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愛「共 產 主 義」

注意:請從本頁底部開始閱讀

 

今天日誌: 我 愛「共 產 主 義」(四)       2012 年 7 月 17(週二)上午

你能想像以下這幅圖畫嗎?

耶穌基督——當然是總統先生、女皇陛下、天主教皇及所謂大佈道家「代理」的那位「耶穌基督」──「帶領」著如來佛祖觀音大士太上老君各大「神明」與喇嘛聖僧摩門鉅富法輪大師等一眾「善信」,打著「反共」(或「反恐」「反納粹」之類,沒有所謂)的旗號組成一個包融萬教的「宗教大同盟」

出 20:3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徒 4:12 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約一 2:22-23 誰是說謊話的呢?不是那不認耶穌為基督的嗎?不認父與子的,這就是敵基督的。 凡不認子的就沒有父。認子的連父也有了。

在聖經為「不可能」的,共濟會「做到了」,連蔣總統先生都做到了!

有一件工作值得我們去做,便是向共產主義發動一次全世界的宗教性反攻。自由世界的宗教大軍,在基督教的領導之下,再由其他宗教的十億信徒所支持和參加,接受共產主義無神論者的挑戰,動員起來,阻止撒旦的邪惡挑戰。如此纔可以迫使共產黨在思想戰場上採取守勢。

暴亂黑暗和窮兇極惡的共產主義鴟張到了今天這種地步,凡信奉耶穌基督的人,都應該在耶穌的十字架下,與那些反共、反侵略、反奴役和愛自由、愛和平的人們攜手合作,本著耶穌復活的精神,組成一條反共陣線,向共產主義發動一次信仰上的十字軍戰爭,並掃除共產主義處處滲透的邪惡力量。藉這宗教十字軍,我們可以再度證實耶穌在被釘十字架後三日「復活」的神蹟,也就是上帝的永恆真理終將克服黑暗和死亡的禍害。【見昨天日誌】

果然凡事皆有「可能」!

但「自由世界的宗教大軍,在基督教的領導之下,再由其他宗教的十億信徒所支持和參加」,這樣的「宗教大聯盟」究竟是一頭甚麼樣的「怪物」?只能是「宗教大淫婦」!甚麼樣的「基督教」可以「領導」這樣的怪物呢?真正的基督徒,這些鬼話連說出來都是褻瀆,更別說提倡、參與甚至領導這樣的「宗教大聯盟」!

如果你還知道自己信甚麼,你該知道,你加入這個「宗教大同盟」去「反共」之前,你必須先「反上帝反基督」——將耶和華上帝虛化為一個含混至高神,將耶穌基督矮化為一位良善夫子。事實是,你「共」未反成,卻首先反了自己最根本的信仰!

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幹著甚麼?

……

這是一場靈界的「陳橋兵變」

當年,後來的宋太祖趙匡胤「虛報」遼軍壓境的軍情,調動京師大軍「北上抗敵」云云,卻半路在「陳橋」自編自導自演一場「黃袍加身」,「北上抗敵」沒有下文,卻率大軍回師已經守備一空的京師,輕而易舉就謀朝篡位,奪取了後周政權。參看維基

歷史重複非常神似,共濟會用虛構、誇大,甚至扶植及泡製等手段伎倆,豎起一個又一個「大反派」(所謂「人類最大的敵人」云云),再借「反共」或「反恐」等等借口,「調動大軍」到它的掌控之下,待時機成熟,就回師「謀朝篡位」。

當年,趙匡胤的「抗遼」當然是借口,以「抗遼」為名調動(控制)大軍發動政變才是事實。換個說法,他要「消滅」的不是「遼」而是「後周」政權;再換個說法,後周天子最致命的敵人不是「外敵」而是「家賊」。

弟兄姊姐,恕我直言,被大英帝國「溫水煮蛙」洗腦洗了三百年,加之不讀甚至看不起讀中國史,讀經只為不相干的「應用」,我實在擔心你的「智商」已經不足以明白這樣顯淺的比喻。

共濟會及它的「代辦」以「反共」等類為借口,號召全世界建立「宗教大同盟」去「反共」,但你知道嗎?「共」未反成,你卻已經不知不覺將你的「兵權」拱手交給共濟會,任它以「反共」為借口支配調動。到最後,你發現已經太遲了:共濟會「反共滅共」是假的,架空你的信仰,篡奪你的「兵權」然後「消滅」你(的基督信仰)才是真的!

事到如今,你若然還是要相信你的女皇陛下總統先生港英精英鉅富買辦甚至「牧師學者」,隨夥「反共」,甚至無聊到去反根本毫無殺傷力的「CY」,算,那就各安天命吧!

 

 

 

今天日誌: 我 愛「共 產 主 義」(三)       2012 年 7 月 16(週一)上午

今天不多說話,因為真理明明白白,不是憑我說的;真相亦明明白白,不需要我來多說。

一生以「反共」為「神聖任務」,又掛著副「虔誠愛主」的(偽)基督徒嘴臉的蔣介石,究竟他真的「反共」,還是借「反共」為名反上帝反基督為實,與那一夥「總統先生」與「女皇陛下」朋輩同黨「共濟一家」?

你說你不相信「中共」的「倒蔣宣傳」,也應該信「蔣總統先生」自己怎樣說吧引文來源。(這篇文章有非常「正規」的出處,絕對未經中共更改刪削,大家可「放心」讀!)

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中華民國五十年【即1961年】十二月三十日應美基督教雜誌之請所撰證道詞——

蔣介石

鮑林博士(Dr·DanieI A·Poling)最近來函,請我為「基督教前鋒報」(Christian Herald)撰寫一篇證道詞,他建議的講題如下:「假如你給美國人證道,你將講些什麼?」

今日世界,沒有一個問題較共產主義問題更為嚴重。在共產主義者征服世界的大計中,他們把美國視為主要敵人,並且決心要貶抑它、侮蔑它和摧毀它。除非美國人明白認識這個迫切的危險,而採取和它搏鬥或遏阻的必要措施,否則,不獨他們自由的生活,而且在其全國人民生活中佔有十分重要地位的基督教,也將一同被其奴役被其埋葬。自上帝創造宇宙以來,人類從未面臨過比今日更大的災禍。若以共產主義的威脅所造成的災禍來比較,則聖經舊約所記載的大洪水,也就微不足道了。

共產主義擴張之迅速,殊令人驚異。勸服八億五千萬人皈主,費時達一千九百多年之久;而在短短的四十年中,全世界竟有半數人口被關入「鐵幕」之內。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十五年來,已有八億人口,生活在共產主義的奴役暴政之下。它的侵略步伐,正獲得與時俱增的速度。我們可以靜下來自問一聲,我們是否已經到了像啟示錄二十章所說的一千年的盡頭呢?「撒旦必從監獄堻Q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的列國,就是歌革和瑪各,叫他們聚集爭戰;他們的人數多如海沙。」

聖經學者們都認為,撒旦一旦從獄中被釋放出來,力量可能非常強大。撒旦的化身共產主義不僅與上帝作戰,而且有意耍弄上帝。前蘇俄國防部長朱可夫,曾邀請南斯拉夫人將來到月球去拜訪他和他的同僚。俄國人誇耀著科學方面的成就,於得意忘形之餘,可能犯自由世界的心理,估計錯誤,而對北美大陸發動一次突襲,亦未可知。

共產匪徒為了貪得無厭地建立它的獨裁政權,既然毫不猶豫地用刀劍和饑餓的方式,使中國大陸上億萬人民,不但剝削了自由,完全被其奴役,而且他們屢次公開地宣佈,只求其能實行共產主義,赤化世界,即使犧牲了中國大陸二分之一的人口,亦在所不惜的。屠殺下四千萬人口,難道它們不可能像莫斯科所一再提出的恐嚇,發動一次核子突襲,就要埋葬美國二分之一的人口嗎?它們是上帝的敵人,有什麼方法可以遏阻它們去毀滅世界上這個最強大的基督教國家呢?這個基督教國家,正是它們征服全球的障礙。

這種推測固然令人心悸,但是,共產黨歷次在外交和軍事方面佔了上風,沾沾自喜,自我陶醉,可能會從事最輕率的冒險。共產黨征服世界的居心,是不變的,所以在自由陣營中,那些與它妥協或安撫的企圖,結果必將導致屈服和潰敗。

倘若自由世界仍將試圖與共產黨尋求和平,與侵略者談判裁軍協議,或者相信,共匪一旦獲準進入聯合國,即會接受國際組織的約束,那麼,這座和平的殿堂將會變成窩藏盜賊的淵藪。我們不要忘記主耶穌曾經對十二門徒說過:「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和毀壞。」(約翰福音十章十節)

任何與共產黨徒妥協的企圖,等於開著眼睛,自甘墜入共黨的陷阱,或開門揖盜。假如自由世界遵循這一途徑,則它不但不是重建上帝的殿堂,而且開拓一條自趨淪亡的道路。這種妥協的努力,正是敦請撒旦來君臨世界。願上帝不要準許我們去做出這種罪惡的蠢事!祈主拯救我們,不要盲目地陷入這種如意想法的樂觀。

共產主義的反神思想,使共產世界與自由世界之間的和平為不可能。馬克斯在共產黨宣言中,即曾指出,共產世界和自由世界之間,存在著一道無可彌補的鴻溝。他說:「共產主義不需要永恆的真理,而且,它要廢除一切宗教和道德觀念。」他另一次說:「打倒上帝,打倒教會,擁護共產主義,你便獲得世界上的一切東西。」

處此日益黑暗的環境中,我要問一句:自由世界正日趨式微嗎?這個問題的答案,要看我們能集中多少力量來對付共產主義的挑釁。在這個擾攘不寧的世界堙A最迫切的一件事,是人類歸順上帝。我們是否肯像早期的基督徒一樣,事事以主基督為先,拒絕崇拜那假借共產主義形式的魔鬼呢?我們是否打算背棄中國大陸上那些因拒絕信奉馬克斯主義,而遭受迫害與被奴役的千千萬萬基督徒呢?

面臨著共產主義的威脅,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應該遵照神的指示,為我們的信仰而犧牲。舍己的意義是什麼?凡不懂這個秘訣(捨己)的人,就失去了生命的意義。有人說,捨己應該解釋為履行痛苦的職責,而不是一種理想,這註釋是不正確的。我們的救主耶穌把捨己看作一種生活的方式。他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富。」

我們不必灰心。處在這嚴重的情況之下,基督教世界不應以失敗主義自棄。沒有什麼比恐懼共產主義,更有助於共產主義的達成其目的。假若我們保持對永恆價值的真正信念,我們將能認清,我們手中握有許多打擊共產主義的武器。

有一件工作值得我們去做,便是向共產主義發動一次全世界的宗教性反攻。自由世界的宗教大軍,在基督教的領導之下,再由其他宗教的十億信徒所支持和參加,接受共產主義無神論者的挑戰,動員起來,阻止撒旦的邪惡挑戰。如此纔可以迫使共產黨在思想戰場上採取守勢。

暴亂黑暗和窮兇極惡的共產主義鴟張到了今天這種地步,凡信奉耶穌基督的人,都應該在耶穌的十字架下,與那些反共、反侵略、反奴役和愛自由、愛和平的人們攜手合作,本著耶穌復活的精神,組成一條反共陣線,向共產主義發動一次信仰上的十字軍戰爭,並掃除共產主義處處滲透的邪惡力量。藉這宗教十字軍,我們可以再度證實耶穌在被釘十字架後三日「復活」的神蹟,也就是上帝的永恆真理終將克服黑暗和死亡的禍害。

現在正是發動這種反共十字軍運動的最恰當時間。共產黨的暴力統治儘管有它的效率,但是它們已吸乾了鐵幕後人民精神生命的泉源。歷史昭示我們,人類是以神為中心的動物,信奉上帝即可得到人類所渴求的任何東西,若無信仰,人類的靈魂即趨於淪亡。

在信神的宗教戰場上,與共產主義作戰,就是打擊它最薄弱的要害。與教會為敵,共產主義便立不住腳跟。已故全世界五億天主教徒的精神領袖,八十一高齡的教宗庇護第十二世曾於一九五七年十月五日就蘇俄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後發表演說謂:「讓我們明確地宣告,基督教會決不考慮不經一戰而在它公開的敵人——無神論者的共產主義——面前退卻。這一場戰鬥將持續到底。不過,我們所使用的是基督的武器。」

我們面對著蘇俄在科學方面的成就,如把人送入太空,而若我們對本身失掉信心,不藉思想戰來反擊敵人,則共產主義可能安穩地走上勝利之道。但是,認識了自由人類心靈中的偉大,我確信這種情形不致於發生。在神的指導之下,未來的世界是屬於我們的。

我們已開始認識,一個軟弱的基督教是永遠得不到成果的。軟弱的基督教面臨了共產主義的殘忍和暴力,只有束手待斃,若是遵照基督所行者行之,還有什麼不可為的事呢?耶穌並沒有答應給我們安逸和享樂,他只許給我們一個值得為它生活,為它戰鬥和為它犧牲的十字架,凡我基督徒要及時認清,在「各各他」被釘十字架之前,便是喀西瑪尼。耶穌在那媔}啟了精神力量的泉源。沒有喀西瑪尼,也就沒有「各各他」了。願全世界的基督徒,恢復先聖們的信仰:「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八章二十節)

……

我暫不「評論」,我好想你們自己看明自己想通,如果你們到底還是看不明想不通,我真疑心你信的是哪位基督,讀的是哪本聖經!

中共不是好人,但反共的就是好人嗎?你的「邏輯」不是簡單成這個樣子吧!

眼下,你盲目追隨那些「反共鬥士」、「港英精英」以至紅衛兵似的「八九十後」去「倒CY」,但是「CY倒了」,最終「益左邊個」,還不是讓「共濟幫地產黨大英餘孽」紛紛回朝???

如果你不是基督徒,我不怪你,各為其「主」,你不知道不在乎我們「主」基督「姓甚名誰」,無可厚非!但你若是基督徒,卻竟不知道西共(共濟會)比中共更加邪惡詭詐加更危險百倍,只靠常識純按感覺來判定「分別善惡」,無知地以為「邪惡」的對立面必定是「正義」,以為「倒了邪惡」剩下的自然都是「正義」,那我知道,你一腦子裡的都是「荷里活電影」(如《xx聯盟》之類)的世界觀,並沒有半點是基督教的!

我還有甚麼話可說。

 

 

 

今天日誌: 我 愛「共 產 主 義」(二)       2012 年 7 月 14(週六)上午

馬克斯版本和共產黨代理的共產主義,是無神論的、是唯物主義的、是階級鬥爭的,都不合聖經。但誰告訴你,共產主義只有一個版本,只有一家代理?

知不知道,你大刀闊斧,砍去共產主義中的無神論、唯物主義、階級鬥爭,剩下的,自然所餘無幾,但其中合於聖經真理的成分,比整個資本主義加起來都要多出百倍?資本主義,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沒有一個字是符合聖經真理的。

真相是詭異得不言說:

共產主義,有一層很厚的「反基督教外殼」,但是,你若耐心拆到底,會發現在其最深處,竟是很有深度的基督教;而資本主義,披著一層薄薄的「基督教包裝」,但你挖下去,便會發現最終是徹徹底底的反基督教。

……

利未記廿五章,明明白白,是聖經啟示的「共產宣言」,但我疑心在已被「倫敦金融城」的「市場經濟學」徹底洗腦的所謂「教會」裡,它已經失傳。

安息年

1耶和華在西奈山對摩西說:2「你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到了我所賜你們那地的時候,地就要向耶和華守安息。3六年要耕種田地,也要修理葡萄園,收藏地的出產。4第七年,地要守聖安息,就是向耶和華守的安息,不可耕種田地,也不可修理葡萄園。5遺落自長的莊稼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取葡萄。這年,地要守聖安息。6地在安息年所出的,要給你和你的僕人、婢女、雇工人,並寄居的外人當食物。7這年的土產也要給你的牲畜和你地上的走獸當食物。」

禧年

8「你要計算七個安息年,就是七七年。這便為你成了七個安息年,共是四十九年。9當年七月初十日,你要大發角聲;這日就是贖罪日,要在遍地發出角聲。10第五十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在遍地給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這年必為你們的禧年,各人要歸自己的產業,各歸本家。11第五十年要作為你們的禧年。這年不可耕種;地中自長的,不可收割;沒有修理的葡萄樹也不可摘取葡萄。12因為這是禧年,你們要當作聖年,吃地中自出的土產。13「這禧年,你們各人要歸自己的地業。14你若賣甚麼給鄰舍,或是從鄰舍的手中買甚麼,彼此不可虧負。15你要按禧年以後的年數向鄰舍買;他也要按年數的收成賣給你。16年歲若多,要照數加添價值;年歲若少,要照數減去價值,因為他照收成的數目賣給你。17你們彼此不可虧負,只要敬畏你們的上帝,因為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

安息年的問題

18「我的律例,你們要遵行,我的典章,你們要謹守,就可以在那地上安然居住。19地必出土產,你們就要吃飽,在那地上安然居住。20你們若說:『這第七年我們不耕種,也不收藏土產,吃甚麼呢?』21我必在第六年將我所命的福賜給你們,地便生三年的土產。22第八年,你們要耕種,也要吃陳糧,等到第九年出產收來的時候,你們還吃陳糧。」

贖房地產的條例

23「地不可永賣,因為地是我的;你們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24在你們所得為業的全地,也要准人將地贖回。25你的弟兄註若漸漸窮乏,賣了幾分地業,他至近的親屬就要來把弟兄所賣的贖回。26若沒有能給他贖回的,他自己漸漸富足,能夠贖回,27就要算出賣地的年數,把餘剩年數的價值還那買主,自己便歸回自己的地業。28倘若不能為自己得回所賣的,仍要存在買主的手堛膘嚌H年;到了禧年,地業要出買主的手,自己便歸回自己的地業。29「人若賣城內的住宅,賣了以後,一年之內可以贖回;在一整年,必有贖回的權柄。30若在一整年之內不贖回,這城內的房屋就定准永歸買主,世世代代為業;在禧年也不得出買主的手。31但房屋在無城牆的村莊堙A要看如鄉下的田地一樣,可以贖回;到了禧年,都要出買主的手。32然而利未人所得為業的城邑,其中的房屋,利未人可以隨時贖回。33若是一個利未人不將所賣的房屋贖回,是在所得為業的城內,到了禧年就要出買主的手,因為利未人城邑的房屋是他們在以色列人中的產業。34只是他們各城郊野之地不可賣,因為是他們永遠的產業。」

借貸給窮人的條例

35「你的弟兄在你那堶Y漸漸貧窮,手中缺乏,你就要幫補他,使他與你同住,像外人和寄居的一樣。36不可向他取利,也不可向他多要;只要敬畏你的上帝,使你的弟兄與你同住。37你借錢給他,不可向他取利;借糧給他,也不可向他多要。38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曾領你們從埃及地出來,為要把迦南地賜給你們,要作你們的上帝。」

贖回奴僕的條例

39「你的弟兄若在你那媞朮末a乏,將自己賣給你,不可叫他像奴僕服事你。40他要在你那媢雀惜u人和寄居的一樣,要服事你直到禧年。41到了禧年,他和他兒女要離開你,一同出去歸回本家,到他祖宗的地業那堨h。42因為他們是我的僕人,是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不可賣為奴僕。43不可嚴嚴地轄管他,只要敬畏你的上帝。44至於你的奴僕、婢女,可以從你四圍的國中買。45並且那寄居在你們中間的外人和他們的家屬,在你們地上所生的,你們也可以從其中買人;他們要作你們的產業。46你們要將他們遺留給你們的子孫為產業,要永遠從他們中間揀出奴僕;只是你們的弟兄以色列人,你們不可嚴嚴地轄管。47「住在你那堛漸~人,或是寄居的,若漸漸富足,你的弟兄卻漸漸窮乏,將自己賣給那外人,或是寄居的,或是外人的宗族,48賣了以後,可以將他贖回。無論是他的弟兄,49或伯叔、伯叔的兒子,本家的近支,都可以贖他。他自己若漸漸富足,也可以自贖。50他要和買主計算,從賣自己的那年起,算到禧年;所賣的價值照著年數多少,好像工人每年的工價。51若缺少的年數多,就要按著年數從買價中償還他的贖價。52若到禧年只缺少幾年,就要按著年數和買主計算,償還他的贖價。53他和買主同住,要像每年雇的工人,買主不可嚴嚴地轄管他。54他若不這樣被贖,到了禧年,要和他的兒女一同出去。55因為以色列人都是我的僕人,是我從埃及地領出來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

……

盲的都看得出來,西方那些所謂基督教國家,若謹守遵行聖經的教訓,嚴格限制甚至禁制「土地買賣」和「放債取利」,怎可能出現今天的「金融霸權」與「地產霸權」?

聖經明明擺著,我們不好好去誦讀、傳述和遵行,反聽信那些「買辦富豪」及他們的「打手」,就是那些所謂「財經專家」的歪謬詭論。最可憎的,是那些掛著基督教招牌的「牧師學者」,不斷明示暗示「聖經已經過時」,發放禁制「土地買賣」和「放債取利」不利累積財富繁榮社會之類的鬼話連篇,替「資本主義財神教」臉上貼金保駕護航。

對,考之聖經,猶太人從未認真守過安息年,更別說禧年了,到亡國之際,通國上下更已淪為「金融霸權」與「地產霸權」的天下,與今天沒多少分別。事實上,人同此心,並不用我們的「財經專家」提點,猶太人的老祖宗一早就覺得上帝吩咐的安息年與禧年制度不切實際不合時宜,而寧願一面倒地引入迦南人「實實際際」的「巴力財神教」。

聖經版本的共產主義不是現在才「過時」,而是三千年前已經「過時」。三千年前猶太人己經傾向「走資」,不肯信守聖經版本的共產主義,更何況我們今天被「倫敦金融城」的「財經專家」調教了二百多年的現代人?

但你的智商還可以「正常」一點嗎?

誰告訴你這世界只有兩條路,一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之路,一是「共產主義計劃經濟」之路,而前者是唯一的「生路」,「除它以外,別無拯救」?

聖經本來明明白白童叟無欺,上帝幾千年前已為我們設計了第三條路,就是以愛神愛人為綱領的聖經共產主義。馬克斯及中共版的共產主義的大錯謬,是他們以無神論(不愛神)及階級鬥爭(不愛人)為綱領,要達到類似聖經共產主義的理想,卻用反聖經共產主義的手段,這樣緣木求魚,又怎可能不搞到一塌胡塗天怒人怨呢?

可憐是世人無知,「牧師學者」更無知,明明有兩寸厚的聖經,還開口上帝閉口基督,卻是眼盲心瞎,看不到聖經其實是贊成真正共產主義的,竟以馬克斯及中共版的共產主義的錯謬和失敗,來「證明」西方資本主義的合理和成功,更胡里胡塗到將資本主義的「財神巴力」當做耶和華上帝來拜,以為總比無神論的共產主義更接近基督教云云。如此而賊父不分,能不誤盡蒼生?

……

作為中國人,作為基督徒,我萬般心痛。

我們中國人有著孫中山這位真正的偉人,卻「無福消受」,不能領會和實踐他嘔心瀝血的「平均地權」(一種溫和共產主義)的理想,結果,就將自己的命運拱手交給了蘇聯打手毛匪及美國走狗蔣賊。毛匪斷然不是好人,但對於基督徒,蔣賊的(偽)基督徒形象的欺世盜名(稍後說),遺禍更大百倍。

同類卻更悲哀的,是我們基督徒明明有聖經版的共產主義,卻一樣「無福消受」,還自作聰明,左的嫌它不夠左,右的厭它未夠右,結果,就將自己的命運先後拱手交給中共與西共手裡。同樣地,中共斷然不是好人,但對於基督徒,西共的(偽)基督徒形象的欺世盜名,遺禍更大百倍。

中共不仁,西共不義,眼下似乎已經揀無可揀。但上帝並無負於我們,因為祂本來給了我們大仁大義的「第三種人」,可惜我們有眼無珠,都給我們殺了,釘在十字架上!

 

 

 

今天日誌: 我 愛「共 產 主 義」(一)       2012 年 7 月 13(週五)上午

寫罷有志竟成?──廣州.黃埔軍校後,兩天來,幾乎說不出一句話。

寂寞啊!人世間竟然有這樣的寂寞!

孫中山,千古一人,夢比天高,一生都想在中共與西共之間,資本與共產之間走出第三條理想與大同之路,卻被政客擺弄,被群眾遺棄,被人間誤解。曾經寫過「有志竟成」,卻終而懷著「未竟之志」撒手人圜。至今,天下已被中共與西共瓜分,被偽共產黨與真地產黨共管,革命終歸沒有成功,更可憐的,是連同志都沒有一個!

寂寞啊!人世間竟然有這樣的寂寞!

孫中山是「民主先驅」,但他心目中的民主,與自以為正義的「抗共分子」、一臉媚態的「港英精英」、大吵大鬧的「八九十後」的所謂「民主」,有天淵之別;孫中山也是「親共主腦」,但他心目中的「共產主義」,與只會鬥地主搞專制欺負孤兒寡婦的共產黨的「共產主義」,亦截然不同。

與魯迅一樣,孫中山是「第三種人」,但世界容不下「第三種人」,他們都注定寂寞。

……

今天,共產主義早成了「洪水猛獸」和「專制落後」的同義詞,而「主流教會」的世界觀,更不過是由「倫敦金融城」一手設定的「市場經濟學」的延伸。我們數典忘祖,一早就忘記了「共產主義」在聖經裡本來有著極深厚的根源。

共產黨將「共產主義」實踐及演繹得一塌胡塗天怒人怨,那是一回事,但聖經中有明明白白刻骨動人的「聖經版共產主義」,是每個基督徒都應該念念在茲一生追求的信念與理想,又是另一回事。

我愛「共產主義」!

我愛孫中山心目中那種「共產主義」,更愛「聖經版共產主義」!

……

我常常感到無比震驚,我很驚訝為甚麼許許多多的「基督徒」竟然全然不愛「共產主義」。我驚訝我讀的聖經,明明到處都是「共產主義」,而他們讀的聖經,卻到處都是「美式民主論」與「英式經濟學」!

不要告訴我因為共產黨的「實踐」惡劣失敗,「理論」也歪謬偏激,所以你就放棄或不信「共產主義」,這就正如你不要告訴我,因為曾經婚姻或戀愛失敗,你就不相信異性甚至不相信愛情一樣!

假如,你真「相信愛情」,你只會因為婚姻或戀愛失敗,而更加嚮往愛情,希望終可在天上人間的某處,尋著真愛,遇上真情。

不要自欺,你不愛「共產主義」的真正原因只得一個,就是你一腦子都是「私產主義」,你中「資本主義財神教」的毒已經深入骨髓,你老早就分不清誰是耶和華誰是巴力,誰是瑪門誰是上帝!普世教會最後會向共濟會敵基督「投誠」,你以為我誇張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