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倫敦奧運

注意:請從本頁底部開始閱讀

 

今天日誌:當上帝變成「X」          2012 年 8 月 20(週日)上午

關於八月十六日的日誌,今天作個更正或澄清。

倫奧閉幕禮上,《太陽來了》(Here Comes The SUN)並不是「砌金字塔」那一幕的「背景音樂」,而是該幕的「主題」,但披頭四確有一首「名曲」題為《Here Comes The SUN》,當晚「曝光率」又甚高,故而引起混淆。

這充滿「共濟意符」的「砌金字塔」一幕的真正「背景音樂」,是出自另一位英國歌手Kate Bush的《Running Up That Hill》,請當心,這歌原名《A Deal with God》(大意是與「神」交易或易位),詞意含糊不清,許多人都不知道或根本不在乎她唱的究竟是哪個「God」。(無聊可以參看「維基」

不過,「砌金字塔」這露骨動作,加上「跑上山頂去」的歌名寓意,再加上「God」這個「百搭」的宗教符號,不管她唱的是甚麼,整個「儀式」的「埃及意象」、「太陽神色彩」與「共濟會意符」,始終十足十,水洗都唔清!

英國這個所謂「基督教國家」,向普世「宣揚」的所謂「上帝」,為甚麼總是與「獨眼」、「太陽」、「金字塔」、「鳳凰」這些「埃及宗教意符」掛鉤,與「多元」、「自由」、「人類自信」等「現代文明」接軌,卻怎麼都扯不到堂堂正正的主耶穌基督並祂的釘十字架,以及「除耶和華以外不可有別神」的真正「一神信仰」上去?

……

或有人說:閉幕禮上的米字旗(英國旗)大舞台中央不是有個大「十字架」麼?這就很「基督教」喲!

我說:對!但難道你還看不見,「十字架」上有大大個「交叉」麼?在「十字架」上打「交叉」,是甚麼意思呢?

 

 

 

今天日誌:末 世 悲 歌(四)          2012 年 8 月 18(週六)上午

體力枯竭,心靈更枯竭,兩天來,幾乎寫不出一個字,即或寫了一小段,也無心上載──亂世文章,國救不了,教也救不了,一味的呻吟,說多了,連自己也討厭起自己來。

活在當下,除了等候亡國與亡教之外,我還能做甚麼?末世悲歌,抱歉,我只能唱出這樣陰沉的調子。

……

指 鹿 為 馬

釋 義:公然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歪曲事實。

典 故:趙高想篡權,又怕群臣不服,故獻秦二世一隻鹿,說是馬。秦二世說這明是一頭鹿,後問朝臣是鹿還是馬,有人說是馬,有人說是鹿,有人不作聲。趙高後來把說是鹿的朝臣殺掉,從此朝臣們都懼怕趙高。(出自《史記.秦始皇本紀》)

俄網如何肯定倫敦奧運開幕與閉幕式的「共濟大匯演」,已經奏響了末世教會的「亡教序曲」?

你只要心清眼利,看得出那是一場極其露骨可憎的「指鹿為馬」式的奪權陽謀,就必心裡了然。

大英帝國共濟魔頭,擺在普世眼前的明明是「鹿」(共濟邪教),卻隱隱晦晦明言暗示其也是「馬」(基督教),至少兩者並行不悖甚至互為盟友。如此露骨可憎的「指鹿為馬」,竟引不起主流教會稍稍像樣的反對聲音,那就足以證明,主流教會要非痴迷不醒「鹿馬不分」,就是姑息怕事任由共濟會顛倒是非混亂主道,再不就是早已投敵賣主蛇鼠一窩甘做共濟鷹犬。潛伏主流教會多年的共濟魔頭如此明目張膽「指鹿為馬」竟無人吭聲,你想,牠還不篡(教會)位奪(教會)權,更待何時?

我曾說過,讀神學不如讀小說,今天再說,讀神學還不如學成語。

 

 

 

今天日誌:末 世 悲 歌(三)          2012 年 8 月 16(週四)上午

英美帝國縱容小日本等走狗在中國沿海生事,借此挑釁中國人,到國人忍無可忍首先開火,就有藉口揮軍介入,展開其「司馬昭之心」的第一著──滅中國,好剷除阻礙其一統天下的最大障礙。如此之「陽謀」,俄網不需要是「政治分析員」,也可以一眼看出,毫無「懸念」。

然而,作為中國人,我們要爭取的「勝利」,不是登上釣魚島拿個「彩頭」,甚至不是「奪回釣魚島」。

在上帝的永恆計劃裡,在天國降臨之先,中國必要「亡國」。英美帝國共濟魔頭及其一眾爪牙,必可以「任意而行」一段日子,直至他們與他們的首腦魔鬼撒旦一同被扔到火湖裡的那日。

英美帝國共濟魔頭固罪無可恕,但我們中國人也不是「無辜」的。我們長久以來,拒絕天父上帝的救恩(真正的基督信仰),又蹧蹋自己中國文化中最優秀的部分,表面上「反美反日」,但骨子裡上上下下一片「崇美崇日」,久已處於「文化亡國狀態」中。最後招來真正的亡國,不是咎尤自取嗎?

從民族感情上說,我當然想一戰「大敗英美日」,好報自鴉片戰爭以來的奇恥大辱血海深仇。但這並不可能。那不是因為我們實力不足,而是因為天父的計劃與心意並非如此。我們必要忍受暫時的屈辱與失敗,痛心自省,回歸上帝──當然是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而非西方偽基督教國家的「共濟魔君」。

我真說不出應該引以自豪,還是更加悲憤。我們中國人,本有著制衡「共濟魔君」的兩大「法寶」──「忠君情操」(不事二主故而能愛神)與「共產理想」(大同無私故而能愛人)。這兩者的核心價值都在一個極高的層次上符合基督信仰的核心精義。反之,西方的所謂「民主自由」(鼓吹反叛故而不可能愛神)與「資本主義」(鼓動貪婪故而不可能愛人),沒一隻字符合聖經啟示,更是基督信仰誓不兩立的宿命死敵。

西方偽基督教世界,到處「打著基督反基督、打著聖經反聖經」,可憎之極。我們中國人的世界,有屈原諸葛的忠烈,有孔子杜甫的仁厚,本很可以「不打著基督也很基督、不打著聖經也很聖經」,何等得天獨厚?可悲可恨是我們「不識寶」,蹧蹋自己的「忠君情操」與「共產理想」,將它們曲解謬用成「獨裁暴政」及「殘暴鬥爭」,然後不問就裡全盤否定,再拜倒在西方共濟會一手打造的所謂「民主科學」與「市場經濟」的世界觀下,先在文化上亡國,進而在政治上也亡國。

眼下,四面楚歌,是我們中國人無可逆轉的亡國厄運。我不求於我們能一戰而「大敗英美日」,我只求我們可以「敗中求勝」──不是勝過別人,而是勝過自己的無知與不義。或者天父格外開恩,會為我們中國人稍留餘種,也未可知!

 

 

 

今天日誌:末 世 悲 歌(二)          2012 年 8 月 15(週三)上午

主流教會,幾乎徹底喪失作為信仰根基的末世論,所宣揚的不是「天國的福音」,而是「今世的福音」。「基督教」云云,早已淪為成功者(如林書豪之流)的「成功延伸」或失敗者的「失敗補償」。基督教的「價值」只是人本主義的「附和」,其「本身」毫無意義。

倫奧開幕與閉幕式就做了一個明顯露骨的示範,它一再誇讚賣弄人類──當然尤其是高貴的英國人──的「文明成就」。其中,含混不清的所謂「基督教文化原素」,頂多是「共濟主義」之下一臉媚態的幫兇與走狗。真正能「特立獨行」的基督信仰,我疑心,在四百多年前,在馬丁路德身故,在宗教改革最後被英美兩個「共濟兄弟」先後「騎劫」之後,已經「壽終正寢」。

事到如今,「順理成章」,倫奧開幕與閉幕式,更完完全全淪為一場可憎露骨的「金牛犢崇拜」──虛幌幾下可有可無的「基督教」,然後是徹頭徹尾厚顏無恥的「太陽神崇拜」。「牧師學者」或因痴迷不醒,或因怕事姑息,更甚是投敵賣主,就像「亞倫」那樣,或猶有過之,沒好好引導信徒認祖歸宗,反倒為大英帝國共濟魔頭塗脂抹粉幫腔助勢,以致大夥兒都跟著「坐下吃喝、起來玩耍」,不知審判近在眉睫,大禍已經臨頭。

倫奧的開幕與閉幕式上,「四面楚歌」,到處都是「壓倒一切」的「共濟會聲音」,彷彿向全世界、向教會甚至向上帝「示威」:

我們共濟會已掌握全局穩操勝券──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大英帝國共濟魔頭及其一眾爪牙,鬼迷心竅不可一世,他們以為眼下已經到了可以宣告「上帝末日」的時候,也是擁立他們的「神」──魔鬼撒旦發動「陳橋兵變」篡位奪權的成熟時機。

共濟黨徒痴心妄想,以為「上帝」已經「玩完」,卻不知道,快要「玩完」的是他們自己──

1 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
2 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
3 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
4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
5 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
6 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7 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8 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
9 你必用鐵杖打破他們;你必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摔碎。
10 現在,你們君王應當省悟!你們世上的審判官該受管教!
11 當存畏懼事奉耶和華,又當存戰兢而快樂。
12 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詩篇.第二篇》

我很知道,在主流教會中,《詩篇》很早已經淪為卿卿我我花俏華麗無關宏旨的「個人靈修手冊」,大夥兒都不在意詩篇中原來有許多「殺氣騰騰」的真理與警告。這些詩篇,正正是對這一切「反叛分子」的「四面楚歌」。

事實是一整本聖經都是「四面楚歌」──宣告魔鬼撒旦及他的爪牙一早已被上帝的千軍萬馬重重包圍,難逃一敗也難逃一死。

世事真是詭異得更甚於戲劇,就是當撒旦下「總攻擊令」的時候,也正是上帝下「總反攻令」的時候。而此中勝負,在創世之先已經「預定」了。

可悲可恨的,不是上帝有半點失敗的可能,而是許多人包括「信徒」,如隨風擺柳,憑著肉身的耳朵,只聽見共濟會的「四面楚歌」,或仍痴迷不醒、或但求姑息自保,甚或投敵賣主,於是在信仰上兵敗如山倒;卻沒有憑著信心的耳朵,聽見更遠處的上帝天軍的「四面楚歌」,奈心等待上帝的「救兵」,以至能在信仰上堅守到底。

倫敦奧運的開幕與閉幕式,響起了共濟會的「四面楚歌」,給不知情者以迷惑(混亂共濟主義與基督真理),給稍知情者以恐嚇(向共濟魔頭俯首投降);但是,對於真知情者,我們所得到的,卻是極大無比的安慰與鼓舞,因為我們因著信,就知道在共濟會的「四面楚歌」的「外面」,必定同步響起上帝千萬天使天軍火車火馬的「四面楚歌」--

將必被包圍殲滅的,不是我們,而是他們!

我因信,所以如此說話!

 

 

 

今天日誌:末 世 悲 歌(一)          2012 年 8 月 14(週二)上午

奧運會「曲終人散」,我也相信,這世代,也必很快就「曲終人散」

俄網苟且至今已經近八個寒暑,八年來,「一個人的抗戰」,也不知這一曲《末世悲歌》,會不會也是俄網的「絕唱」。

……

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

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項王乃大驚,

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

──《史記·項羽本紀》

……

倫敦奧運,從開幕式到閉幕式,除了最眼盲心瞎的「牧師學者」外,誰都可以看出聽出,到處都是「共濟會原素」,到處都是明目張膽的共濟會信息與共濟會符號。

共濟會信息或說所謂「普世價值」,是泯滅信仰界線的所謂「世界大同」與「多元主義」、是否認人類極限的「自我神化」與「自由主義」,是無視世界叛逆與末日審判的「世界無限發展」與「文明千秋萬歲」。

大英帝國共濟魔頭,利用奧運開幕及閉幕式,向全世界進行中共望塵莫及的「洗腦教育」。

由開場白的所謂莎士比亞的名句「不要怕,這島上充滿了各種聲音」,到列國國旗遍插在「巴別塔」之上(見下二圖),再到約翰連儂的《Imagine》,宣揚的,分明就是所謂「世界大同」與「多元主義」,哪裡有一點是「基督教」的,倒是百分百混亂上帝架空基督的「敵基督主義」的!

至於觸自皆是的「共濟會符號」,更多得不知從何說起!

開幕的一場「太陽神頌舞」(見前幾天的網誌),我原以為已是極限--

誰知我還是太過天真太過傻,沒想到,閉幕禮可以如此「變本加勵」。

一開場,會場中央赫然就是大大個「倫敦眼──太陽神之眼」,這「太陽眼」隨後被吊上半空--

中段,在披頭四一曲呼之欲出的《Here comes the SUN》的襯托之下,砌出大大個金字塔來--

而「金字塔」之上,即吊在半空的,更正正是「倫敦眼」──「太陽神之眼」,如此之「構圖佈局」(金字塔上有隻眼),露骨得不能更露骨了。

不止於此,披頭四又稱「甲殼蟲」,這「聖甲蟲」是十分重要的「埃及聖物」,至於「甲殼蟲」樂隊之命名更與「太陽神」甚有淵源,無聊請見俄網主題頁第七期《毒海浮沉》之「再思新紀元」頁。

誰知,這大英帝國共濟魔頭意猶未盡,在閉幕禮結束之前,所謂「聖火」張開之後,竟然祭出一隻「火鳳凰」──「太陽神之鳥」來(見下圖),而隨後奏起的更是充滿「司馬昭之心」的《統治世界》,其埃及意味、共濟色彩以至大英帝國共濟魔頭妄想要「吞食天下」的野心,都表露無餘。

更別忘了,「女皇家族」本身就是「共濟世家」,而閉幕禮中出現的「丘吉爾」也是位高權重的共濟會員。

……

正是「四面楚歌」,看罷聽罷,我也不禁驚呼:「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大英帝國(連同其「子孫」美國在內)共濟魔頭似乎已經掌握大局權傾天下,滅中國篡教會吞天下,大概就在此時!

垓下的「四面楚歌」,預示著項羽的「末日」;倫敦奧運的「四面楚歌」,恐怕也預示著中國與教會的「末日」。

本屆奧運,單單金牌榜就極有「喻意」──中國在美英「前後夾擊」下只能勉強應付,只要一旦「搞定」中國,從奧運到世界以至「教會」,都是英美這對「共濟兄弟」的天下。

但更加可悲的是,中國人不知「亡國」只在剎那之間,基督徒不知離「亡教」只有半步之遙,還在發其「超英趕美」或「基督化世界」的春秋大夢!

當日,霸王項羽聞「四面楚歌」,只能「自為詩曰」: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今天,更是「時不利兮」,我還能「奈何」?

 

 

 

今天日誌:正說「信仰分裂」與「生命圓融」    2012 年 8 月 10(週五)上午

連日來天天留意著國家隊的金牌數目,最要緊的,是不要被美英兩國追上。昨晚看足球決賽,幾乎想「祈禱」美國輸球。今天,更半夜起來,為要看奧運跳水決賽,準確說,是要看國家隊奪冠。至於劉翔摔倒,更看得我心痛,甚至一看見電視重播這個畫面,便馬上轉台……

奧運(尤其是本屆倫敦奧運)既與異教(尤其是太陽神崇拜)大有關連,而追逐人間功名成就及迷信人的無限潛能,亦一向不符合俄網的信仰立場,至於中共想以「運動成績」來遮掩其劣德敗行,意圖宣讓某種「國民教育」,也是一望而知的,我卻為甚麼還要看得如此投入這樣著迷?

這也是一種「信仰精神分裂」嗎?

……

俄網說過九百遍,「沒有層次不能立體」的人,不要讀俄網,事實上,他甚麼都不要讀,因為他甚麼都不會讀得通。

是的,一如我前兩天所說,拿太陽教當做基督教,將金牛犢喚做耶和華,如此賊父不分亂七八糟,是典型的「信仰精神分裂症」。但這並不意味,對於任何包含「異教原素」的事物,我們都必要徹底排斥一律抗拒,就像奧運會不但不能參與,就連看也不能看,否則就是「信仰精神分裂」了。

網上有流言說俄網是「原教旨主義者」,事實絕非如此。

具體的人間、人生、人性,總是曲折迂迴一言難盡的。具體真實的信仰,必要對應具體真實的人間、人生、人性,因此,它必要有 層 次

西共(共濟會)利用奧運來宣揚他們的「世界觀」,中共(共產黨)利用奧運來宣揚他們的「國民教育」,這些「司馬昭之心」,我自信我比絕大多數人都看得更加「了然」。但正因「了然」,我便能把它們看得「洽如其分」──決不輕忽了之,但也沒有需要過度誇張。

我不必因為西共利用奧運來宣揚他們的「世界觀」,就連運動健兒的努力奮鬥與精彩表現都一併否定,我不必因為中共利用奧運來宣揚他們的「國民教育」,就連天經地義的民族感情與國家榮譽感都一併壓抑。

這就正如,我不必因為共濟會幾乎操控著整個金融體系,就連儲蓄戶口都不能開一個一樣。持有匯豐股票與有個匯豐戶口,不是同一回事吧!

一個真正能信的人,必定是一個 生 命 圓 融 的人--他們在要堅執處堅執,在可從容處從容。

挪亞、亞伯拉罕、摩西、大衛、但以理,甚至主耶穌和保羅,都是這樣的人。

怎樣謂之「信仰分裂」?怎樣謂之「生命圓融」?兩者微妙的差別何在?

我們如何可能活在世上,但又「不統不獨不即不離」

理論是誰也說不清楚的,故此,聖經就用具體的故事和人格典範,給我們以啟示。即是之故,俄網少談理論,多說故事。

 

 

 

今天日誌:不知所謂的「基督教文化原素」(續)   2012 年 8 月 9(週四)上午

事到如今,沒甚麼想說,因為知道說甚麼也沒有「用」,尚幸「有用主義」素來與我無緣無分,所以,俄網「仍舊說話」。

耳邊聽見的,據說是首「基督教聖詩」……

但眼前看的,卻分明是場「太陽神頌舞」……

兩者「混合」起來,像甚麼呢?

出 32: 3百姓就都摘下他們耳上的金環,拿來給亞倫。4亞倫從他們手堭給L來,鑄了一隻牛犢,用雕刻的器具做成。他們就說:「以色列啊,這是領你出埃及地的神。」5亞倫看見,就在牛犢面前築壇,且宣告說:「明日要向耶和華守節。」

耳邊聽見的名號,是「耶和華──領人出埃及的神」,但眼前看見的,卻分明是「金牛犢(太陽神)──領人回埃及的神」。這種「病」,我無以名之,就叫做--

「視聽不(需)協調綜合症」

又或--

「宗 教 信 仰 精 神 錯 亂 症」

如此「耳不對目混為一談」的病狀,也可以倒過來「混」,譬如啟示錄說到的「假先知」:

啟 13: 11我又看見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有兩角如同羊羔(視覺上),說話好像龍(聽覺上)。

我想,稍稍正常的人,只要發現電視的畫面與聲音有少許不同步,也會很不舒服,卻沒想到,我們的「牧師學者」,他們的「視聽不(需須)協調綜合症」可以「病」到如此地步!

我們有「眼睛」,但沒長「心肝」!

 

 

 

今天日誌:不知所謂的「基督教文化原素」       2012 年 8 月 8(週三)上午

久別歸來,一開口,還是沒半句好話。

據一份「基督教刊物」說,以下這些就是倫敦奧運會開幕式上的所謂「基督教文化原素」

數點倫敦奧運開幕式中的五大基督教文化元素

奧運會開幕式在全世界人的眼中留下精彩紛呈的印象,而節目背後的基督教信仰文化因素也讓觀眾的心靈經歷一次次洗禮。

有觀眾如此評價本次奧運會開幕式:「回歸信仰,倫敦奧運會的文藝演出以《耶路撒冷》為開始曲,童聲純潔;以《與主同行》為結束曲,女聲天籟。基督教信仰起源於耶路撒冷,而基督教影響著倫敦、英國、美國以及全世界。與主同行,才能獲得真正的和平。從仰望主開始,經歷了浮華熱鬧、神奇的國度之後仍回歸主,這是一段感人的信仰歷程。」

下面讓我們一同數點本次奧運開幕式上的五大基督教文化元素:

1、多克海德唱詩班童聲演繹的《耶路撒冷》,空靈飄渺。它由英國著名詩人和藝術家威廉•布萊克創作,在英國家喻戶曉,是各大正式場合必演的曲目之一。第二幕「黑暗的撒旦磨坊」,出自英國詩人威廉•布萊克的作品《耶路撒冷》,後來人們用來比喻英國的工業革命。因此在第二幕中,整個場館會從英國淳樸的鄉村轉換到工業革命時期的景象。表演者們將化身為紡織工人,礦工,鋼鐵廠工人還有工程師,帶領觀眾們回到工業革命時期被譽為「世界工廠」的英國。

2、倫敦奧運開幕式上,兒童唱詩班的美妙歌聲在奧運廣場上空奏響,其中還有殘障兒童引吭高歌,失聰的孩子演唱英國國歌《上帝保佑女王》,激勵一代人。

3、「憨豆先生」用英國式的幽默帶觀眾溫習了英國經典奧運題材電影《火的戰車》,這也是一部基督教電影。這部奧斯卡電影的主角是一位真實的奧運會冠軍,奪冠後到中國傳教,死在山東,中文名叫李愛銳。

4、舉世屬目的奧運會開幕式上,出現了震撼人心的鏡頭,蘇格蘭著名歌手桑迪演唱了經典基督教歌曲《與主同行》。這首歌是亨利-法蘭西斯-利特在1847年的病榻上創作的。在他完成這一作品三個星期之後他就去世了。這首哼鳴曲是彌留之際對於死亡的真誠敬畏的表達。自然,它取得了所有人的共鳴。

5、七名火炬手點燃主火炬。英國是個基督教信仰的國家,是個鍾愛數字7的國度,所以奧運開幕式中頻現數字7,開幕式選在了7月27日進行,開幕式中007護送英國女王,「工業革命」表演時場中升起的煙囪也是7個,小貝身後號碼都是7。在聖經中7代表著完全,也是象徵上帝的神聖數字。

……

除了冗長不堪的進場式之外,我看完了整個倫敦奧運會開幕式,對不起,除了一堆含糊不清的「基督教文化術語」外,我看不見有甚麼真是「基督教」的!

卻是,開幕式的最後一幕,即不知所謂的《與主同行》,盲的都看見有大大個太陽在那裡,人們手舞足蹈,百分百是「太陽神崇拜」,言下的「主」分明是「另有其神」,關「基督教」甚麼事?

視 頻 來 源(別管那些不相干的廣告)

事實上,與倫敦奧運相關的「拜太陽神儀式」,在「點燃聖火」那一刻就開始了,並不始於這個開幕式。

聖火採集儀式秉持奧運傳統,首席女祭司在希臘奧林匹亞的赫拉神廟先向阿波羅太陽神祈禱祭拜後,再用凹面鏡聚焦太陽光採集聖火. 接著男女祭司以傳統舞蹈接力表演,宣告聖火點燃,最後再由女祭司點燃聖火火炬,轉交第一棒火炬手,希臘游泳世界冠軍斯帕羅斯,倫敦奧運的聖火傳遞活動從這裡起跑……

視 頻 來 源

當然,這個「太陽神與耶和華大混雜」的現象,古已有之,猶太人在曠野就已經拜金牛犢(代表太陽神),一直拜到亡國之際,還是不忘記「背向耶和華的殿面向東方拜日頭」;卻是於今為烈,英美法等所謂「基督教國家」,滿街都是方尖碑、金字塔、阿波羅等「太陽神意象」,早已「見怪不怪」!

所謂「西方基督教文化」,一早就被共濟會「馴化」到成為了徹頭徹尾的「含混一神教」:餘下的,只是一個「模糊上帝」、一個「好人基督」、一本「道德聖經」,再加一堆常識宗教及「普世價值」,如此而已!抱歉,我不很相信今天還有多少「牧師學者」能認祖歸宗--能分得出誰是太陽神誰是耶和華。

歷屆現代奧運會都不免包含異教儀式,但是鮮有像本屆倫敦運奧的開幕式那樣明目張膽地「拜太陽」。英國是個甚麼「教」國家,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麼?

一整個世界,反叛的如斯,無知的若此,事到如今,我連「悲觀」都說不上了,我只可安靜等候那災難的日子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