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家 歸 晉」

注意:請從本頁底部開始閱讀

 

今天日誌: 「三 家 歸 晉」(下)         2012 年 7 月 20(週五)上午

三國大勢,終走向「三家歸晉」,運移大漢祚,星殞五丈原,天下奇才諸葛亮縱使鞠躬盡瘁,亦無以迴天。徒使千秋灑淚,萬代同悲。三國風流人物,卒如大江東去,後主不思蜀,三馬飲一槽,降幡出石頭,天下一統,最終,竟歸於最卑鄙齷齪陰刻惡毒的司馬家族。

命矣乎?

歷史之重複,何其神似?──末日大勢,亦必走向一個「三家歸晉」之局。潛伏所謂「基督教西方」多年的共濟魔頭——「靈界司馬昭」,滅漢(中國)篡魏(教會)吞吳(天下),與三國之終局,竟如出一轍。

亦命矣乎?

卻幸皇天有眼,卑鄙齷齪的司馬家之所謂「得天下」只如過眼雲煙,西晉歷時五十二年就玩完,東晉雖有百年左右,但只能偏安江左瑟縮一隅,且其朝政大權由王、謝等江南大族把持,之後更內亂頻生,司馬家族只能苟延著西晉的「招牌」。

卑鄙齷齪的司馬家族生出一群卑鄙齷齪的子孫——司馬昭子司馬炎(晉武帝)荒淫無道,司馬炎子司馬衷(晉惠帝)是個白痴皇帝,終於出了個耶洗別似的奸后賈南風干政弄權,然後搞出司馬一家叔伯兄弟爭權奪位自相殘殺的八王之亂,再因內政不修惹來五胡亂華之外患,國家四分五裂,較之「三分天下」更加分崩離析。最折墮的,是西晉末代皇帝懷、愍二帝(司馬昭孫及曾孫)亡國被擄還不夠慘,更要飽受羞辱,要做牽馬、斟酒甚至洗杯子的奴僕,最後都不得好死【參考】

司馬昭「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

日子無聊,上網查找人們會以為哪個朝代是中國歷史上「最壞的朝代」,心想:「非晉朝(至少是西晉)莫屬了!」誰知,竟沒有多少人提及晉朝,心中自是不忿!

後再細思明辨,終於恍然大悟。人們不提晉朝,不是因為晉朝不夠壞,而是人們「想不起來」──在中國的芸芸朝代之中,壓根兒「想不起」曾經有過一個晉朝來。

為甚麼呢?

是國祚太短麼?──但秦朝只有十六年,然而秦始皇兵馬俑,赫赫有名誰人不知?再說,蜀漢政權不過四十餘年,比西晉更短,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不是傳誦至今膾炙人口,電視電影拍完又拍麼?雖然時下興「翻案」,但是任你怎麼翻,三國人物典故都基本「定評」──有大體公認的評價與地位,以致沒有了「桃園結義」的「新三國」,就被人罵到七彩!

有人說,「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就是發生在西晉時的啦!「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當然許多人都知道,但是它發生在晉朝不晉朝,我不相信有多少人知道,更不相信有誰會在乎!

三國人物的名號,臥龍鳳雛五虎將,連小孩子都能啷啷上口,但晉朝人物,你能想起誰呢?最為人所知並且知道他們與晉朝有點關係的,我疑心就只有西晉時的「竹林七賢」與東晉時的陶淵明了!但是,「竹林七賢」典故中的「劉伶病酒」與陶淵明大作裡的《歸去來辭》與《桃花源記》,透露的,卻是連他們都想借醉酒或歸隱「忘記」這個「晉朝」的事實。

更耐人尋味的,是造西晉反的劉淵明明是匈奴人,卻姓「劉」,因為其先祖曾與漢室通婚約為「兄弟」。劉淵造反時,就立國名「漢」,自稱「漢王」,還追尊蜀漢後主劉禪為孝懷皇帝,以漢室繼承人自居,儼然是「劉備二世」。劉淵這個「認親認戚」之舉當然是「政治宣傳」多於一切,但這也足以反映,連西晉當代的老百姓都想「忘記」這個不知所謂的司馬晉朝,而「想起」劉備的漢室正統。【參考】

魯迅曾說,一個朝代太短,為該朝代寫歷史的是後代人,就難免把它寫差,像秦朝就好像沒個好人似的。但大家比較,蜀漢與西晉,國祚相若,但連「後代」的陳壽(原為蜀漢舊臣,而後仕於晉朝)寫《三國志》,都寫不出蜀漢多少「壞話」來。卻是這個晉朝,連當代人都想把你「忘記」,那麼後世人把你「想不起來」,不是理所當然麼?

把你「想不起來」不是你不壞,

而是你壞到不配被人「想起來」!

心涼呀!

……

末世的「三家歸晉」的「後話」必定如此。

毒蛇之種共濟魔頭大英帝國「滅漢(中國)篡魏(教會)吞吳(天下)」的惡計雖會得逞於一時,但終必沒有好下場。正如歷史會「忘記」司馬晉朝,我們的天父上帝,更要在永恆中永遠「忘記」這一切奸邪孽種。正如經上詩37記著說:

1 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
2 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乾。
3 你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實為糧;
4 又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將你心堜狳D的賜給你。
5 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他,他就必成全。
6 他要使你的公義如光發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
7 你當默然倚靠耶和華,耐性等候他;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
8 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
9 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惟有等候耶和華的必承受地土。
10 還有片時,惡人要歸於無有;你就是細察他的住處也要歸於無有。

是的──

還有片時,惡人要歸於無有;

你就是細察他的住處也要歸於無有。

阿們!

記得,「三家歸晉」只是末日決戰的「序曲」而決非「終章」,好戲在後頭,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要成就這事!

 

 

 

今天日誌: 「三 家 歸 晉」(中)         2012 年 7 月 19(週四)上午

依乎聖經啟示,撒旦自始至終的形像都是一個「篡位者」而非「侵略者」。

撒旦本是上帝身邊「紅人」,深得「寵信」,是「位極人臣」的天使長,與曹操、曹丕、曹叡在位時的司馬懿、司馬師及司馬昭相似。以西結書廿八章提到的推羅王(基路伯)極可能就是撒旦的「原型」:

結 28:12人子啊,你為推羅王作起哀歌,說主耶和華如此說: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13你曾在伊甸上帝的園中,佩戴各樣寶石,就是紅寶石、紅璧璽、金鋼石、水蒼玉、紅瑪瑙、碧玉、藍寶石、綠寶石、紅玉,和黃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堙A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預備齊全的。14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上帝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15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後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

據創世記三章,撒旦(蛇)之所以可輕易「混」入伊甸園中,在上帝與始祖之間製造「分化」,最可能的原因,是牠根本不用「混」入伊甸園中,因為牠本來就可以「合法地」在伊甸園(即上帝的園子)中自出自入,甚至就是伊甸園的「保安主管」,與創四提到的基路伯(伊甸園守衛)職權相似,甚至職級必定更高得多:

創 4: 24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

誰知,牠竟然利用職權製造「挑撥離間」的事端。

在約伯記,撒旦作為「挑撥離間者」的鮮明形像再次出現。不過,這次是倒過來在上帝面前說人壞話,而非在人面前說上帝壞話:

伯 1: 6有一天,上帝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撒但也來在其中。7耶和華問撒但說:「你從哪堥荂H」撒但回答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8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上帝,遠離惡事。」9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上帝,豈是無故呢?10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11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12耶和華對撒但說:「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

須當心的是,與這「挑撥離間者」形像並存的,是撒旦同時有一個「政治紅人」的形象──牠的地位足以「干政」,可以與聞天上的朝廷會議,可以議論朝政,甚至牠的意見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

這「位極人臣」的顯赫地位,與撒旦意圖發動政變謀朝篡位的「篡位者」形象互為表裡密不可分。以賽亞先知論及「巴比倫王」的這一段,就形象鮮明地描繪了撒旦的篡位野心:

賽 14: 12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從天墜落?你這攻敗列國的何竟被砍倒在地上?13你心奡蕃﹛G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上帝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14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撒旦本來已經位極人臣,像曹叡駕崩時受託輔助曹芳執政的司馬昭一樣,但「人心不足」,牠要「更進一步」,要「與至上者同等」,謀朝造反。

到新約,撒旦作為「篡位者」的形象,再以「敵基督」「大罪人」的造型多次出現:

太 24: 4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5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15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讀這經的人須要會意)。16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

帖後 2: 2我勸你們:無論有靈、有言語、有冒我名的書信,說主的日子現在到了,不要輕易動心,也不要驚慌。3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4他是抵擋主,高抬自己,超過一切稱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自稱是上帝。【上段「站在聖地」與這段「坐在上帝的殿堙v都有十足的「造反意味!」】

啟 6: 2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這是「冒牌白馬王子」,對比:啟19:11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按:即是這位才是「真命天子」),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15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並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醡。16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

我說過無數次,一切重要的真理都絕不會是某位聖經作者心血來潮說一說就沒有下文的。撒旦是一位「位極人臣」並且意圖從內部顛覆及奪取上帝政權的「篡位者」,是「靈界的司馬昭」,這是一整本聖經公認的結論。

聖經一致認定,以色列(教會)最可怕的敵人不在外面而在裡面。外在的敵人或異教,從亞述到中共到回教,對以色列(教會)的殺傷力有限,但內在的臥底與異端以至故示「友好」的「盟友」,從耶洗別到猶大到最可怕的共濟會,才是致命的「毒瘤」。

曹操聰明一世機心算盡,東防孫吳,西防蜀漢,卻痴痴迷迷招來一個「家賊」──司馬家族,一手斷送自己的江山。

悲哀的是,歷史重複得過分地神似:我們的「牧師學者」只曉「神學」卻不通《三國》,也學著曹操,自以為聰明,東防中共,西防回教,卻痴痴迷迷招來一個「家賊」──共濟會,一手斷送自己的江山。

三家能不歸晉乎?

 

 

 

今天日誌: 「三 家 歸 晉」(上)         2012 年 7 月 18(週三)上午

新聞更不忍聞,報章更不忍讀,「教會」更不忍睹,因為觸目滿眼,幾乎盡是自以為義的「反共」、一臉媚態的「媚英」、離天萬丈的「福音」與背道而馳的「佈道」。

這是個甚麼世界?──中國人不知亡國恨,基督徒不知亡教慘,卻痴痴迷迷學人「反共倒CY」,實質卻是免費替共濟魔頭大英帝國(美國只是其延伸)做打手,做自己的國家民族與基督信仰的掘墓人。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共濟會處心積慮的,不外乎是「外吞中國內滅教會」,因為共濟魔頭大英帝國要謀朝奪位一統天下的最後障礙,在外面的是中國,在裡面的是基督教(教會)。

這個靈界「司馬昭」——共濟魔頭大英帝國,與歷史的司馬昭打著幾乎一個模樣的如意算盤。歷史的司馬昭對內蠶食曹魏政權伺機某朝奪位,對外擴充軍力發動戰爭吞蜀滅吳,最終目的,自是「三家歸晉」。

關於這個歷史的「三家歸晉」(又稱「三分歸晉」),引兩小段「維基」粗作介紹:

魏甘露五年(260年)四月曹髦(曹丕之孫,史稱魏廢帝)見王沈、王經、王業等人,憤慨說道:「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吾不能坐受廢辱,今日當與卿等自出討之。」並率領宮人三百餘人討伐。有近臣先行向司馬昭通風報信,司馬昭馬上派兵入宮鎮壓,雙方在宮內東止車門相遇,中護軍賈充在南闕下率軍迎戰曹髦,賈充命令成濟殺曹髦,成濟一劍從曹髦胸部刺穿,曹髦立即死在車上。後來司馬昭以罪誅殺成濟一族。司馬昭立曹奐為曹魏元帝。

263年司馬昭為建立軍功準備篡位,發動魏滅蜀之戰,蜀漢亡。兩年後司馬昭病死,其子司馬炎廢魏元帝自立,國號「晉」,史稱西晉,曹魏亡。西晉於280年發動晉滅吳之戰,滅亡孫吳,統一中國。至此三國時期結束,進入晉朝時期。

你可能從未這樣聯想過,但事實離此不遠:末日決戰的「序曲」將是一場靈界的「三家歸晉」(當然不必事無大小都對號入座,但大而化之,卻是「神髓」相當,我並無誇張附會):

首先,教會(曹魏政權)被共濟會(司馬家族)架空、淘空,成為傀儡或空招牌。接著,共濟會操縱下的國家與所謂教會就以「反共」為借口、以(偽)基督教為招牌,興兵消滅阻礙其一統天下的最大障礙──中國(蜀漢)。然後,既「功高震主」,就悍然篡奪教會(曹魏)的權柄,「登基稱帝」。最后一步,是滅亡併吞一味投機觀望只求消極自保,甚或甘為共濟走狗的其他如日本、菲律賓之流的國家(孫吳),終而一統天下「三家歸晉」。

滅中國篡教會吞天下,這正正就是共濟會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啦,你怎麼還看不出來?如果你還是中國人,又是基督徒,我真不知道你的心肝和眼睛長在哪裡??!

我想,必定有人以為我讀《三國》讀「上腦」了,一腦子都是「諸葛亮情意結」,把甚麼都「三國化」一番。

我只知道,讀「神學」使人胡塗,讀《三國》使人心清眼靈。信不信由你!

不過,止於讀《三國》是不足夠的,因為《三國》只止於「三家歸晉」,但「三家歸晉」之後呢?……

鼎足三分已成夢,後人憑弔空牢騷──

我不能忍受這個《三國》結局!

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運移漢祚終難復,志決身殲軍務勞--

我更不能忍受這個「諸葛」結局!

我是並且必須如此相信:

三家歸晉之後必定還有下文,卑鄙齷齪的司馬氏雖然一度權傾天下,終不會有好下場!

靈界的「三家歸晉」只是末日決戰的「序曲」,而決非「終曲」……更卑鄙齷齪的共濟魔頭雖然一度權傾天下,終不會有好下場!

笑到最後的,必定是義人!因為耶和華不會叫義人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