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

《默度餘生》一五四 至 一六七

 

默度餘生一五四/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一) 2017 年 12 月 6 日(三)

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

坦白講,這題目,驟眼看,我自己都覺得「衰格」。

曾幾何時,我很討厭那些題為「XX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的書籍或文章,一是那個「世事都給我看透了」的口氣,好可惡;二是「XX不會告訴你」,你怎麼知道?難道你是個「更XX」?

網上隨手拈來都是:

卻沒想到,就在聖經裡,有一個人,他「口氣」之大,非但天下無敵,就是天上也無敵,祂就是主耶穌自己。再者,類似「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的話,祂也說過,而且極之「惹火」。(稍後詳說)

這樣的一位「串爆耶穌」,牧師當然不會告訴你,於是乎,「衰格」就「衰格」!「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這個專輯題目,就給我想出來了。

為此,我「高興」(頗帶點幸災樂禍的意味)了好一陣子!

……

駱駝與蠓蟲

剛「復工」,有點懶,就從別處「移植」一篇過來,稍稍改篇,先應酬一下。

幾天前,「剷」走了一個手機遊戲,因為自己都覺得「唔等使」(不管用),白白浪費心力時間。

其實,這沒什麼困難,也沒什麼好說的。我甚至以為,那些什麼「熄機族」,很有點自以為義的味道,頗近於法利賽人的「我不像別人……」。

人間世事,你真以為「等使」(管用)的,我就不信你這麼容易「剷」得走戒得掉,例如,我計劃轉工、我剛剛買樓、我打算移民……

同席的有一人聽見這話,就對耶穌說:在神國裡吃飯的有福了!

耶穌對他說:有一人擺設大筵席,請了許多客。到了坐席的時候,打發僕人去對所請的人說:請來罷!樣樣都齊備了。眾人一口同音的推辭。

頭一個說:我買了一塊地,必須去看看。請你准我辭了。又有一個說:我買了五對牛,要去試一試。請你准我辭了。又有一個說:我才娶了妻,所以不能去。

那僕人回來,把這事都告訴了主人。家主就動怒,……(說)我告訴你們,先前所請的人,沒有一個得嘗我的筵席。

—— 路加福音 14:15-24

牧師不會告訴你:

戒打機易,戒投資難!

牧師更不會告訴你:

因沉迷打機滅亡的人,不會很多;

因沉迷投資滅亡的人,將必無數!

為什麼?

你看看,牧師們自己還有「奉獻最多」的「教會米主」們手上有什麼?沒股票,也有基金;沒基金,也有物業;還有為自己移民為子女留學等大事張羅的各種「隱性投資」……

「沉迷投資會滅亡」?

善哉!善哉!說不得!說不得!

就說說「沉迷打機會滅亡」好了。

尤有甚者,把「投資」說成「為上帝理財」說成「作上帝的好管家」的「善解人意」的牧師,更大有人在。

駱駝就吞下去,蠓蟲就濾出來,牧師們似乎從來如是,否則就不是牧師似的…… 

善哉!善哉!

 

 

 

默度餘生一五五/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二) 2017 年 12 月 7 日(四)

「可恥」的福音(一)

我疑心牧師最不會告訴你的一件事,就是——

福音是「可恥」的!

好比江湖郎中不會告訴你他賣的藥其實無效一樣。

福音「可恥」?

這可不是我說的,是主自己說的,我有經為證:

路 9:26 凡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

人子在自己的榮耀裡、並天父與聖天使的榮耀裡、

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

我知道必有牧師「大義凜然」,說我謬解聖經甚至誣蔑基督,因為耶穌並沒有說「福音(基督及祂的道)可恥」,祂只是說「有人」以為可恥而已——言下之意,是沒有人叫你「以福音為恥」,且看,保羅不就是以「我不以福音為恥」聞名嗎?

羅 1:16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

……

我覺得牧師有一種「神通」,就是總可以把真正關係生死的事說得輕描淡寫,譬如很以為「不把福音看為可恥」是一件十分稀鬆平常的事。這一點,他們當然做到,要是你做不到,那就一定是你「有問題」。這邏輯跟資本主義的「第一定律」——「你窮是因為你不動腦」一個餅印。(都說清教偽神學跟資本主義是「同出一源」的。)

問題是,要是「不把福音看為可恥」是那麼稀鬆平常的事,哪保羅「不以福音為恥」有什麼了不起呢?主耶穌「凡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的警告,就更是非常、非常的多餘了。

說到骨節眼處,牧師們並不只是反對我的「福音可恥論」,他們其實連保羅與主耶穌的相關說法都很以為「可恥」。他們心底裡根本看不起保羅甚至看不起基督,連福音本身他們都看不起。

這一點,當然嘛,牧師們絕不會告訴你。

……

福音是怎麼成為「可恥」?

不說牧師了,回頭看聖經,看清楚主「無情白事」為什麼叮囑甚至警告我們——

小必不要以福音為恥?

再想一遍:一樣事物,假若不是很容易就會被人(甚至門徒)「以為可恥」,哪麼保羅「我不以福音為恥」的自詡,主耶穌「小必不要以福音為恥」的警告,就都無的放矢甚至近於無中生有了。

且看主耶穌的「福音可恥論」的上文:

路 9:18-26 耶穌自己禱告的時候、門徒也同他在那裡.耶穌問他們說:「眾人說我是誰?」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還有人說、是古時的一個先知又活了。」

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彼得回答說:「是上帝所立的基督。」耶穌切切的囑咐他們、不可將這事告訴人。又說:

「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

耶穌又對眾人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了自己、賠上自己、有甚麼益處呢?

「凡把我和我的道當作可恥的、人子在自己的榮耀裡、並天父與聖天使的榮耀裡、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作可恥的。」

主耶穌的「福音可恥論」是緊扣上文說的,也必需緊扣上文來解。

彼得雖然靠「背書」答對了對案:「(你)是上帝所立的基督。」可他(跟其他門徒)事實上根本不知道「基督是什麼」。

很可以想象,門徒當時心目中的「基督」跟今天絕大多數牧師「虛構」的那個「基督」,是一樣的,就是「戰無不勝天下無敵」的,很快就要「揭竿起義打倒羅馬人帶來以色列國大復興」的。而同步緊扣的觀念,當然還有「傳道得天下」、「福音救世界」等等,不在話下。

正因如此,主耶穌才會一大盆冷水澆下來:「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好徹底打碎門徒原先心目中那個「強勢基督觀」。(當然,這時候距離「成功打碎」門徒的「成見」還有相當的日子,門徒當時還是一片「心紅」,發著「大夢」,根本聽不進耳。)

動點心肝想想:

一個「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的「失禮死人」的所謂「基督」,不是已很夠「可恥」嗎?

(「復活」一項,容後說。)

更「可恥」是,所謂追隨基督原來不是跟著祂「狐假虎威」(像約翰兄弟的要「放火燒村」),而是「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祂」。牧師們當然不會告訴你這話有多「嚴重」,混解為「多點事奉多些奉獻」之類了事,又一貫的輕描淡寫。事實卻是,主耶穌「背起他的十字架」是「去死」,我們「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祂」還可以是什麼呢?——就是「天天跟著祂——去死」

大吉利事!

這樣的「追隨」法——「白白跟他去送死」,不「可恥」嗎?

扣著這脈絡解下去,下文「凡要救自己生命的」一句,你「會心」一讀(總不要學牧師們的「猥瑣釋經」),就知道「凡要救自己生命的」指的就是「不願意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祂——去死」,這就再一次印證了「信耶穌係會死人」的福音真相。

「信耶穌會死人」,你仲(還)叫人信?

更更「可恥」的還在後頭:

主自己怕都知道「信耶穌會死人說」太過嚇人而且「搵笨」,但祂還要變本加厲,開出張天下人間最「可恥」的「空頭支票」

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你自己「去死」,追隨你的「跟住去死」,統統死光了,你居然還夠膽說:

都死了不打緊,我們有「將來」嘛!

可「現在」都沒了,

你還瞎說什麼「將來」?

可恥!

……

三可恥

我總結一遍,有心肝的請聽:

你應許人以一個渺渺茫茫的「美好將來」,卻要人首先捨棄實實在在的「美好現在」,這不是比江湖郎中騙錢賣假藥更要「可恥」嗎?

說得更「盡」些,是:

你自己自身不保,一可恥;

你自身不保還要人追隨你,二可恥;

你還敢夸口「美好的將來」,三可恥。

福音乃「天下至恥」,明矣!

 

 

 

默度餘生一五六/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三) 2017 年 12 月 8 日(五)

「可恥」的福音(二)

關於福音之「可恥本相」,門徒早期的一些「小動作」已很可以反映出來,譬如:

路 9:27-36 (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上帝的國。說了這話以後、約有八天、耶穌帶著彼得、約翰、雅各、上山去禱告。

正禱告的時候、他的面貌就改變了、衣服潔白放光。忽然有摩西以利亞兩個人、同耶穌說話.他們在榮光裡顯現、談論耶穌去世的事、就是他在耶路撒冷將要成的事。彼得和他的同伴都打盹、既清醒了、就看見耶穌的榮光、並同他站著的那兩個人。二人正要和耶穌分離的時候、彼得對耶穌說:「夫子、我們在這裡真好、可以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他卻不知道所說的是甚麼。

說這話的時候、有一朵雲彩來遮蓋他們.他們進入雲彩裡就懼怕。有聲音從雲彩裡出來、說:「這是我的兒子、我所揀選的、你們要聽他。」聲音住了、只見耶穌一人在那裡。

當那些日子、門徒不提所看見的事、一樣也不告訴人。

「門徒不提所看見的事、一樣也不告訴人」?這怎麼可能呢?

大家該知道,彼得、雅各、約翰都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雅各兄弟幾乎「放火燒村」,彼得真傢伙「動刀就砍」,下山不久,他們就爭論起「誰為大」來,彼得甚至「不知道所說的是甚麼」,還是要爭著說話,在在可見,他們都是又「多口」又「逞強」的人。

想像一下,山上見了那麼輝煌顯赫的場面,按他們又「多口」又「逞強」的性格,怎可能「不提所看見的事、一樣也不告訴人」呢?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覺得「可恥」

怎麼可恥?

想想,「山上」一片輝煌,可「山下」就打回原形,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主說「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上帝的國」,故此,山上所看見的場面,大概就是「將來」的「神的國」了。

可是,現在呢?當下呢?

大家終於明白福音(主耶穌及祂的道)為什麼「可恥」沒有?

福音之「福」,關係的,是眾人(甚至大多數「信徒」)還看不出甚至想像不出來的「將來」,可是,但凡不能「當下」就給人好處,至少是一個「交代」的事情,都是「可恥」的,這就如同百姓嚷著「我們今天吃什麼」時,摩西著他們「想望迦南」,是很「可恥」的一樣。

同理,百姓期待著的,是一個「當下的革命」,但「那人」卻老說著一個飄飄渺渺的「將來的天國」,可恥!怪不得人家要「釘祂十字架」!

山上所見的,是一個飄飄渺渺的「將來的天國」,榮耀是很榮耀,輝煌也很輝煌,可惜比荷里活片的電腦特技還「虛幻」,跟「現實」全不對應,說出來,人家瞪著眼睛望著你,連你自己都覺得自己在騙人——不「可恥」麼?!

這樣,「門徒不提所看見的事、一樣也不告訴人」,明矣!

……

牧師之「恥」

既說福音(主耶穌及祂的道)「可恥」,還「三可恥」,還「人間至恥」,怎麼我們的牧師不告訴你呢?

其實呢,他們也不是「有心」騙你的,他們即或「無心」,也是在騙了,只不過他們騙了你,自己也不知,因為他們更早就被人騙了,久之,連自己都騙了。

君不見,牧師們今天所傳的「福音」,十之八九,甚至十成十,不論版本門派,都是「今生福音」、「現世福音」、「當下福音」甚至「馬上福音」?何恥之有?

說來有點玄,其實也很顯淺。

牧師們不以(現在的假)福音為恥,正正因為他們很以(原來的真)福音為恥,於是把福音本來的「可恥本質」(關乎遙遠渺茫的將來幸福)淘空、去肉、拆骨甚至剝皮,重新填上能當下滿足人肚腹的「餡料」,再包裝上明媚可人的外衣,這樣「福音」就變得萬般可愛、賞心悅目。

說個更顯淺的對比:當年挪亞的方舟,是個「零功能廢物」,「可恥」得很,一定被當代人「笑到面黃」;可今日牧師們搞的方舟,卻是「多功能中心」,單掌聲鼓勵已賺得不少,何恥之有?

總之,這樣子的(偽)「福音」(假)信仰,誰也不會以為「可恥」。

牧師們不告訴你(真)福音「可恥」,因為他們早就忘了什麼是福音,或說他們本就從不知福音為何物。這幫人根本是「現實」裡的既得利益者,是「地主」,他們才不想望什麼「將來」,免得「將來」(天國)真傢伙來了會影響他們「現在」就有的名利與霸權。

稍好一點的牧師,或不至於這麼惡俗可憎,但是,「信耶穌會死人」,「追隨基督是跟他去死」,這些「可怕道理」也是他們不敢宣之於口的,或又是一貫的輕描淡寫了事,這跟「以福音為恥」其實沒差多少。

向病人隱瞞病情,是醫生之「恥」,但是不知何故,牧師向群眾甚至會眾隱瞞「世界無望」以及「福音可恥」的真情實相,竟不以為恥,還混得很「好」,而人們也不以他們為可恥,甚至說他們「好」……

我只知道,就這些年,別說針對福音與信仰,人們一般的「可恥觀」也變化很大,譬如,現在你的「旅行資歷」,如果還是「返大陸」,甚至只是「星馬泰」,而不及於「歐美澳日韓」,已經是一件很「可恥」的事了……

 

 

 

默度餘生一五七/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四) 2017 年 12 月 11 日(一)

「可恥」的福音(三)

基督差遣我、原不是為施洗、乃是為傳福音.並不用智慧的言語、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上帝的大能。就如經上所記、『我要滅絕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

智慧人在那裡.文士在那裡.這世上的辯士在那裡.上帝豈不是叫這世上的智慧變成愚拙麼。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上帝、上帝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上帝的智慧了。

猶太人是要神蹟、希利尼人(希臘人)是求智慧.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在猶太人為絆腳石、在外邦人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無論是猶太人、希利尼人、基督總為上帝的能力、上帝的智慧。因上帝的愚拙總比人智慧.上帝的軟弱總比人強壯。

—— 林前 1:17-25

牧師們因為骨子裡「以福音為恥」,於是隱瞞福音的「可恥本相」,把福音「改造」為猶太人喜歡的「律法主義」(道德主義)與希臘人崇尚的「理性主義」——英美清教偽神學正是典型,這樣,他們所謂的福音(基督的道)就顯得有用、實際、合理更且「多功能」了。

一句話,體面!

至於福音之實為「方舟」般的關係「遙遠將來的福祉」的「今世大廢物」的那個「可恥真相」,就被徹底掩埋了。如此這般,所謂「福音」就「榮耀」起來,傳這路「榮耀福音」的牧師,當然就更是「榮上加榮」不亦樂乎了。

他們不知道,上帝的「美意」竟是如此:

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上帝、上帝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上帝的智慧了。

—— 林前 1:21

正當那時、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說:「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是誰.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是誰。」

—— 路 10:21-22

這些人——尤其所謂牧師——最愛「體面」,上帝就故意讓福音顯得「失禮」甚至「可恥」,好叫這些狗眼看人低甚至看神低的人,「看是看見卻不明白,聽是聽見卻不曉得」,即或裝模作樣煞有介事「信」一輩子,「信」的都是假福音,最後被定罪被永遠逐出天國。

……

(新)三王來朝

挨近聖誕(且不管這日期是真是假),特朗普突然「承認」起耶路撒冷起來,少不免有點「應節」: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美東時間周三(6日)發表演說及簽署命令,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指示國務院,開啟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遷至耶路撒冷的工作。美國將會成為唯一一個在耶路撒冷設置大使館的國家。

其實英美早就「插手中東事務」,居心叵測(不可測)——

不!不是「叵測」(不可測),是很「可測」,路人皆見——其背後「大佬」設法扶植甚至支配一個親美的(偽)以色列政權,最後「定都耶路撒冷」,「一統天下」。

再其實,「人同此心」:

普京拉攏土耳其敘利亞,

 染指聖城;

習近平一帶一路劍指中東,

 染指聖城;

特朗普突然「承認」耶路撒冷,

 當然都係染指聖城;

  一個左冷禪

  一個任我行

  一個岳不群

邊個打邊個(誰是誰)?

沒所謂啦!

大家忽然都來「親近」聖城,可你別告訴我,這「三王來朝」是要來「朝聖」,來朝拜主耶穌基督——真正的猶太人的王。

人間世故你必要懂得一點,最著意努力去「一國之都」甚至「世界之都」的人有兩類,一類是「諸葛杜甫」,是去「勤王救國」的,另一類是「項羽劉邦」,是去「弒君奪國」的。

你以為這「現代三王」個個都急不及待趕來「聖城」,會有什麼「好心」麼?

我知道好些中美國毒、共濟毒中到入骨的人,尤其牧師,到今天仍然「白痴」(恕我不能客氣,因為我真係好厭煩好憎惡這種想法)到相信美國是「基督教國家」,還立什麼「好心」「幫助以色列復國」。

我疑心這些人從來沒有認真看過所謂《以色列獨立宣言》,更沒認真看清楚他們究竟「復」出了個什麼鬼「以色列」來。我給大家看一段:

以色列國將按照以色列先知所憧憬的自由、正義與和平原則作為立國基礎,將保證全體公民,不分宗教、信仰、種族和性別,享有最充分的社會和政治平等權,將保證宗教、信仰、語言、教育和文化的自由,將保證保護所有宗教的聖地,並將恪守聯合國憲章的各項原則。

敢問哪個「以色列先知」會容忍一個「不分宗教」的「以色列」?

當年以色列正正因為「不分宗教」(與迦南、埃及宗教混雜),招致上帝審判,亡國收場。今天繼續「不分宗教」——

這樣都叫「復國」?你沒病吧!

古之「三王來朝」(不糾纏是否三個),是真心來朝拜聖嬰尊奉基督為王;可今之「三王來朝」,卻不懷好意,要來謀朝奪國,都是「大希律」一樣爭著來自己做「猶太人的王」而已的。

這個古今之別,你「沒病」,一定看得出來。

……

又到「聖誕」

早前作了首很「詭異」的「聖誕詩」:

天使報佳音 孤星寂寞深

聖城雖咫尺 未見有心人

當年,「伯利恆之星」就在頭頂,可「聖城」卻不見有誰來朝聖,來的,倒是山長水遠的幾個東方博士(大希律——冒牌猶太人的王——後來也派人來了,不過是要追殺主耶穌)。

為什麼呢?

原來,這又關「榮耀」「可恥」的事。

當年的小聖嬰小耶穌(真命天子),十分不體面,「望之不似人君」,「包著布臥在馬槽裡」,你不說,鬼知祂是「聖嬰」?難怪客店沒地方招呼祂。

事實上,就祂的一對「落難父母」,已經夠不體面。

想想,本來,伯利恆是約瑟老家,按理應有些親戚故舊,就是客店沒地方,親友都該照顧一下,對吧?可是居然沒人理。為什麼呢?

你以為馬利亞真有「聖母相」——頭頂發光麼?「新婚產子」的「童女」,人家怎麼看呢?——可恥啊,這「醜聞」怕早已經在親友中間傳開了。約瑟這個「冤大頭」,「接手」不是自己「經手」的「兒子」,還是「男人」嗎?——可恥啊!

有這樣「可恥」的一對落難父母,於是,連同他們的兒子(所謂「新生下來作猶太人的王的」)都一併「可恥」起來,再於是,客店就「沒有地方」,連親友的家也「沒有地方」起來了。

……

兩句講完

可是,時移世易,今天的(所謂)「猶太人的王」,象徵著「這世界的王」,榮耀至極體面至極,「江山如此多嬌」,誰不爭著做呢?

且別忘了撒旦給他們的「約法」:

「先入聖城者王!」

新「三王」,於是乎「來朝」!——當然不是來朝見(人看為可恥的)「真猶太人的王」,而是來自己爭奪做(人想像中極榮耀的)「假猶太人的王」。帶來的手信當然也不是黃金、乳香、沒藥,而是導彈、核彈還有銀彈。

有戲看了!

「可恥」真君無人問;

「榮耀」假帝你我爭。

千秋萬世的人類歷史還有末日世局真情,就這「兩句」已經講完。這當然也是牧師們不會告訴你的。

 

 

 

默度餘生一五八/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五) 2017 年 12 月 12 日(二)

「可恥」的福音(四)

要把福音(基督及祂的道)變成「不可恥」甚至「榮耀」,最簡便、最合人胃口的方法,自是將它的「功能」現世化多元化,就如把挪亞原本的「當下零功能大廢物方舟」變成現在的「現世多功能俱樂部方舟」那樣。

不懷好意地在網上找找,找到一篇很簡要的大網,全文直錄如下:

基督教對人類有甚麼貢獻?

壹、神是關心全地及全人類的!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 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1:26)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 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 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12:1 -3)

貳、基督教的貢獻

一、教育學術:平民教育運動與高等教育的始創(如:哈佛、耶魯、劍橋、牛津等)。

二、文字推廣:文字發明及掃除文盲等。

三、醫療衛生:醫院的設立與醫學的研究等。

四、慈善事業:孤兒院、痲瘋院、盲啞學校、賑災等。

五、移風易俗:拒毒會、濟良所、天足會、廢除奴隸制度等。

六、藝術貢獻:文學、音樂、美術、建築等。

七、社會制度:人權、自由、道德、公義等意識形態。

八、靈性生活:得救與更新的唯一途徑!

參、總結(羅8:19-22)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 ,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 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

這大綱的「大綱」,一句話,就是所有「體面」的所謂「現代文明普世價值」,幾乎都是基督教「發明」的,至少是經基督教「發揚光大」的。

這樣的「基督教」,能不「榮耀」嗎?

但你有點心肝,或說,只要你不是「有病」,都該看到這位「作者」(估計是個牧師吧)要不是有些「讀寫障礙」,就是有些「人格分裂」的問題。

中間部分,講基督教的「貢獻」的,已夠「無眼睇」——

「哈佛、耶魯、劍橋、牛津」?

盲的都知這些「世界級最高學府」是「共濟思想大本營」。

「文字發明及掃除文盲」?

第一,你當「四大文明古國」統統無到麼?

第二、中世紀的歐洲是「教權最旺」之時,可那時候西方(歐洲)文盲率之高,肯定高於今天大家看不起的「阿拉伯世界」。

西方「掃盲」實始自十七、八世紀「啟蒙運動」,那可是「共濟會」的「功勞」啊!

什麼醫療、衛生、慈善事業,幕後「功臣」(或黑手),還不又是共濟會?共濟會是今天全世界最龐大的「慈善組織」,知道嗎?

至於「廢除奴隸制度」,我真係唔知點講!西方殖民主義「奴隸」了亞非拉弱小民族幾百年這段血淚史罪惡史,居然憑一個裝模作樣的「廢除奴隸」就洗刷得不只乾乾淨淨,還成為解放人類的大救星大恩人。

末世西方教會最不可饒恕的罪惡,就是替西方殖民主義與資本主義做「打手」當「扯皮條」。

還有什麼藝術貢獻,但丁《神曲》說的究竟是哪一個「神」?達文西畫的「救世主」究竟是哪一位「救世主」?你不清楚,就問問丹布朗去。

自所謂「文藝復興」以來,西方之所謂藝術文明已全幅向異教及人本主義(其實也是異教)靠攏,即或掛著個「基督教」招牌,可那些「聖母」什麼的,我真的一點也看不出它們有什麼是基督教的。

至於「社會制度:人權、自由、道德、公義等意識形態」,又關基督教什事?還說什麼「貢獻」,慘不忍睹,我已說過太多,不說了。

這些「現代文明普世價值」明明是共濟會的「功勞」,你幹嗎叨人家的光呢?

不可恥麼?

當然,我很知道,牧師們更以為這些「現代文明普世價值」若然不是基督教的「貢獻」,拉扯不上多少關係,那才是「可恥」。

叨人家的光不可恥,叨不著才可恥啊!

其實,人同此心,也沒什好說的。窮鬼「借錢充闊」,不以「充闊」為恥,但以「不闊」為恥,那心理跟大多數牧師的相同。

我且從「好處」方面想,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牧師們並不是有心「行騙」,他們只是「被騙」——被騙到不只相信這些「現代文明普世價值」都是教會「功勞」,更被騙到滿心以為這些「現代文明普世價值」都是「基督教」的「核心價值」,甚至就是主耶穌要我們傳的「福音」。

……

說到這裡,我卻還不十分以為這位作者(牧師)「離譜」,因為「沉醉今生重視實利」,你我哪個不是?都不要一味罵牧師了。

真叫我最頂不順的,是這最後一點:

八、靈性生活:得救與更新的唯一途徑!

還有這個莫名其妙的「總結」(羅8:19-22):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 ,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 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

牧師,你究竟想說什麼?

你把「靈性生活:得救與更新的唯一途徑」這個所謂「基督教貢獻」放到最後,我且不管你的「心理狀態」,是因為這一點最「重要」還是最「多餘」(被前面的七點完全「比下去」,只是不提「不好意思」)。

我只想問,你的「得救與更新」其實是什麼意思?

配合上述「七點貢獻」,再回頭看你的「引子」:

壹、神是關心全地及全人類的!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 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1:26)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 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 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12:1 -3)

我不得不疑心,你的所謂「得救與更新」實為「現世意義」「文化意義」的,即基督教的真正「貢獻」或說它為人類帶來的「福音」,就是上帝藉著「教會」為現世世界提供更好(最好?)的「文化選項」,「萬國萬族」於是就因「教會」「得福」——

發展出更優秀更體面的「現代文明」。

我看不出有別的「可能解法」!

……

可是,到最後,牧師,我不知你是「良心發現」、「人格分裂」,還是「一不留神說溜了嘴」:

「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 ,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

這個「總結」究竟是怎麼「總結」出來的「神來自筆」?

你說「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可你上面又說「基督教有八大貢獻」,除了「靈性生活:得救與更新的唯一途徑」不知你說什麼外,其他七點,從教育到醫療、衛生、慈善事業,藝術貢獻甚至社會制度,「基督教」不是已經大大地改善、優化了人類文明嗎?這樣,人類的光景哪裡還是「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呢?哪裡還用得著什麼「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呢?

即或有此需要,那些都一定是「西方/基督教文明」主流以外的「化外人」,對於這些人,「福音遍傳」去「開化」他們就是了,也是用不著莫名其妙的什麼「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的!……

……

「可恥」的名分

說到底,什麼是「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呢?

當心,經文說的是「神的眾子」,不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這「神的眾子」是指我們這些因歸入基督名下而被「算為」的「神的兒子」。

卻為什麼說要「顯出來」呢?

實不相瞞,我們信主,今生據稱得了個「名分」,可是那個「實際」,卻還在遙遠渺茫的「將來」。我們「徒有」「神的兒子」之「名」,但仍然「服在虛空之下」,仍在一定程度上受「敗壞的轄制」,與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直到主耶穌基督再來,真正、終極的帶來「得救與更新」,我們的「兒子名分」的「實際」才會「顯出來」

再說白些——

我們信主就得著神的兒子名分這個「說法」(這正是福音的核心),其實是十分「可恥」的,因為那是一張很遙遠很渺茫的「支票」,現在還沒人知它何年何月才「顯出來」(兌現)。

這位作者(牧師),我不清楚他「人格分裂」到什麼程度,我只知道,你既說基督教對現世世界「已經」有這麼偉大神妙的「貢獻」,這世界(至少是你生活的那個「北美中產階級世界」)好端端的,你還混說什麼「一切受造之物一同歎息、勞苦,直到如今」幹嗎?

你究竟是偽善、無知,還是真有什麼病?

……

是誰有病?

末了,我卻又忽然感到,這位牧師其實不「離譜」——不,他倒很「靠譜」。

昔日,耶和華明明在山上打雷閃電,但是百姓竟可以在山下自己炮制出「另一個耶和華」來,「創意」非凡,而且一點都不覺得自己「人格分裂」。時至近代,「基督徒」更「進化」到可以接受一個「不分宗教」的「以色列復國」,還說這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神蹟」。

在在可見,「信仰人格分裂」其實是一個「正常現象」,倒是像我這樣「看不開」的人,可能才是「有病」。

 

 

 

默度餘生一五九/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六) 2017 年 12 月 13 日(三)

「可恥」的福音(五)

我們信主、信福音,手頭得了的,就是一張不知何年何月兌現的「支票」,這「可恥真相」,牧師不會告訴你,或者,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又知道,許多牧師會說:

基督已經復活,已經得勝啦!

我說:

基督已經復活,是「基督」已經復活;

基督已經得勝,是「基督」已經得勝——

干卿底事?

基督已經復活已經得勝,原來「干卿底事」,這「可恥真相」,牧師當然也不會告訴你,或者,他自己都不知道。

基督已經復活,是「預表」我們「將來」也會復活;

基督已經得勝,是「預表」我們「將來」也會得勝。

這些「神學」,我很明白。可惜的是,它只是「預表」或「將來」,你再說得煞有介事,都是「可恥」的,因為你「當下」沒替我解決任何「實際」問題。

閣下到什麼「基督教墳場」去,或參加「基督教安息禮」,不難見到「(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11:25-26)的「宣傳標語」,然而,這話(拉撒路復活事件)背後的「可恥真相」,牧師不會告訴你,或者,他自己都不知道。

拉撒路一個人的所謂「復活」,結局是帶來更多人的死。

最「該死」的當然就是這個「叫人復活」的耶穌:

約 11:53 從那日起他們就商議要殺耶穌。

第二個或第二批被「累死」的,就是這個「叫人復活」的耶穌身邊的人——拉撒路只是其一,株連所及,必不止於此。

約 12:9-10 有許多猶太人知道耶穌在那裡、就來了、不但是為耶穌的緣故、也是要看他從死裡所復活的拉撒路。但祭司長商議連拉撒路也要殺了。

沒幾天後,加略人猶大就出去跟祭司勾結,不遲不早,何也?因為他已經「嗅」到猶太人動了殺機,為免受株連,賣主自保。(後來自保失敗,上吊去了。)

約 12:4-5 有一個門徒,就是那將要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說、這香膏為甚麼不賣三十兩銀子賙濟窮人呢。

太 26:14-15當下、十二門徒裡、有一個稱為加略人猶大的、去見祭司長、說、我把他交給你們、你們願意給我多少錢。他們就給了他三十塊錢。

主好「老實」啊,貨真價實沒騙我們,只是牧師們怕都有「讀寫障礙」,總是「聽是聽見卻不曉得」。拉撒路事件後不久,主就「語重心長」的說:

約 12:24-25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想想,既然「復活在我」,主何必還要一天到晚嘴邊掛個「死」字,大吉利事。

我們的牧師可就更知「人情世故」了,把「復活」解說成「不用死」一般。

信耶穌「不用死」?!

啊,這樣的「福音」,榮耀啊,體面啊!

可惜,福音的真情實相沒這麼榮耀、體面,信耶穌還是「要死」的,甚至可能死得更快、更慘、更不體面。

……

我時時疑心,牧師們不只有「讀寫障礙」,連最起碼的「邏輯思維」能力都沒有。

不是嗎?

沒有「死」,什麼謂之「復活」?

要是基督徒信耶穌就「不用死」,哪主耶穌何必苦口婆心嚕嚕囌囌叫我們「預備去死」呢?

請再聽清楚主耶穌是怎麼說的:

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

第一,「雖然死了」,「一語成讖」,就證明信耶穌照樣會死,沒有「不用死」的特權或優惠。

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

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

第二、主耶穌口中的「死」更不是「自然」的老死、病死、撞車死之類,而是「不自然」的「恨惡自己生命」的死。什麼叫做「恨惡自己生命」的死,就是近於「自殺」而非「自殺」的死法,即是——殉道

埋單總計,「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的真正意思,是:

信我的人,

雖然為我殉道而死了,

也必復活!

主沒有「食字」,按上文下理,絕對可以自己「補上去」。總之,主說這話,不是「應許」我們「可以不死」(你想多了),而是鼓勵我們「跟他去死」。

唉,這很難明白嗎?

罷了,人「不想聽」的,就永遠聽不到。人要體面、要當下、要實際,「你先為我死掉,我將來給你永生」?別說笑了,不如「你先借我錢,我將來還你」。

福音「可恥」成這個樣子,不「去肉拆骨剝皮」,人工徹底「改造」成為完全不相干甚至相反的另一碼事,誰願意「信」呢?

 

 

 

默度餘生一六零/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七) 2017 年 12 月 14 日(四)

被「代理」的基督教

大家都知道,「淘寶」或「網上購物」成行成市,就是因為便宜;所以便宜,就是因為免去了代理商、零售商的「重重盤剝」。(至於馬先生的一重算不算「盤剝」,你自己想想。)

這讓我們不知不覺學會了「代理」不是必需的,引而伸之,甚至「宗教代理」也不是必需的——

這卻是牧師們絕對不會告訴你的!

之不過,我們常又以為,「宗教代理」這個觀念只適用於「古代」,譬如中世紀的歐洲。那時候的「教廷」或「天主教」不只「代理宗教」,還「代理」人們從養生到送死的大小事務。另外,共產黨有一陣子都做過人民生活的「一切總代理」,可惜不大成功,現在大都「轉型」了。

今天西方或被「西化」的地方,牧師們似乎不再有什麼「代理權」了,甚至連「宗教事務」也不十分「話得事」。

這當然是「事實的一面」,但事實還有「另一面」。

大家必要知道,今天西方的真正「牧師」並不是大家慣常見到的「駐堂牧師」,而是一個「半隱閉的法師集團」,他們是由女皇陛下、基督徒總統、總統御用牧師(如葛培理家族)、基督徒學者專家、基督徒社會運動家等湊集而成。

表面看去,好像沒有什麼組織,但實際上,口徑十分一致,還你吹我捧,「互相受榮耀」。(君不見女皇生日教皇就職,總統先生們都會去送禮道賀麼?)

就是這「半隱閉的法師集團」「代理」了今天的「基督教」(廣義)。

譬如「美國乃清教徒立國」、「不分宗教的以列色復國」竟然成了「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神蹟」,就是他們「合作」共編共導共演出來的。我們一般以為的駐堂牧師,只是拾他們牙慧、跟他們尾巴而已。

牧師們不會(或不曉得)告訴你,今天的所謂「基督教」其實是「被代理」出來的,而這個「代理」不但非必需,更是有害,甚至有毒的。

牧師們當然也不會告訴你(或輕描淡寫),當年主耶穌致力對抗的是當時由祭司、文士與法利賽人組成的「宗教總代理」;而到此末世,主再來致力對抗的,當然也是由女皇陛下、基督徒總統與總統御用牧師等組成的「現代宗教總代理」。古今如一。

明白啊,沒有「總代理」會告訴你,他是多餘甚至有害的。

……

最毒的話

唉,其實用點心肝,都可看到,主耶穌罵得最兇、最狠、最狼、最毒、最刻薄的,正正就是當時由祭司、文士與法利賽人組成的「宗教代理集團」。

太 25:29-33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建造先知的墳、修飾義人的墓、說、若是我們在我們祖宗的時候、必不和他們同流先知的血。這就是你們自己證明、是殺害先知者的子孫了。你們去充滿你們祖宗的惡貫罷。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阿、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

施洗約翰以至保羅都是這樣,口徑一致,罵得一樣「狠毒」:

太 3:7-10 約翰看見許多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也來受洗、就對他們說、毒蛇的種類、誰指示你們逃避將來的忿怒呢。你們要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不要自己心裡說、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我告訴你們、 神能從這些石頭中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現在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

加 5:11-12 弟兄們、我若仍舊傳割禮、為甚麼還受逼迫呢.若是這樣、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恨不得那攪亂你們的人、把自己割絕了。

咒人「永不超生」(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不得善終」(砍下來、丟在火裡),還「絕子絕孫」(把自己割絕),這些「最毒的話」居然就出在主耶穌、施洗約翰和保羅的口,而且都是用來「罵牧師(宗教領袖)」的。

牧師總愛把聖經演繹成拿來「教訓會眾」的教本,事實上,聖經中最重最狠的信息,更多是拿來「罵牧師罵(假)先知」的。

你明的,如此對牧師「不利」和「可恥」的信息,牧師們當然不會告訴你,或頂多輕描淡寫,或顧左右而言他,譬如,說這些經文針對的是「少數」或「非主流」,好叫自己不會被包括在「被罵」之列。可是,主耶穌、施洗約翰和保羅所罵的「宗教代理集團」,盲的都看出,是當時的「多數」與「主流」。

……

可恥的俄網

但有一點,大家必定要搞清楚,免得「殺錯良民」或「誤中副車」,我上文已說,主耶穌及聖經針對的「牧師」(或先知),重點不在某個個人,而在整個「宗教代理集團」。所以,閣下讀罷俄網,且不要回教會去「針對」自己的牧師傳道,他們就是有些偏差錯誤,也決非罪魁元兇。

我倒很以為,那些「自由信徒」,那些教你「佔中」什麼的「基督徒學者」,明言暗示叫你回教會去「批鬥」自己的牧師傳道的,你更要小心,因為這些團夥才是「代理」著現今所謂「基督教」的「總代理」。主耶穌針對的「牧師」更多是指向這些人。

對「駐堂小牧者」,一般而言,我倒是有些同情的。我是過來人,從開會到家訪到打掃,「駐堂小牧者」的辛勞不能一筆否定。他們哪有什麼時間讀書,又大多沒什麼文史哲學底子,所受的訓練又……,結果就只能拾人牙慧跟人尾巴,任由那「半隱閉的法師集團」「代理」的「西方神學」擺弄和洗腦。

所以,我常常勸大家,不要回自己的教會去「生事」。「駐堂小牧者」不會有心害你的,有心害你的,都當總統做學者或搞「政治運動」去了。另外,你也別想「改變」他們,老套些說,替他們禱告好了。

我說了什麼?什麼都沒說,「可恥」得很。我疑心俄網上沒一句話能「改變」世界(都別管當下不當下),我只一味告訴你「這世界是改變不了的」,希望能稍稍改變你以為「世界可改變」的想法。

終於認定「世界不可改變」,然後「坐定定等運到」——聽候上帝打救,這就是俄網理解的福音或說救法(跟這世界「代理」的完全不同),很「可恥」的。

 

 

 

默度餘生一六一/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八) 2017 年 12 月 15 日(五)

被「代理」的基督教(二)

我希望大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我不是說基督教一定不需要「代理」,或任何聲稱「代理」基督教的個人或群體都是假冒的。世局超乎尋常的「詭異」,你要有超乎尋常的智慧(也可理解為最大的單純),才能參明其中真相。

我見得太多質疑所謂「主流教會」的「代理資格」的個人或群體,譬如某些「另類教派」或「基督徒前衛組織」。不過,這些「另類教派」或「基督徒前衛組織」卻又擺出一副「我才是(真)代理」的嘴臉,其「囂張」程度,一點不下於他們口中的「主流教會」,事實是猶有過之。

要之,對於那些滿口「信仰不需要代理」,或做「自由信徒」好了,不一定要「返教會」的人,我總是十分疑心的——疑心他們只是以一個更詭異隱秘的方式「代理」著基督教而已。

說白些吧,任何聲望「信仰不需要代理」或「否定另一些代理」的個人或群體,包括俄網,都有可能是變相地「代理」甚至「壟斷」著基督教而已的。

說得好複雜,我的意思其實是,「信仰是必要代理的」,問題只在於,是哪一種形式的代理,及如何辨識真代理與假代理。

關於「教會」的信仰「代理權」甚至「壟斷權」,主耶穌曾予以十足的肯定:

太 16:15-19 耶穌說、「你們說我是誰」。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兒子。」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

約 20:19-23 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

當中,最為明顯的「授權」意思,見之於「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及「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赦免了.你們留下誰的罪、誰的罪就留下了」這兩句。

問題在於,教會要怎樣才能得著或確保這樣的信仰「代理權」甚至「壟斷權」?或說「教會」(一群自稱代理基督教的人)要怎樣才真正成其為「教會」(真正有資格代理基督教的人)?

關鍵在於這幾句——

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

——中的「這磐石」「天國的鑰匙」究竟指向什麼:是指「彼得本人」還是「彼得的認信」(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甚至不能止於「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還必需加上主耶穌的鄭重補充:「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長老祭司長文士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補足了基督的定義之中必需包括的「可恥形像」。

長話短說,「這磐石」跟「天國的鑰匙」指向的不可能是別的,必是「彼得的認信」再加上「主耶穌的補充」,即「完整的信仰認信」。換言之,你不是說你是「教會」就自然有「代理權」,而是你必需執持上述「完整的信仰認信」,才成其為教會(基督代理人)。倒過來說,你若真心誠實奉行這「完整的信仰認信」,不必任何註冊或登記手續,你「自動」就成為教會(基督代理人)。

當然,世故我是十分明白的,「阿貓阿狗」都可以聲稱自己是最真心誠實奉行這「完整的信仰認信」的人,是最合資格的教會(基督代理人)。所以,我已經決意不跟誰「爭論」,你說你有就有,我說我有就有,看主耶穌他日歸來承認哪個,才是「說了算」的。

你必說:這不是頗近於兒嬉?

我說:挪亞「光天化日」之下造艘方舟,不兒嬉麼?亞伯拉罕還不知往哪裡去就出吾珥,不兒嬉麼?摩西「當下」有王子不做,帶百姓去找渺渺茫茫的「祖宗」,不兒嬉麼?

我且告訴你一個辨別「真假基督代理」的「密技」,是牧師們斷不會告訴你的:

那些看上去越「正經穩陣」的「疑似基督教物體」,譬如「功能多多的教會」,「現世見效的福音」,「光鮮體面的基督教國家」,就越是靠不住。

反之,你看上去越是「兒嬉」的、「無用」的,甚至「可恥」的,倒更可靠些。

記得嗎?主耶穌當年出世,那個「識別暗號」,就是一個絕不光鮮體面甚至不起眼的「包著布,臥在馬槽裡」。

……

「教會生活」的我見

至於大家應不應有所謂「教會生活」,或說現在還有哪一家「可靠」的教會可以參加,我不知怎麼回答你。你返教會,「有危險」,做「自由信徒」,何嘗不危險?我唯一能聯想到的,竟是保羅這段關於「娶妻」的話:

林前 7:26-27因現今的艱難、據我看來、人不如守素安常纔好。你有妻子纏著呢、就不要求脫離.你沒有妻子纏著呢、就不要求妻子。

明白啊,我不是很喜歡「揶揄」教會的「離教分子」或「自由信徒」,只因「現今的艱難」,才「遺世獨立落落寡歡」,無奈走到這個地步的。你若有「教會生活」,且不要輕言「脫離」,還能做些什麼就做,不能做些什麼,就「坐定定」,聽候上帝打救。你若沒有「教會生活」,就不必強求,或「求其」一間,得過且過算了。

看啊!俄網就是這麼「可恥」,總不能給你些更體面、更實在的建議。

 

 

 

默度餘生一六二/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九) 2017 年 12 月 18 日(一)

騙很大(一)

沒有經紀會告訴你,他協助你投資的生意,是「必蝕」(必定虧本)的。為保護他自己(注意,不是保護你),「投資有風險」這類廢話,當然會說,但「必蝕」這兩個字,是決不能宣之於口的。

我們的牧師,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宗教經紀」,同理,「信仰有代價」這類「廢話」,當然會常常掛在嘴邊,但「信者必蝕」的真相,卻是萬萬不能告訴你的,否則哪裡還有「生意」?

某角度看,主耶穌確曾說過類似「信祂者穩賺不賠」的話,譬如:

約 11:25-26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

路 12:32-33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你們要變賣所有的、賙濟人.為自己預備永不壞的錢囊、用不盡的財寶在天上、就是賊不能近、蟲不能蛀的地方。

太 24:13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不知何故,我們的牧師(宗教經紀)的「偏聽」或「偏說」能力總是「驚人」的。就以上述三句為例,主耶穌的「應許」(穩賺不賠)——

——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

——(將有)永不壞的錢囊、用不盡的財寶在天上。

——必然得救。

他們都「看」到,而且非常強調,視為福音的「必殺賣點」。

可是,主耶穌的應許的「前設」或「背景」(先要賠到見底):

——信我的人還是要死且可能死得更慘;

——信我的人要「變賣所有的賙濟人」;

——信我的人要「忍耐到底」。

他們要不是「視而不見」,就是故意「避而不談」。

對,我們真心信主的人,到主再來審判世界更新天地之日,埋單總計,的確是「穩賺不賠」的。可惜的是,那是「最後」(結局)的事。未到「最後」(結局),我們的人間宿命,不只「穩蝕」,更是「賠到見底」:

太 24:9 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

我們信主,到「結局」「穩賺不賠」,是事實的一面;在「結局」未到之前「賠到見底」,是事實的另一面。這兩面都是真的,都是可信的。問題是,牧師(宗教經紀)為了他們的「生意」,只顧極力宣揚前者(其實也是很扭曲片面地宣講),對後者則設法淡化、掩飾甚至否定。

都說「投資有風險信仰有代價」這類「廢話」,牧師們很會說。可是他們演繹的那些「風險」,跟主說的「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連邊都沾不上;他們演繹的「代價」,跟主說的「變賣所有的賙濟人」,也離天十萬丈。

完全是冒牌貨,騙很大!

一門你必需先「蝕光」最後才「穩賺」的生意(福音),你叫我向誰「推銷」?明白我為什麼好久沒傳福音了吧!

……

「聰明通達」

更別忘了,跟偽基督教同步橫行當代社會的,是「私產主義」。「私產主義」最講究什麼?當然是保值、增值、營利之類。而要追求最大的保值、增值、營利,最需要什麼?當然就是「計算心」,用主耶穌的字眼,就是「聰明通達」

人只要有兩三分「計算心」,他就接受不了「失控」。投資未來可以,但那個所謂「未來」必要已有六、七分受制於「現在」,是藉著「現在」,就可以合理和有效地推算甚至「製造」出的「未來」。

但請再看清楚這些經文,或說主耶穌給我們的「投資條款」:

約 11:25-26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

路 12:32-33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你們要變賣所有的、賙濟人.為自己預備永不壞的錢囊、用不盡的財寶在天上、就是賊不能近、蟲不能蛀的地方。

太 24:9-13 那時、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那時、必有許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惡。且有好些假先知起來、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纔(就)漸漸冷淡了。惟有(但是)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是的,「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但他要先「為我而死」(這方面不久前剛說過,不贅)。

是的,會有「永不壞的錢囊、用不盡的財寶在天上」為你預備,但是你先要「變賣所有的、賙濟人」。(記得少年的官一聽這話,就走路了嗎?)

是的,你「必然得救」,但是你要捱過「人要把你們陷在患難裡、也要殺害你們.你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這樣的大苦難。(聽見都得人驚,怎麼捱?)

人有幾分「計算心」,都會「算」:

將來(最後)賺不賺,是未知之數;可現在「穩賠」更且「蝕到見底」,是可知之數。由「可知」推「未知」,就怎麼都「推算」不出一盤今生「穩蝕到底」的「生意」會在來世「穩賺」。

這樣的福音(投資計劃),太可笑了吧!

「聰明通達」人拒絕福音,「合理」啊!

不過,牧師(宗教經紀們)卻還是樂此不被地告訴你,向你「傳福音」,因為事實上他們自己都不信。就如許多「健康產品」的推銷員,那些「產品」他們自己都不用甚至不信一樣。

我想,人心根本不在乎福音的「最後」或「終極」好處,他們只在乎它的一些現世的莫名其妙的「附帶效果」,就好比好些人申請信用卡,只是為貪圖「贈品」而已。

買的、賣的,既都只在意於那些「贈品」,「信耶穌會死人」等等「條款細則」,還有誰去理會呢?

 

 

 

默度餘生一六三/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十) 2017 年 12 月 19 日(二)

騙很大(二)

經紀絕不會告訴你,他協助你投資的生意是「必蝕」(必定虧本)的,同樣,他也絕不會告訴你,他協助你投資的那家公司是「必定倒閉血本無歸」的。

多數牧師,作為一種「宗教經紀」,他們引導你「投資」的,你明的,當然不是「將來的天國」(誰要這個),而是在現在已有或至少很快就有「重大獲利」的三家「公司」,分別是:

一、以美英帝的強大實力與體面價值觀為核心的「美英帝國公司」。

二、以耶路撒冷為所謂「聖都」的「復國」起來的「以色列公司」。

三、據說「現代文明」都靠她建立起來的高貴的「西方教會公司」。

我聽得太多這樣的「見證」或「傳福音範例」,明言暗示「耶穌」或「基督教」之所以「可信」,其實不是因為信者得「天堂永福」之類(都說現在誰要這些呢),而是一旦你「信」了,甚至只要表現出對所謂「基督教文化」的一點「欣賞」,你就馬上體面、文明、高貴起來,單單「心理」上的「獲利」已經十分可觀。至於「西方基督教文明終必(甚或已經)得勝」的「事實」(?),只要你「站對邊」,給你帶來的實利更是不計其數,「穩賺不賠」的。

總之,牧師(宗教經紀)們叫你「信」(投資)的,不是渺渺茫茫連影都未見的「將來的天國」,而是已(估計)勝券在握「現世的西方基督教文明集團」以及其轄下的三家「子公司」:「美英帝國公司」、「以色列公司」和「西方教會公司」。

我不善營生,一輩子沒有買過股票,股票究竟長個怎麼模樣?不知道。但估計,起碼會有你「持股」的那家公司的寶號,對吧?弟兄姊妹,如果你(真)是基督徒,自稱「信」了耶穌(福音),請回家看清楚你手頭的「股票」的模樣,上面寫上的究竟是哪一家「公司」的字樣。

我向你保證,今天大多數牧師(宗教經紀)向你「傳」(推銷)的,肯定不是「天國股票」,而是「人國股票」

人情世故我是很明白的,我疑心你要的正是「人國股票」,即「當下福音」、「現世福音」。倒若發現自己持有的真是「天國股票」,即是一張「現世廢紙」,我想你會哭的,甚至發瘋,說不定要當日「傳」給你的牧師退貨,再不告他「行騙」。

說真話的竟成了「騙子」,這就是這個世界的「地理」——「天理」是不存在的。至於「人國股票」才是個真正混世大騙局,他們當然看不見。人愛「被騙」,上帝都救他不過來。

……

血本無歸

事實上,綜觀聖經、時局,還有又無知又頑劣的人性,「西方基督教文明集團」及他們轄下的「美英帝國公司」、「以色列公司」和「西方教會公司」終必全數倒閉血本無歸,是明明可見的事實。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就職後首次提出的國家安全戰略中批評,中國和俄羅斯都是「意圖破壞現狀的強權」,一心想動搖美國的利益。這分文件將中國和俄羅斯描述成全球競爭對手。……

聯合國安理會表決要求美國撤回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決議草案,作為常任理事國的美國行使否決權否決,其餘14個成員國都投贊成票,包括多個美國傳統盟友,令美國在耶路撒冷的問題上更形孤立。……

啟示錄 17:16 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他冷落赤身,又要吃他的肉,用火將他燒盡。17 因為神使諸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國給那獸,直等到神的話都應驗了。18 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

撒迦利亞書 14:1 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你的財物必被搶掠,在你中間分散。2 因為我必聚集萬國與耶路撒冷爭戰,城必被攻取,房屋被搶奪,婦女被玷污,城中的民一半被擄去;剩下的民仍在城中,不致剪除。

基督教(教會)如何在英美帝(共濟會)手中被徹底敗壞(參今天附錄),美國如何正在眾叛親離,「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以及「萬國與耶路撒冷爭戰」的末日格局,如何正在加速形成,盲的都該看得出來。

總之,「西方基督教文明集團」(大淫婦集團)及轄下「美英帝國公司」、「以色列公司」和「西方教會公司」全數破產,指日可待。假若你「信」(投資)的就是這個「人國福音」,當心血本無歸。

……

附錄:

這是兩則我近日在別處「發表」的文章,說到「美國文明」如何狡猾可憎地毀了基督教,供大家參考。

《「被設計」的世界》

近年荷里活「科幻片」幾乎一致的橋段是:

我們活在一個「被設計」出來的世界,背後有一位居心叵測的「設計者」或稱「造物主」。我們必要認出他、反抗他,甚至消滅他。

這橋段其實並不新穎,西方文明的老祖宗——希臘神話,早就有一個「弒父犯上」的傳統。今天他們不過是露出他們「文明」背後的真實本性。

認識這個真正的「西方傳統」,而不是表面上的所謂「基督教」,你才真正認識「西方文明」的本體與實質,才知道所謂「民主自由」是怎麼「被設計」出來的,並它們的最終目的,是誘使你反抗誰。

他們是對的,我們的確活在一個「被設計」出來的世界……

《還看「明日」》

幾天前,有意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一個迪士尼製作的「兒童節目」,叫什麼《明日小子麥爾斯》(Miles From Tomorrowland)。

看了一陣,就講到「小子」們被賦與了一個「偉大任務」,就是為著保護人類的「明日」,要團結對抗一個叫做「天罰系統」的「邪惡組織」。

該節目是粵語配音的,配音不是說「天罰系統」,說什麼聽不清楚,但字幕明明打著:「天罰系統」。

無聊上網一查,原文是 The Nemesystems,網上解釋是:

The Nemesystems is the main antagonistic organization of Mission Force One. Led by Commander Nemex, their goal is to control the entire universe and steal every machine created by the Tomorrowland Transit Authority.

為什麼譯做「天罰」?又網上一查。

Definition of 'nemesis':

The nemesis of a person or thing is a situation, event, or person which causes them to be seriously harmed, especially as a punishment.

還有例句:

He believes AIDS is our collective nemesis.

看來「neme」譯做「天罰」,有根有據。

——

我想說什麼呢?

迪士尼正努力「教育」我們的孩子:為著「拯救」人類的「明日」,必須團結起來——對抗「天罰」

這當然不只是迪士尼的「使命」,據說「基督教立國」的大美帝國,開國第一天就是這樣「教育」人民「反抗」,要「自己掌握未來」。眼下,特朗普還有大計「上火星」哩,預言著人類可以自強不息「永續發展」,分明又是一個「明日小子」。

究竟——

「天罰」衝著誰來說?

「抗天逆命」究竟是一種怎麼樣的信念?

它會為我們帶來一個怎樣的「明日」?

我知必有人以為我「想多了」。

究竟是我「想多了」,還是其他人「想少了」,爭論無用——

還看「明日」!

 

 

 

默度餘生一六四/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十一)2017 年 12 月 20 日(三)

騙很大(三)

鄙人不善營生,更不諳投資理財,但對經紀們的一些「推銷手法」,還是頗「心領神會」的。

譬如他們一方面夸張他們推銷的產品或服務是怎樣的「價廉物美」,即相對說來是多麼的「便宜」,好吸引你「購買」。但是,話口未完,他們又會設法抬高該產品或服務的售價,理由是「物有所值」,即是「貴得有道理」,好誘使你願然更多「付鈔」。

同樣的產品或服務,一時說它「便宜」(價廉物美),一時說它應該「昂貴」(物有所值),不矛盾嗎?

當然不矛盾——對經紀們來說!

大家想想,一方面,不把產品或服務盡量說得「便宜」,你怎麼會買,你不買,他們怎麼賺取佣金?可是另一方面,不把它們盡量說得「貴得應該」,你怎麼願意更多付鈔,你付的少,他們賺取的佣金就不多了。

又要吸引你買,又要誘使你願意多付鈔,經紀們把同一樣產品或服務,「理論上」說得「便宜」,實際上收得「昂貴」,好合(他們的)理啊!

看到嗎?這些「推銷伎倆致富手法」,你別以為我人「老實」就不曉得。我是很曉得的,可恨的是,「想出來由得我」,「行出來由不得我」。

……

宗教推銷術

舉一反三,牧師作為一種「宗教經紀」,慣常使用的「推銷伎倆」也必定是大同小異的。當然,這些,牧師們絕不會告訴你。

首先,他們都會敲鑼打鼓高度強調「福音是免費的」、「救恩是白白的」,甚至附送你一些「贈品」,下至「奶粉麵包」上至「基督教名牌大校學位」,都有。

免費啊,還附送「贈品」,於是乎,許多人就「信」了,至少對「教會」產生了「好感」。至於信耶穌會「死人」,必先要今生「蝕到見底」,這些「高昂代價」,牧師們當然不會告訴你。

就這樣,「福音」銷路大增,「教會」也就「興旺」了。

但另一方面,你明的,福音雖然「免費」救恩雖然「白白」,但牧師們的「中介服務」可不能「免費」不能「白白」啊,否則他們「吃什麼」呢?

而且有「聖經根據」耶:

提前 5:17-18 那善於管理教會的長老、當以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勞苦傳道教導人的、更當如此。因為經上說、『牛在場上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他的嘴。』又說、『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

想想,這不是很「合理」嗎?

牧師們給你提供「免費」的產品,只收取你小小的「中介費用」(物質及精神上的回報),好應該耶!

弟兄姊妹,這「合理說法」「騙多大」,大家知否?

第一、福音,從某一角度看,不只不是免費的,更是要以「殉道」為代價的,已經其貴無比,你居然還要收我錢,這叫做「雙重收費」,騙很大啊!

第二、福音,從另一角度看,的確是免費的,是天父白白賜與世人的,但既如此,怎麼「經一經」你們的手,就要收錢,這叫做「無故收費」,也是騙很大啊!

第三、更離譜的是,牧師們「傳」的根本不是「天國福音」,是他們人工偽做的「人國福音」,非但不是免費,更是要賠上性命血本無歸的。銷售這樣的害人產品還要收錢,這叫什麼收費好呢?——想不出來,總之極度卑鄙無恥冷血不仁。

第四、要是你傳的是真福音,為此勞苦,得「工價」也是應該的。但看清楚,經文說的「工人得工價是應當的」是以「牛在場上踹穀的時候、不可籠住他的嘴」為喻的,主耶穌也是說:「無論進那一城、人若接待你們、給你們擺上甚麼、你們就喫甚麼」(路 10:8),意思是,「工價」總是指向「基本的養生所需」,而不是要與社會消費看齊的「薪水報酬」。

我是過來人,我同意教會應給牧者們至少不用「憂柴憂米」的「工價」,但牧者們也要「自重」,我們傳的是「費免福音白白救恩」,上帝都不收錢,我們哪敢「獅子開大口」。

……

福音何價?

說到這裡,大家怕不免感到混亂,就是福音(救恩)究竟是「免費」的還是「重價」的?

福音(救恩)以主耶穌的「捨己犧牲」與天父的「喪子之痛」來成就,代價當然重得無比,絕對是「重價」的,只是,這個代價是上帝「代付」的,於我們,看上去就又像是「免費」的。

你必說:你不是說過,我們信主的人也要追隨主「捨己犧牲」嗎?這樣說來,這「重價」豈不是還是我們自己付的?

我說:你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以為我們的「命」好「值錢」嗎?配得以所謂「捨己犧牲」來賺取上帝救恩嗎?

我們的「命」是什麼「命」呢?

我們的「命」,不過是在這苦罪人世中沉淪掙扎,終歸無以自救難逃一死的「命」。我們這樣的「命」,就像一家註定倒閉的「公司」,或像一張該公司的「股票」,根本廢物,等同無有

天父要我們「捨命」,不過是要我們「捨」了我們的「廢物」我們的「無有」,這跟「免費」有分別嗎?跟「白白」有分別嗎?

你必又問:上帝(基督)既已「捨命」完成救恩,我們之所謂「捨命」——捨棄「廢物」和「無有」,有作用有需要嗎?

我鄭而重之告訴你,請你記一輩子:

上帝要我們「捨命」不是「祂的需要」,也不是「救恩的代價」——意思是「你不捨命我就不救你」。

上帝要我們「捨命」,這其實是「我們的需要」——意思是我們若不「捨命」(撇下纏累我們的「廢物」和「無有」),我們就無法「輕身上路」追隨基督,進入祂為我們預備好的永生天國。

我們的「捨命」(撇下),只是「俗眼」看為「重價」,像基督開出了一個「天價」似的。其實我們罪人本就「一無所有」,有什麼大不了的要「捨下」呢?以我們「等同無有」的所謂「捨下」換取天父上帝的永恆救恩,這不叫「白白」,叫什麼呢?

……

騙人終自騙!

牧師(宗教經紀)把「假福音」說得「又便宜又昂貴」,好騙你入局,沒想到天父以其人之道反施其身,把「真福音」也演繹成「又便宜又昂貴」的樣子,而這吊詭外表就「騙」倒了那些「聰明通達」的宗教騙子,叫他們看是看見卻不明白,聽是聽見卻不曉得。

騙人者,終必自騙!。

是的!父的美意本是如此!

……

聖誕休市公告

實不相瞞,再過兩天,我和老妻又外遊了。

去哪,當然又是保密。

明天起休市,暫定來年一月三日復工。

其實明天如何,我們還不知道,人生何必「計劃」太多?

 

 

 

默度餘生一六五/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十二)2018 年 1 月 3 日(三)

萬世謊言

本輯題目雖云《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但我也希望大家知道,牧師們也有他們的「苦衷」,因為——

真話你既然不要聽,

他只好向你說大話!

坊間流傳著一句名言,說,「謊話說上一千遍,就會成為真理」。那不是真的,真相是倒過來的——人們先「真假不分」,準確說,是「惡真愛假」,謊話才有可能被當作「真理」說上一千遍。君不見,先知們說真話(真理),一是沒說上幾遍,就被鎖遭禁;二是他們從早起來說到晚,一輩子說上好幾十萬遍,他們的話並不因此就(在人們心目中)「成為真理」。

有一個很「無聊」又「極有意思」的統計,這樣說:

英女皇聖誕文告千篇一律 64年來僅4000字未曾重複

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自從登基後,只有一年未曾透過廣播渠道發表聖誕文告,有研究發現她多年來的聖誕文告幾乎千篇一律。未計今年的文告,她雖然共說了逾4萬字,但只有不足4,000字是從未重複的。

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數學家指,自女皇 1952 年登基以來,她一共發表 63 次聖誕文告,綜合統計當中僅 3,991 個字未重複過。

數學家只分析女皇聖誕文告中的名詞及片語,發現女皇常用「家庭」、「聯邦」、「兒童」及「民眾」等字,其他常用詞語包括「悲慘的例子」、「光輝的榜樣」及「弱小和無辜」等。連負責研究的數學家都忍不說:「文告內容有時關於時勢、社會、以及宗教……當然全部都很美好很貴族,但也有點枯燥和千篇一律。」

其實,何只「女皇陛下」的聖誕文誥?「總統先生」們的就職演說、「教宗大人」們的新年文誥,哪有不是千篇一律的?且看:

教宗籲新一年拋去「無用包袱」 建立和平包容世界

世界各地都慶祝2018年的來臨,大約200萬人在紐約時報廣場冒嚴寒天氣倒數;多個城市都有煙花匯演。

教宗方濟各表示,新一年要拋去生命中「無用的包袱」,建立和平包容的世界。

方濟各在元旦為數萬名信眾主持彌撒,他說在2018年,大家不要空談,亦不要沉溺於消費主義。

教宗又提到要協助難民,幫他們融入社會,維護他們爭取和平的願望。

這樣的「祈福話」,去年說(不管誰說)的、前年說的,甚至明年(如果還有機會的話)說的,我不信會有什麼分別。

我早前說過,末世的真正「牧師」並不是貴教會的堂會牧者,而是一個由女皇陛下、總統先生和教宗大人等「宗教代理」組成的半隱蔽的「法師集團」,他們互相吹捧互相榮耀,共同宣揚一個含混不清的偽基督教,以什麼「家庭幸福」「普世共融」以至「民主自由」等所謂「普世價值」取代真正的基督信仰,又以「人類合作共建未來」的「人國福音」取代「盼望基督再來審判世界更新天地」的「天國福音」。

這是明明白白的謊言,但人們(甚至包括多數「基督徒」)「愛聽」,所以即或他們再重複上一千萬次,人們頂多是口頭上說「嫌它悶」,實質一點不抗拒。

他們對先見說:「不要望見不吉利的事。」

對先知說:「不要向我們講正直的話,要向我們說柔和的話、言虛幻的事。」

—— 賽 30:10

事實更是,「多個城市都有煙花匯演」,年年的「煙花匯演」不是一樣千篇一律嗎?但人們依舊年年「慶祝」不以為「悶」。

……

誰都應該知道,「煙花匯演」放完,「新年文誥」說完,世界還不一樣?2018年真的會比2017年「好」嗎?

日光之下何來新事?

但謊言之為物,就是叫人「聽著舒服」,所以世人自會繼續「放煙火」自欺,牧師也會繼續「說廢話」欺人,大夥兒「沉醉今生莫望主來」——即使用上的是貌似敬虔的基督教術語。

先不要埋怨別人不對你說真話,

先問問自己:「我要聽真話嗎?」

……

真話是什麼?

真話是什麼?

舉個例子:

普世混亂到2017年,2018年就會「好」起來?

當然不會!

這便是真話。

卻是為什麼這麼「基要」的真話人們也不要聽,而寧願聽「今年會比去年好」之類的謊言或廢話呢?

根本原因,是我們害怕「失控」的感覺,於是「集體偽造」一個「可預見」且總是「比去年好」的「未來」,讓自己有一個「未來在我手」的感覺。

其實聖經(尤其是啟示錄)一早已經給了我們一個「可預見」的「未來」,只因它不但「不如人意」,最可憎的是聲稱「一字不可更改」,這「失控感」讓絕大多數人(包括「基督徒」)「承受」不了。

這話甚難,誰能聽呢?!

於是,「普世」一同說謊互相欺騙,以「煙花匯演」或者「新年文誥」之類,進行「集體自我安慰」,好替自己虛擬出一個「可預見」更且「可掌握」的「未來」來。

歸根究柢,是我們根本「不信」——不相信主必預備,反妄圖把「末來」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

……

「你自己可以掌握未來!」

這謊言,毒蛇老祖早在伊甸之初就向人類始祖說過。今天,牠的毒蛇之種還是這樣的說,「千篇一律」,可悲的是,我們還是照樣的信,一點都不覺得過時老套。

這就證明,不是「謊話說上一千遍,就會成為真理」,而是人們先把這些「謊話」看為「真理」,它們才可能被說上千百萬遍。

 

 

 

默度餘生一六六/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十三)2018 年 1 月 4 日(四)

白鴿與烏鴉(一)

這是本輯日誌最後一個分題,人懶,大多是從別處抄過來拼揍一起的雜感,不過沒有離題。

牧師們為什麼不告訴你N件事?除了面子、利益等原因,還有一項,就是不願被人稱為「烏鴉口」(烏鴉嘴巴)。

烏鴉是不是「不祥鳥」,烏鴉嘴巴是不是「不祥之兆」或「說不祥話的人」,一言難盡,不同文化可以有不同說法,同一文化之內也可以有不同演繹,大家且自己去搜查一下,於此不贅。

但說網上有個「全民詞典」,它是這麼說的:

烏鴉口

釋義:指好傳閒話、言語不中聽,經常有意無意說不吉利話的人(多用於香港、澳門地區)。

示例:說話要看地方,在這種喜慶場合,說那些不吉利的話觸人霉頭,真是烏鴉口。

且不深究這「釋義」是不是「港澳地區」獨有,不過,「好傳閒話、言語不中聽,經常有意無意說不吉利話的人」這個十足負面的定義,不得不使我聯想到聖經中提到的某一種人,他們統稱為「先知」

先知原來是「烏鴉口」!

我有根有據!

王上 22:1-18 亞蘭國和以色列國三年沒有爭戰。到第三年猶大王約沙法下去見以色列王【按:指亞哈】。以色列王對臣僕說:「你們不知道基列的拉末是屬我們的麼、我們豈可靜坐不動、不從亞蘭王手裡奪回來麼?」亞哈問約沙法說:「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麼?」約沙法對以色列王說:「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我的馬與你的馬一樣。」

約沙法對以色列王說:「請你先求問耶和華.」

於是以色列王招聚先知、約有四百人、問他們說:「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們說:「可以上去、因為主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裡。」約沙法說:「這裡不是還有耶和華的先知、我們可以求問他麼?」【按:這就表明前面那四百人根本不是「耶和華的先知」。】

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還有一個人、是音拉的兒子米該雅、我們可以託他求問耶和華。

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

這個被指「不說吉語、單說凶言」的耶和華的先知米該雅,在亞哈眼裡,不正是個十足的「烏鴉口」嗎?

還有一小段下文,包含著無限「世故」:

王上 22:13 那去召米該雅的使者對米該雅說:

「眾先知一口同音的都向王說吉言、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

此中有無限「世故」:當「全世界」的「牧師」(先知)都說著「吉言」的時候,你還敢做報「凶言」的「烏鴉口」嗎?

可知,牧師們之所以有N件事不告訴你,是有原因的,一是害怕得失你,二是害怕得失他們的「行家」。

……

被遺忘的烏鴉

關於烏鴉或「烏鴉口」,聖經可有什麼啟示沒有?

以下大概不是「嚴格釋經」,不過,福至心靈,誤打誤撞,有時候,要比煞有介事造作學術的「嚴格釋經」,「亮光」更多。

 

創 8:6-12 過了四十天、挪亞開了方舟的窗戶、放出一隻烏鴉去、那烏鴉飛來飛去、直到地上的水都乾了。

【按,「窗戶」必定是指開在船頂上的天窗(大概如上左圖),就是 6:16「方舟上邊要留透光處」的「透光處」,許多「聖經畫」把窗戶畫在方舟兩旁或挪亞根本可直接望向外面的地方(如上右圖),大錯,而且誤導很大——哪還放烏鴉及鴿子出去幹啥?】

他又放出一隻鴿子去、要看看水從地上退了沒有。但遍地上都是水、鴿子找不著落腳之地、就回到方舟挪亞那裡、挪亞伸手把鴿子接進方舟來。

他又等了七天、再把鴿子從方舟放出去.到了晚上、鴿子回到他那裡、嘴裡叼著一個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挪亞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

他又等了七天、放出鴿子去、鴿子就不再回來了。

基於對這段聖經的「通行解讀」,含著橄欖枝的「和平鴿」的典型出來了。不過挪亞最先放出去的那隻「烏鴉」就被「全世界」甚至「教會」遺忘了。

白鴿大受世人吹捧,不免得意忘形,於是引出一段後話:

白鴿對烏鴉說:「我比你『吉祥』多了,看,大洪水後,是我第一個看見洪水退卻回來『報平安』的。而你,只長一張『烏鴉口』,老說些『不吉利』的話。」

烏鴉也不爭論,但說:「你說的是。但要不是那人也長著一雙『烏鴉眼睛』,預早看見了別人看不見的『不吉利』的事,恐怕你早就葬身於巨浪之中,今天也報不了你的平安了。」

沒有「烏鴉」,哪有「白鴿」?

……

嗚乎,世人但知「白鴿」之為用,而不知「烏鴉」之為用。

驟眼看上去,「那烏鴉飛來飛去、直到地上的水都乾了」,似乎不像「鴿子回到他那裡、嘴裡叼著一個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挪亞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那樣,十分分明地報告了一些什麼信息。

可是,烏鴉之「飛來飛去」,不就是報告著「水還未退」(大洪水未完全過去)的信息嗎?這「水還未退」的信息,你以為真是不重要嗎?

想象一下,要是「水還未退」,挪亞就魯妄打開方舟的「門」(「門」倒是開在方舟兩旁,見 6:16「方舟的門要開在旁邊」),那會有什麼可怕後果?

你細心一想就應該明白:

報告你「洪水退卻」(災難過去)的「白鴿」,就算牠們不是假先知給你「偽報平安」,牠們的重要性,我也很以為還不如報告你「洪水將至或未退」(災難快來或還未過去)的「烏鴉」。

可悲的是,「烏鴉」之用早就被世人甚至教會遺忘,甚至被醜化為「烏鴉口」。於是牧師們都爭著當「白鴿」「報吉言」,輕輕忽忽,一味的「沒事沒事」,隨口說「災難已過」,卻不問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見了「洪水退卻」。

就這樣,「鴿聲」滿天,謊言遍地。

 

 

 

默度餘生一六七/牧師不會告訴你的N件事(結語)2018 年 1 月 5 日(五)

白鴿與烏鴉(二)

耶和華的話臨到以利亞說:

你離開這裡往東去,
藏在約但河東邊的基立溪旁。
你要喝那溪裡的水,

我已吩咐烏鴉在那裡供養你。

—— 列王紀上 17:2-4

我以前不十分明白,為什麼供養先知以利亞的會是烏鴉。最近才恍然大悟:因為物以類聚——

先知原來跟烏鴉一樣,都是長著一張令人討厭,人們很以為是「不說吉言但說凶話」的「烏鴉口」,卻又與之同時,都用他們的「烏鴉口」供養了那些願意接受(聽信)的人們。

究其實,烏鴉並不是不說「好話」,牠們只是不願說廉價的、膚淺的、浮誇的、自欺的「好話」。不過,這已很足夠讓「烏鴉口」不受歡迎了。

「吃之必死」?這樣的「凶言」,誰要聽?誰會信?

你要是告訴人們,「吃之不一定死」,實質暗示「一定不死」,甚至「吃了眼晴就明亮,可以如神……」,我保證,人們一定「信」。

鷙鳥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 《楚辭·離騷》

閣下怕是從來沒有想過,烏鴉原來是最「勇猛」的猛禽(鷙鳥),因為普世「鴿聲喧天」,都滿是「平安了平安了」、「災難已過或還很遙遠」、「我們一定得明天會更好」的「平和話」的時候,「烏鴉」仍然堅持著牠們的「烏鴉口」。

大家知道,供養以利亞的不只烏鴉,還有「寡婦」。在許多文化裡,寡婦跟烏鴉差不多,都是「不祥人/鳥」,都被排斥出「主流」之外。

然而,這世界,幸虧還有少數「不祥人/鳥」與「烏鴉口」,憑此,(真)先知才得以活命,(真)信徒才能仍有所餵養而成天國餘種,直到主來。

……

心誠是信

主耶穌說,那「真正拜父的」必要「心靈誠實」。但心靈誠實不是「宗教徒」以為的木口木臉一本正經(那才是最不誠實)。心靈誠實,是勇於承認世界、人間以至自己那可憐、可笑復可憎的真相。

譬如——

我們怕死
又愛慶生
但每「生」一年
便是離「死」更近一年
每多活一天
便是可活的又少一天

(這是最基本的算術問題)

我們「慶」什麼呢?

可悲是,我們就愛「慣性自欺」,久之,連牧師也只會「報吉言說好話」。大夥兒天天在「慶生」,而不知自己其實在「慶死」。

慣性自欺的人不會看見「人間真相」,無從生出真絕望,故也不會有真信心。因為唯有看出自己是一個必死之軀、世界是一個必亡之世,我們才知真絕望,才會生出真信心以盼望基督再來與天國父家。

世界沒什好玩,回家吧!

烏鴉(先知)但說事實,

竟被誣為「專報凶言」!

……

天地一孤鴉

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
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
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
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

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 希伯來書 11:36-38

這些「飄流無定」的人,讓我想起「飛來飛去」的烏鴉。

烏鴉以牠的「飛來飛去」,信仰者以他們的「飄流無定」,向人世見證著「災難還沒過去,尚要耐心等待」的真理,但只因世人愛聽甚至牧師愛傳「我們已經或馬上好起來」的「福音」,「烏鴉」們的見證,很久已經無人問津。

但「烏鴉」始終改不了他們的「烏鴉口」,必要時,牠們寧願沉默,都不願說「平安了平安了」的「白鴿謊言」。

歸鳥林間樂 孤聲只渡鴉

愁侵冬日樹 恨煞夕陽花

君問何為爾 高飛向晚霞

人間無宿處 天地且為家

……

本輯「烏鴉話」,就到此為止。下輯是一篇「背景故事」(或說「俄網式遊記」),說的當然還是「烏鴉話」。

具體說什麼呢?大家看看下圖,再聯想一下近日時局與俄網的一貫方針,先猜一猜。

 

:obad200410@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