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扭曲現實?

 

誰在扭曲現實?(一)                    2014 年 8 月 20日(週三)

誰在扭曲現實?

包括從「清教偽神學」到「個人主義」到「荷里活」到「迪士尼」到「麥當勞」到「自己XX自己選主義」在內的美國文明,對人類以至基督信仰的最大荼毒,是使得一切都變成「輕輕忽忽」故而也「不堪一擊」。羅賓威廉斯的死(自殺),就是又一明證。

(以下引文稍長,請大家耐心讀完,留意其中的「邏輯(矛盾)」。)

喜劇巨匠悲劇收場 羅賓威廉斯自殺亡

荷李活再有巨星殞落,憑電影《驕陽似我》(Good Will Hunting)贏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的一代笑匠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疑因抑鬱自殺身亡,前日(周一)倒斃加州北部寓所,終年63歲。這位經常為大家帶來歡笑的笑匠,竟然逃不過抑鬱魔咒自殺,消息震撼全美和全球影迷。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更發聲明讚揚他是「獨一無二」的表演者,「他以外星人身份(電視劇)進入我們的生命,最後卻觸動了人文精神的每個元素」。

早前跟羅賓威廉斯通過電話的一位朋友向Radar Online表示,羅賓威廉斯被酗酒和錢銀問題困擾,「他談話中全部都是講到遇上金錢問題……他已經60多歲,為了錢而被迫接拍電視劇」,而他有份主演的CBS電視節目《The Crazy Ones》在5月被腰斬後,「羅賓陷入抑鬱,他倍感尷尬和被羞辱,因為節目明顯是失敗之作」。

據他去年底接受《Parade》雜誌訪問時透露,處理離婚是相當痛苦,「離婚相當昂貴,簡直是從你錢包撕開心臟」。美媒報道,加州馬林縣警前日中午接報指有人意圖吊頸自殺,發現羅賓威廉斯在蒂伯龍市附近寓所不省人事、沒有了呼吸,看來是「自殺窒息死亡」,但沒進一步透露詳情。當局昨驗屍,接著再作毒理測試。據報他在三周前慶祝生日後沒再於公眾場合露面,並且沒有留下遺書。

羅賓威廉斯的公關巴克斯鮑姆之後發聲明,證實他的死訊:「羅賓威廉斯今早(周一)離世,他近日一直跟嚴重抑鬱症對抗。這是既令人傷感且突然的損失。」他的第三任妻子舒奈達(Susan Schneider)亦發聲明說:「我今晨失去了丈夫、失去了最好的朋友,這個世界亦失去其中一位深受愛戴的藝人、一個好人。我的心徹底碎了。」她促請影迷要記得他總能讓人歡笑的天賦。「我們希望大家對羅賓的懷念不要集中在他的死亡,而是在於他曾給數以百萬計人帶來無限歡笑。」

他的死訊傳出後,總統奧巴馬發表聲明,提到羅賓威廉斯演出過的不同角色。「他曾是飛行員、醫生、魔僕、保母、總統、教授、小飛俠等,但他始終是獨一無二的……他讓我們笑。他讓我們哭。他將自己無可估量的天份,無條件、慷慨地給予那些最有需要的人。」金像導演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形容這位好友是「天才諧星」,他1994年拍攝二戰大屠殺電影《舒特拉的名單》時,不時致電羅賓威廉斯好讓自己開心一點。

一代笑匠自殺身亡的消息震撼全美國和全世界,因為沒有人相信經常搞笑風趣的羅賓威廉斯竟然因抑鬱自殺。影評人皮雅斯相信,羅賓威廉斯詼諧風趣,令他承受無窮壓力去搞笑。

加州一間戒酒戒毒復康中心的醫學總監拉斯金指,大部份諧星面對的壓力是如何取悅觀眾以取得成功,其間往往要自我犧牲,「不是情感上受虐或被忽略,就是沒有好好處理部份令他憤怒的事」。他沒有治療過羅賓威廉斯,但相信大部份諧星都較易有抑鬱及自殺傾向。美國心理學家塞里爾說:「有抑鬱及有自殺傾向往往扭曲現實。不論他有沒有妻子、是否被愛,他們都會深深被抑鬱、自我價值低落的感覺吞噬,忘記了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事。」

……

新聞末段引述某某心理學家的理論(其實是常識)說:

有抑鬱及有自殺傾向往往扭曲現實。不論他有沒有妻子、是否被愛,他們都會深深被抑鬱、自我價值低落的感覺吞噬,忘記了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事。

這卻是完全顛倒了次序與因果。

人並不是因為「有抑鬱傾向」才「扭曲現實」,而是他「扭曲了現實」才會導致「抑鬱傾向」。而他所扭曲的,也並不是「忘記了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事」,反之,是他不敢、不願或不能直面及接受「生命中所有不如意和不美好的事」,從自己不是「完人」、「聖人」、「超人」到拍出一齣不受歡迎要被腰斬的電視劇。

從清教偽神學的「道德成聖主義」,到迪士尼的「樂觀主義」,到荷理活電影的「英雄主義」,到總統先生們的滿口「勝利主義」,到幾乎壟斷了書業市場的「美國成功學」,都不過是以不同的方式媒介「扭曲現實」,讓人們越發不敢、不願或不能直面及接受「生命中所有不如意和不美好的事」,到他們一旦終於覺察事不如意或事無可為,便無以面對而走上尋死之路,又或進一步粉飾自欺,直至真相大白終極滅亡。

你細心讀這則新聞,便會發覺,許多美國人--從羅賓的太太到總統先生,還在「死撐」。羅賓之死,明明是個「失敗鐵證」,卻「強辭奪理」說成一個「成功案例」。什麼「他以外星人身份(電視劇)進入我們的生命,最後卻觸動了人文精神的每個元素」,完全不知所謂;什麼「我們希望大家對羅賓的懷念不要集中在他的死亡,而是在於他曾給數以百萬計人帶來無限歡笑」,也完全是「顧左右而言他」的廢話。如此之「扭曲現實」自欺欺人,分明都是患上了「集體抑鬱症」──都無法正視天下人間的「絕望真相」。

這不是陰謀論,而是盲的都該看得出來的事實。美式文明包括美式偽基督教的「存在目的」,正正就是不容許大家正視、承認和接受人生、人性與人間的悲劇性與絕望性,從而也無法生出仰望上帝憐憫拯救與基督贖罪救恩的真正信心來。結果,人們要不是終而自尋短見,就是痴迷於各式各樣的(包括偽基督教包裝的)「自救妄想症」之中,自覺或不自覺地反叛上帝抗拒恩典,終而錯失救恩。

真正的基督信仰絕對不會叫你相信自己有任何形式的「無限可能」(這是從魔鬼撒旦而來的想法),而是叫你接受人世與人生,都是在無數「限定」之中,我們身不由己甚至心不由己。唯有正視及接受這個「究極現實」,我們才會認真和謙卑地生出「仰視天際跳出人間」的超越信心來,從此「不信自己只信上帝」,終而得救。

人間沒有「樂園」,美國這魔鬼(共濟會)蓄意打造出來的「偽樂園」,只可能生出羅賓威廉斯這一路「偽樂觀主義」來。我甚至不相信人們會因著羅賓威廉斯之死而普遍地「醒悟過來」,這就正如911與611,都不曾叫美國人與日本人醒悟過來一樣。因為人心已經積重難返,或說,上帝已經決意叫他們「心硬」,好叫其中除了有信心的「喇合一家」與「基遍一旅」之外,都必滅亡。

 

……

 

最近「要事」繁忙,網誌經常延誤甚至脫稿,見諒。

 

 

 

誰在扭曲現實?(二)                    2014 年 8 月 21日(週四)

誰在扭曲現實?(續)

什麼叫做「離題萬丈」更且「背道而馳」,這就是了──

羅賓威廉斯殞落 提醒關懷憂鬱症

精神醫學與心理學專家表示,即便像羅賓威廉斯這樣受到全球觀眾喜愛的國際巨星仍因自殺身亡,「向人們訴說心理疾病的殺傷力」。

遺忘生命的美好事物

八月11日,羅賓威廉斯在家中自殺身亡,享年63歲。美國自殺防治協會主席,本身也是心理科醫生的雪蘿(Julie Cerel)呼籲人們重視自殺預防;她表示羅賓威廉斯過去已出現過自殺的危險因素:躁鬱症、憂鬱症與藥物濫用等問題。她說,即使像他這樣成功的人,也可能因嚴重的憂鬱傾向,導致對自己的失敗過度看待。

同時在肯塔基大學擔任副教授的雪蘿表示:「一旦有了憂鬱症,人們會開始『遺忘』。他們會被憂鬱的情緒自我消耗,並感到人生沒有意義,也忘記生命中美好的事物。」

他們覺得自己成為家人的負擔,並認為世界如果沒有自己的存在會比較好。雪蘿說:「患有憂鬱症並有自殺傾向的人,不論是否有妻子或有愛他的人,都可能扭曲事實。」

羅賓威廉斯肯定是被喜愛的,而媒體對其死訊之悼念與同情,便可證明。美國國家精神疾病聯盟醫療部主任達克沃斯(Ken Duckworth)則對這位巨星殞落,感到十分震驚。

成功與幽默特質未必能免疫

在與孩子一同看電視時,達克沃斯看到了新聞,當時大家異口同聲地說:「不,不可能是羅賓威廉斯!」聽到這樣成功的喜劇泰斗也會有這樣令人惋惜的一面,令人難以置信。他說:「你會認為這樣幽默的人,一定能對令人心痛的事情免疫,然而,那卻不是事實。這充分說明了,社會需要更多接納有這種情況的人們,且需給予更好的治療。九成的自殺者都患有某種精神疾病,且未正確接受治療或未完成治療。」

哈佛大學醫學院的精神醫學科副教授昂古爾(Dost Ongur)表示,像威廉斯這樣成功的人也會自殺,表示自殺與「人生的幸福與成功與否沒有絕對關係」。昂古爾本身也是波士頓郊區麥克林醫院精神科主任。

導致羅賓威廉斯自殺的心理因素,必定十分深層且令他感到痛苦,昂古爾認為:「這必定與他曾經歷過的事有關。他合群、幽默且充滿智慧,這些都是外向的人格特質,然而另一面卻看來並非總是快樂的。」

昂古爾舉例表示,羅賓威廉斯的背景也是自殺率最高的族群:中年白人男性加上有醫療問題,是美國自殺率最高的族群。雖然還不完全清楚原因,但他認為「控制力、男子氣慨並與世界相處的能力可能是原因之一;這些都逐漸在中年後消失,讓人經常會有失去控制的感覺,這似乎與自殺率較高有關聯性。」

提倡正確對待精神病患者的人表示,威廉斯的死將會使人重視憂鬱症所產生的問題,並以公衛問題來看待精神疾病,刺激整個國家起身解決自殺問題。據美國疾病管制中心統計,美國每年自殺總數超過38000人,比死於車禍的人數要多。

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精神科主任李博曼(Jeffrey Lieberman)表示,自殺率居高不下已持續十年有餘。羅賓威廉斯的憾事將這個很少得到關注的問題浮出檯面,李博曼認為:「他令人喜愛且充滿魅力,如果他的死能夠讓社會開始展開行動而非僅感到傷悲,那就會是紀念他最好的方式。」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的聖經諮商學副教授蘭伯特(Heath Lambert)則對羅賓威廉斯的辭世表達遺憾,他指出,身為基督徒,我們知道心靈失喪的人需要盼望,而所有人都需要救主。

他舉馬太福音十一章28-30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堥荂A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堿X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奡N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教會內也有許多正在跟憂鬱症奮戰的弟兄姊妹,而這個黑暗的世代,更顯明了人心需要認識耶穌的渴求,而耶穌也是那多達20%、患憂鬱症的廣大人口唯一的盼望。

……

一如「所料」(我十分悲觀),羅賓威廉斯之死,引起人們(包括主流教會)的所謂「反思」,大多流於「我們應該更多關心抑鬱症病人」或「我們應該更積極樂觀對抗逆境」之類,何止離題萬丈,簡直火上澆油。

不錯,抑鬱症確會導致「不合理的悲觀」,例如過度誇張自己的「不幸」。可是抑鬱症的產生,卻是由於人們缺乏「合理的悲觀」,因著理想過高期望過度,以致先而無法接受現實,繼而扭曲現實,終而演成病態。一言以蔽之──

抑鬱症是緣於「(不合理)樂觀」而非「(合理)悲觀」

抑鬱症病人並不是「死於悲觀」,而是「死於樂觀」,他們絕不是不會所謂的「積極樂觀對抗逆境」,而是不曉得「適度悲觀接受逆境」。抑鬱症病人需要的,也不是溫情主義式的「關心」──這只會使他們更自憐更自我中心更覺得自己「特別慘過人」。他們需要的,是一種對人生、人性與人間的「如實觀照」,一種深明自己活在「日光之下」故而仰望「日光之上」的超然信仰。這就是原裝正版的基督教。

……

人類雖然遠離伊甸家園越走越遠,但天父憐憫,在古人甚至異教徒心中,多少總殘存一點「人性認知」,不至於狂妄過甚。故而不論傳統的儒釋道甚至回教信仰,都多少有「知命安份」的意識和境界。而原裝正版的基督信仰,更將這「知命安份」的真理上升至以「敬畏耶和華」為根本的「正解」天譴論與預定論這一最高層次。

且看《詩篇九十篇》、《傳道書》以至《啟示錄》,驟眼看去,那調子是何等的灰暗與蒼涼,可是,如此闡明了人生、人性與人間都有諸多的無可奈何與身不由己後,聖經的結論卻不是叫我們完全放棄或怨天尤人,或像羅賓威廉斯那樣的「一死了之」。

豈不知道,「絕望生信心」!?

人在這境界或層次裡,看似「悲觀」,其實是對天下人間有更正確和精準的觀照,明白並且接受人生、人性與人間都不免於種種「限定」,看得「合乎中道」,於是,心裡倒有一片釋然,就不致患上所謂「抑鬱」之症。更重要的是,我們對人生、人性與人間有了這樣的「合理的悲觀」,就不會因「希望過度」的陷於過度的失望,以及由之而來的對信心與人格為害最大的怨天尤人。

羅賓威廉斯卻是為什麼不能「絕望生信心」?

請參明這段說話:

一般的所謂「絕望」並不會叫人自殺,「不接受絕望」才會使人自殺!這就正如,不是所有「患上絕症」的人都會自殺,唯是「不接受自己患上絕症」的人才會更易想到自殺。要而言之,他們並不是死於「絕症」,而是死於「不接受」三個字。「不接受」卻不是由於他們「太悲觀」,而是由於他們一直以來對自己「太樂觀」

……

醫生,醫你自己吧!

羅賓威廉斯,毫無疑問,並不是死於「抑鬱症」,而是死於「美式樂觀主義症候群」。對羅賓威廉斯之死的主流回應,亦毫無疑問,本身也是屬於這個「美式樂觀主義症候群」。「醫生」的病情一點不比「病人」輕。一句話,大夥兒都已病入膏肓──冇得救!

 

 

 

誰在扭曲現實?(三)                    2014 年 8 月 22日(週五)

「美麗的謊言」

也許是「純粹巧合」,也許是羅賓威廉斯之死的「明星效應」,更也許是什麼都不是,而是這就是「人間」,就是一個「失喪信仰」的人間那無可奈何的運命……

關於「自殺」的新聞消息,好像一下子又多起來。

愁生活 憂情變 22歲未婚爸22樓墮斃

廿二歲未婚爸爸疑為生活壓力愁爆,棄下四歲女兒和女友跳樓亡。香港仔一名十八歲做老竇的青年,與同居女友辛苦湊大女兒,為了女兒日後升學讀書,兩人準備註冊取得夫妻名分,但生活壓力增加,令二人的感情亦起波瀾,女友帶女兒回「娘家」。昨晨他在華富村住處大廈梯間煲煙解愁,其後跨過約四呎高欄河,由廿二樓縱身墮下慘死。其女友驚悉噩耗呼天搶地,一度蹲下痛哭呼喊,「老公呀!老公呀!做乜要跳樓呀?」警方在場未檢獲遺書,懷疑他因壓力致感情遇挫尋死。

難捨舊女友赴英留學 自殺尖子因愛失常

16歲品學兼優陽光少年林耀威,前日突然在沙田禾輋村住所失常,傷害一名女同學後跳樓自殺身亡,事件令人感慨而費解。警方向受傷少女錄取口供後,懷疑起因是事主未能忘懷舊女友,最近聽聞對方將赴英國讀書而大受刺激。事發前他向同班女同學張佩玲聲稱要自製小禮物送給舊女友,張女捱義氣到其家中幫手,不料耀威突然失常向她襲擊,張女受傷倒地,耀威疑誤以為殺了人而畏罪跳樓身亡。事件震驚事主的朋友圈子,友人在facebook留言最多是「點解」兩個字,「點解你要咁傻?點解?你讀書咁叻,又搞笑,前途一片光明,點解要咁?」「你叫我地同學同鍾意你的老師點樣接受。」

……

坊間網上,什至在「教會圈中」,都有許多「專家」解釋談論這些人尋死或發瘋殺人的原因,卻是都不外乎「壓力大」或「抑鬱病」之類的八股常談。

上述兩個例子,大家心清眼利,卻應看出兩個「主角」的處境狀態理應有天淵之別。一個是「事業無成的未婚爸爸」,一個是「品學兼優的陽光少年」。前者尋死似乎也有「道理」,後者尋死(或說精神失常)卻就不很有「理由」了。「你讀書咁叻,又搞笑」,不是頗有羅實威廉斯的影子嗎?唯是統統都「殊途同歸」。

這些事例在在表明,人抑鬱以至發瘋甚至尋死的最大原因,不在於客觀性的環境際遇,而是在於人對他的環境際遇那主觀性的的演繹與詮釋──從根本上說,這就是──更正確說──這才是「信仰」。

信仰不是空空泛泛的「看開些」或「堅強些」,而是對天地人間有真切深刻的如實觀照。人不是「荷里活超人」,世界也不是「迪士尼樂園」,就是「返教會信耶穌」,也不會讓你「逢凶化吉」。人格就是支離破碎,生命就是破破爛爛,人間就是幻變無常得失成空。就是以色列人與教會,也並不因為是「選民」,就真傢伙有什麼了不起。

我不是叫你完全放棄靜坐等死,而是叫你先「接受」這種種「限定」,然後在這種種限定之下,既隨遇而安,也量力而為,這就總不至於會落到抑鬱以至發瘋甚至殺人或尋死的可憐可怕的境地。

……

詭詐可憎的美國文明,卻是開口閉口教你「改變」(change),教你「相信改變」,教你「相信自己有本事改變」,甚至「寫死了的聖經預言」都可以「改變」。更可惡是花言巧言混亂主道,說「在人不能在神卻能」,「信耶穌」就什麼都可以「改變」云云。卻不知道,或「故意不知道」,生死關鍵的,總是在於「接受」(順服)這二字。「接受」了,即或一跌一撞,即或奄悶一世,你都總可以活下去。「不接受」,即「不接受」你有「終歸改變不了的事實」,則任意大小真假的「理由」,都很可以讓你抑鬱、發瘋以至於尋死。

聖經並不「美麗」,但「老實」!

從洪水滅世、天火焚城、迦南滅族、末日審判,到挪亞醉酒、雅各撒謊、大衛失足、彼得跌倒,在在都向我們老實表明,這世界不是樂園,人類也煉不成天使。這樣的蒼涼真相,與迪士尼一塵不染的「美麗世界」,與荷里活總打不死的「救世超人」,以至很相信很鼓吹「個人成聖」與「福音救世」的清教偽神學,都斷然不同。

美國文明,從迪士尼到荷里活到清教偽神學,都很「美麗」,都「悅人眼目」,可惜都是假先知的「美麗謊言」。這些謊言不容許你「悲觀」,不容許你接受自己有「終歸改變不了的事實」,待到你的「樂觀」破滅,要非發瘋殺人,就是抑鬱自殺。

人類的最大死因並不是癌症,也不是抑鬱症,而是感染「美式樂觀主義」。

 

 

 

誰在扭曲現實?(四)                    2014 年 8 月 23日(週六)

又是「美麗謊言」

新聞不忍細讀,最不忍的,是這類「賊喊捉賊」的新聞:

美國指伊斯蘭國是美國安全的最大威脅

美國記者福萊被遜尼派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斬首,美國形容「伊斯蘭國」是近年來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現時美國持續在伊拉克北部,對「伊斯蘭國」進行空襲行動,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表示,美軍的空襲有助打擊「伊斯蘭國」在伊拉克的攻勢,但不排除武裝分子會再重整旗鼓。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表示,要打擊「伊斯蘭國」,就不能夠排除空襲武裝分子在鄰國敘利亞的勢力。對於美國是否有計劃進一步空襲敘利亞,國防部長哈格爾未有正面回應,只表示美方正考慮不同的選項。總統奧巴馬早已強調無意軍事介入敘利亞。

奧巴馬誓對「伊斯蘭國」毫不留情

美國總統奧巴馬稱「伊斯蘭國」是「不應該存在於廿一世紀的癌症」,美國對其將毫不留情。……

正在美國馬薩諸塞州馬撒葡萄園島度假的奧巴馬當天強烈譴責說,整個世界對「伊斯蘭國」極端組織殘忍謀殺福利感到震驚。這個極端組織肆虐城市和鄉村,殺害無辜和手無寸鐵的平民,綁架婦女和兒童。

表情嚴肅的奧巴馬誓言美國將保持警惕,手下不會留情;當美國公民的生命受到威脅,國家將採取一切措施,確保正義得到伸張。他還表示,「伊斯蘭國」無法用任何一種宗教為自己的行徑開脫,因為沒有任何一種宗教會唆使人們去殺戮。他形容「伊斯蘭國」極端組織是「一種癌症」,說他們在廿一世紀沒有任何立足之地,呼籲中東地區各國共同努力拔掉這個毒瘤。奧巴馬強調,美軍將不會停止對「伊斯蘭國」的空中打擊。……

……

網上讀到一段關於馬丁路德的「末世神學」及「敵基督論」的文字,簡要而中的:

教會在第四紀君士坦丁大帝承認基督教為國教後,已經得勝,所以教會對上帝之國的來臨的期盼越來越不強烈了。那時末世論幾乎著重僅在個人的未來。

路德為反對羅馬教會的自我美化,並說撒旦在羅馬教會的權勢中,因此路德最急切地等待著世界末日,那時基督將最終征服撒旦。中世紀人都預料敵基督是一位在某一將來時刻要來臨的個人;但路德發現敵基督就在教皇中,因為教皇把其本身地位置於上帝的道之上。因為路德說教皇是真正的敵基督者,而不是基督教世界以外的壓迫者,所以路德期望末日不久將臨到。於是早期基督徒對末日的態度又重生,恢復它的生命力。

路德的末日觀以及他對上帝之國來臨的急切盼望,到了17世紀退居次位。基督徒只關心他們自身的得救。可以從當時的讚美詩歌很少有表達對基督勝利及祂的王國來臨的希望(看得出來)。

事實上,路德那「人們只有在……教會本身的範圍內才能找到敵基督者」的精確觀念,擲地有聲,點明了在此末世,我們基督徒應該「上心在意」的方向與層次。

──保羅。阿爾托依茲著《馬丁路德的神學》頁423

……

可悲可恨的是,路德基本上「後繼無人」,所謂「宗教改革」,久已被以英美為首的清教偽神學「騎劫」了,直到如今。

什麼「沒有任何一種宗教會唆使人們去殺戮」?你以為總統先生是在罵回教真主或伊斯蘭國嗎?

你難道忘記,聖經啟示的耶和華上帝,曾經並且將要「殺戮」甚至「唆使人們去殺戮」多少人嗎?

什麼「無法用任何一種宗教為自己的行徑開脫」?你以為總統先生不過是在指罵回教或「回教極端份子」嗎?

你難道又忘了,聖經明白啟示,無數人曾經或將要因他們的「不信」(一種所謂「宗教罪名」)而遭毀上帝審判甚至滅受嗎?

什麼叫「指桑罵槐」?這就是了!

……

今天滿街都是這樣的總統先生、女皇陛下和主教大人,樣子像「羊」,裝出個基督教或至少「親基督教」的樣子,說話卻像「龍」,徹底而且陰毒地反上帝、反基督、反聖經、反信心、反恩典。

在今天的「教會」裡,越是「主流」的,就越多這樣的「人」和這樣的「聲音」,故此誰才是對世界對人類──更重要是對基督信仰「最大的威脅」的明白真相,就被扭曲至眼下的顛倒錯亂與臉目全非。

……

我很蒼涼,因我知道,無數人只會跟著「美國隊長」的尾巴,由他定義誰是朋友誰是敵人哪是樂園哪是地獄,終歸神鬼不分賊父不辨而自投羅網自取滅亡。

我好好歹歹也算是在「教會」裡長大,卻看著「教會」更多地引人向「假基督」而不是「真基督」,心裡並不好過。

但大局已成,我無能為力!雖偶然還在「建制」裡說幾句話,但我總無法相信這有什麼「用」,因為別說「不跟大路走」,就是「不跟大路想」也是極其困難的事。

就連馬丁路德都無以力挽狂瀾,還未等到他死,「宗教改革」就已經「壽終正寢」走回頭路去了,我算什麼呢?

畢竟,人總是「重實際愛體面」的,故此從天主教的「榮耀神學」到加爾文及清教徒的「新榮耀神學」再到蕭律柏趙鏞基的「新新榮耀神學」,都可以歷久不衰大有市場。

我說過,「榮耀神學」實質是「抽水(揩油)神學」--你未「榮耀」上帝已經先「榮耀」了自己,又體面又實際,何樂而不為?卻是「十字架的道理」──對人力對世界作出根本性否定,你說你明白你接受,抱歉,我始終不很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