主前七二二年北國的以色列人(所謂十支派)亡國被擄之後,未聞說他們曾集體回歸或在那裡建國或復國。被擄去的在中亞各國與異族混集,而留下在以色列地的,也與亞述從外地遷入的異族雜婚,成為血統不純的「撒瑪利亞人」。經過二千多年的流徙,除南國的猶大和便雅憫支派外,所謂「失落的十支派」早已不知所終了,即使尚存,也必是非常零散或混雜不堪的,如何可能構成啟示錄第七章那個十二支派整齊列陣的「壯觀場面」呢?

字面派呢?他們的殺著,當然是「訴諸奇蹟」:

上帝總能「奇蹟」地保留十二支派的血脈,到末世來個大復興。

字面派也是會「訴諸歷史考證」的,不過要「追蹤」得非常曲折,例如(原文稍欠通順,略有修改,下同):

其中一個群體是聞名的山地猶太人,是在南方蘇維埃共和國(?)從蘇聯分離出來之後發現的一批人。從以色列而來的代表與他們會面時,發現他們是如何到那裡的。他們追蹤出他們並不是在被巴比倫滅亡時離開以色列,而是在亞述人入侵時。由此可知他們是十族(十支派)的一部分。這些人大部分都已回到以色列。其他仍然認同十族和保留猶太的習俗和儀式行為的族類,還可以在以索比亞(Falashas族),辛巴威(Lemba族 ),阿富汗及巴基斯坦 (Pathan族),印度(喀什米爾),緬甸(Mnashe族),中國 (Chiang-Min.譯者按:居住在四川西部,介於漢人與西藏邊界高山地區的一個民族──藏(一說羌)民)及日本(Hata)中找到。

或是「解釋」得十分迂迴,例如:

但事實上,有相當多十族的人已與外邦人通婚且失去對以色列的認同了,這些人在世上眾多異教民族中是屬於少數民族。但他們混在眾多民族中此一事實,在預言上豈不具有重大的意義嗎?頗引人注目的,是雅各所發出的這個與十族有關的預言。當時他祝福以法蓮,他是十族中最大最重要的先祖。雅各說:「他的後裔必成為多族」 ( 創 48:19)。使徒保羅也提到同一詞「多族」,這是在他提到有關外邦信徒加入神的聖民的一段話中曾出現的:「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羅11:25)。此處保羅引用了創世記。他在此處在以法蓮後裔「多族」(失落十族)和那些相信耶穌的外邦人兩者之中,建立了一道連繫。【來源

以上的引文未必直接用以證明啟七的名單是可以按「字面」解釋的,但原理上可以互通和共用。簡言之:

第一、上帝總可以在你不知道或還不知道的「天涯海角」保留十支派血裔。

第二、就算是明明已經混入了大量外邦人血統的以色列各支派的人,仍可以曲曲折折「算」為以色列人。譬如你只要有十分一以法蓮支派的血緣,你就仍算為以法蓮人。這樣「算」來,十支派當然沒有「失蹤」,只是「泛化」到可能連你自己都分不出來而已。說不定,所謂「失蹤的十支派」,原來一街都是。 

……

我也說過,我平生最怕「考古」,也不愛「咬文嚼字」。我反對將啟七的十二支派名單「全盤靈意化」,最後解成一堆廢話,但也不贊成把它解到如此「全盤字面化」,如此「生硬」和「過分認真」。

最關鍵的,是所謂「支派」的界線與定義,聖經本身都不那麼「認真」,或說容許相當大程度的「靈意解釋空間」,你這樣「認真」幹嗎?

簡單說,忠於上帝的,靈意上就是「猶大支派」,故名單上位列首位;出賣兄弟背叛上帝的,靈意上就是「但支派」,故名單上被徹底除名;信仰動搖立場不穩的,靈意上就是「以法蓮支派」,故雖然得救但因名字不光彩,要在名單上改掛乃父招牌。

總之,整張名單不能「全盤靈意化」地解釋,但名單上的字眼名目,卻可以作「靈意化理解」,如此「中間落墨」,就洽到好處,既符合聖經整體的啟示,不會把上帝給以色列人建國授業的應許踢在一邊,但也不至於像上文引述的「證據」和「解釋」那樣迂迴附會曲折離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