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

新聞久不想看,甚至日誌都不想寫,連續幾天在「煲劇」——《琅琊榜》

許多年前,「慕名」看過一點結局部分,但沒頭沒尾,什麼都沒看出來。

最近,自又是無聊,在公共圖書館看見這套書,翻了翻,但缺了第一冊。回家後,就上網去,沒想到,看了第一集就上癮了,欲罷不能。到現在,已看到第三十二集。

如何上癮?上什麼癮?

這樣一來,少不免又有些手癢,會寫些「視評」。

按原定計劃的「祁克果」,還在進行中,不會欠大家的。但是「視評」打尖,會先寫一個小特輯。(暫時估計應沒有太多東西可寫。)

久讀俄網的讀者該知道,我很有些「詩人脾氣」,率性而來率性而去。看,現在我又繼續「煲劇」去了,而且看來還得「煲」上兩天。意思是,俄網復市最快都要是下週的事了。

大家若覺無聊,不如猜猜,我這下一輯日誌,將會有一個怎樣「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題目。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記

 

 

默度餘生/狼羊榜(一)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此生何待?

今天開估,這輯日誌,題目是——

說話為知音,我越發相信,解釋是無用的。為什麼叫《狼羊榜》?知音者自必一聽就猜中幾分。

千年萬代,上帝都在編著《狼羊榜》,以待那天。一整本聖經所記的正正就是這《狼羊榜》的「成書過程」。

昨天,香港鬧得沸沸揚揚,卻不是因為堵路與放催淚彈等,而是好「文明」的投票選舉。今天,自也繼續沸沸揚揚,大夥兒都在留心著那個投票結果,仿彿那個「放榜」非常重要,會真家伙決定香港的未來,說不定,還能「光復香港」,鬧出一個聞所未聞的「時代革命」來。

我沒投票。

因我唯一的一票早投了——投給上帝與上帝欽點的「受膏者」。我願主「來」,不相信任何人「來」。

……

我是一個古老人

我是一個很「古老」的人。

我有時真的疑心,自己是不是玩了什麼「穿越遊戲」,不知出了什麼狀況而從古代穿越到現代來。我隱約有些「前世記憶」,記得一個「一子傳說」,又記得一個「伸冤約定」,並為此糾結一生。

會有「一子」為我們而生,祂必要來,成萬世之君,開萬代新朝。但這絕不是人類投票的結果,史有前科,我們曾投了個「強盜巴拉巴」而殺了「救主耶穌」,人子來的日子,也必如此。

這「一子」只能由上帝欽點,上帝「一票」決定。

詩 2:1-6 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
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
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
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說:

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我還知道,這「一子」(萬世一君)之要來,主因之一,是要替祂一切含冤受屈的忠心義僕,伸冤平反。

太 23:35-36 ……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

啟 6:9-11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

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

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

卻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教會」(不論門派招牌)只在意「61.1」——

賽 61:1 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

無人在意「61.2」——

賽 61:2 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神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

這個,我自是「明白」,滿朝新貴,誰還記得那些「陳年冤案」?誰還在意那些默默苦候主耶穌來給他們「報仇」的「悲哀的人」?

不是嗎?你看,「基督教立國」早就有了,且多是又強大又文明又體面的大國,何用等什麼基督(聖君)再來,建什麼「天國新朝」呢?更且「普世價值」都打著「基督教」招牌,眼下,做「基督徒」正是體面無比好景無限的事,(據稱昨天投票「民主派大勝」哩!)哪有什麼冤情要等主再來替他們報仇伸冤呢?就是有些「礙事」的,「基督徒」文有「選舉」武有「堵路」,「自己來」就可以了。等基督來?不是白白浪費時間嗎?

我卻是個古老得無藥可救的人,落後世情,少說也上萬年。到如今,我念念不忘朝思暮盼的,仍是那「一子傳說」與「伸冤約定」。

萬世冤,何曾雪?

舊山河,誰重奪?

一片冰心待明月,

此生只為朝天闕。

我曾以為,像我這「古版性情」,此生此世難逢知己,頂多只能多往死人堆去「掃墓」,聊以自慰。沒想到因緣際遇,《琅琊榜》走進我的眼底,累我「煲」了好幾天,還大哭了幾回。

 

 

 

默度餘生/狼羊榜(二)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你是「舊人」嗎?

俄網在許多地方都說過,甚至示範過,讀經一定要「入戲」,一定要縱身投入到聖經的「大故事」裡,跟「戲中」的相應人物連結成一個「信仰共同體」,同哀同憤,同樂同歌,一起掙扎、一起糾結、一起等待,也一起守望。

先說說《琅琊榜》的「大故事」——

以虛擬的中國南北朝歷史為背景。大梁昭平皇帝蕭選年輕時得言闕及林燮相助,取得帝位。蕭選登基後,任林燮為大梁最精銳的赤焰軍統帥,亦納林燮之妹林樂瑤為宸妃,而宸妃亦為蕭選誕下皇長子祁王蕭景禹。祁王長大後,廣受臣民擁戴,但已步入中年的蕭選,變得多疑,擔心祁王與其舅父林燮合謀,威脅其皇權與帝位。懸鏡司首尊夏江與寧國侯謝玉一直怕祁王掌權後會損害他們的利益,同時他們亦洞悉蕭選對祁王及林燮的疑慮,故設局陷害祁王及林燮。

大梁敵國大渝興兵南下,蕭選命林燮率赤焰軍七萬將士前往前線迎敵,夏江與謝玉卻向蕭選密報林燮暗通敵軍以圖謀反,蕭選命謝玉領兵十萬赴前線監視。這時,赤焰軍與大渝軍在梅嶺血戰三日三夜,終擊退大渝軍,但謝玉的軍隊以赤焰軍通敵謀反為名,襲擊已十分疲憊的赤焰軍,最後七萬赤焰軍於梅嶺全軍覆沒,主帥林燮亦戰死。赤焰軍被滅後,謝玉及夏江更誣陷祁王蕭景禹主使林燮叛變,蕭選一怒之下將祁王賜死、為之求情作保的文武臣僚也被屠戮殆盡。祁王生母宸妃亦飲恨自縊,林燮妻晉陽公主更在朝陽殿上當著蕭選與眾臣的面自刎明志。從此,赤焰軍、祁王、林燮、宸妃在大梁成為禁忌,臣民間被禁止談論。

但隨父親林燮出征梅嶺的赤焰少帥林殊,卻在父親保護下而僥倖生還,從地獄之門拾回殘命,卻身中天下奇毒之首的火寒之毒。林殊經削骨挫肉之痛,終解火寒毒,但音容卻完全改變,身體亦變得虛弱畏寒、無法再享常人之壽。後來林殊在瑯琊閣的幫助下,集結了倖存的赤焰舊部與有緣志士、化身為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盟主梅長蘇。十二年後,梅長蘇成為了名滿天下的瑯琊榜首、世人號稱麒麟才子,而蕭選的兩名兒子:太子蕭景宣與譽王蕭景桓為爭儲君之位的鬥爭日趨白熱化,二人皆希望招攬梅長蘇為己用。

最終梅長蘇決定化名為蘇哲,以養病與摯友邀請入京為由、憑一介白衣之身重返帝都金陵,表面上是選擇協助譽王對付太子,實際上是協助唯一仍保有祁王風骨、卻不得皇帝蕭選歡心的靖王蕭景琰爭奪儲君之位,林殊決心在自己有限的壽數內令靖王成為儲君,最終為祁王及赤焰軍復仇、雪冤。

【維基】

一個「最終為祁王及赤焰軍復仇、雪冤」的大故事,何以能看得我如痴似醉,甚至咬牙切齒,甚至甚至大哭了好幾回?!

……

劇集裡,不時出現這樣的問話——

你是「祁王舊人」嗎?

或是——

你是「赤焰舊人」嗎?

祁王/赤焰「舊人」,究竟意味什麼?

那意思絕不止於你是否祁王舊日的親眷或下屬,絕不止於你是否赤焰軍舊日的將領或士兵,而是你對這段血海深仇與悲痛沉冤,是否「記得」?是否上心在意?是否咬牙切齒?是否非要「最終為祁王及赤焰軍復仇、雪冤」不可?

要是如此,你才配稱為「祁王/赤焰舊人」!

敢問諸位:

你是上帝/基督/先賢「舊人」嗎?

……

祁王(大皇子)代表的,是一代聖君,也代表著對「聖君」與清明正直的「新朝」的切切期盼。這跟基督徒引頸等待主耶穌(萬世一君)來開啟「萬世一朝」,不是十分神似嗎?

更神似的是,祁王(大皇子)之遭讒遇害,跟主耶穌(第一次來時)之遭讒遇害,竟連「罪名」都一樣——

「謀逆」!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大皇子),明明是天下人間第一孝子:

太 26:39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禱告說: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腓 2:5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6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7 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8 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卻被奸人誣以「謀逆」(擅稱「與父同等」)之致死大罪:

約10:33 猶太人回答說:我們不是為善事拿石頭打你,是為你說僭妄的話;又為你是個人,反將自己當作神。

約5:17 耶穌就對他們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18 所以猶太人越發想要殺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並且稱神為他的父,將自己和神當作平等。

至於第一代使徒,好比「赤焰軍」,被誣以黨附太子共同謀反之罪,受株連滅殺,幾全數殉道。事實更是,何只使徒,舊約一眾先知,都是以「叛國」或「叛教」的罪名被殺害的。

聖君(或賢太子)蒙冤忠良遇害,《琅琊榜》的故事,單看這大框架,不是已跟聖經大故事十分神似嗎?(神似之處,當然遠不止於此。)

若你真是上帝/基督/先賢「舊人」,沒理由看不出來!

 

 

 

默度餘生/狼羊榜(三)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一生只待聖明君

看《瑯琊榜》,大哭了好幾回,哭生死離合,哭人世悲歡,皆意料中事,沒想到哭得最慟的其中一回,竟是因戲中人論到「聖君難逢」

戲中的一些「祁王舊人」(或祁王的同情者),感慨於昔日賢太子祁王在時,大家都憧憬著祁王一旦登位,必為「聖君」,開政治清明的「新朝」,不只國泰民安,為人臣者,亦可一展濟世安民的抱負。無奈……

這些「祁王舊人」並沒有大哭大鬧,只是淡淡道來,我卻已哭得要走進洗手間去「洗臉」好幾回。唉,杜甫一樣的「忠君愛國」悲情,在這個連上帝都可以「一人一票四年一任」的年代,還有人明白嗎?

生不逢聖君,我心待永恆!

誰還記得,這才是原裝正版的基督教!!!

……

聖經「大故事」,從首到尾,都有一條極重要的主線,就是一個「一子應許」,預言著一個「聖主歸來」

這一子應許,首先見於創世記上帝對蛇的咒詛中的「女人的後裔」——

創 1:14-15 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做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

及後,在天父上帝給亞伯拉罕、猶大與大衛等的祝福中,以及在眾先知如以賽亞的預言中,這「一子」更明確為「萬世一君」:

創 49:10 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就是賜平安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

賽 9:6-7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這「一子應許」(聖君降臨的預言)在主耶穌第一次降世時,局部應驗——

太2:1-2 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在那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

到主耶穌第二次降世,就全幅應驗與落實了——

啟19:11-16 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他的眼睛如火燄,他頭上戴著許多冠冕;又有寫著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他穿著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神之道。在天上的眾軍騎著白馬,穿著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要是閣下真的是「上帝舊人」,決不可能忘記這「一子應許」,決不可能不引頸盼望這「萬世一君」從天而降登基開「萬世一朝」的那日。

看到嗎?像屈原、諸葛亮、杜甫那樣的中國讀書人,朝思暮盼「生逢堯舜君」,這情志原來不只十分「中國」,更是十足「聖經」的。反之,什麼「一人一票自由選舉」這樣的所謂「普世價值」,倒是「來歷可疑居心叵測」的。

想想,「一人一票自由選舉」,最終是衝著誰來的?還不是妄圖反抗上帝「欽點」,要自己「另立一君」?

詩篇第2篇說得最明白不過了——

詩篇 2:1-6 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說穿了,猶太人以「謀逆」的罪名冤殺主耶穌,實質「謀逆」的,是他們自己。末世,更不只猶太人,是幾乎一天一地都在「謀逆」——即或派系不同,甚至因利益紛爭而大打出手,但他們本心如一,都是要在「真基督」以外另立「假基督」,意圖謀朝奪位。

閣下的思維若是稍稍「現代」,必以為「一人一票自由選舉」沒什麼的,甚至好文明體面的樣子。但我是一個「古老人」,「一生只待聖明君」,我本能似的不相信他媽的什麼「一人一票自由選舉」,甚至看出其中大有「奪嫡居心」。

我寧願等,亦只相信等!

……

今天身抱微恙,就寫簡短些。

 

 

 

默度餘生/狼羊榜(四)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我愛「靖王」(上)

在《琅琊榜》中,安分知命,本無意爭奪帝位的靖王,最終應承梅長蘇(林殊)參與奪嫡,並非為個人權位,而是要替沉冤未雪的大王兄與戰友伸冤。

電視劇(或說小說)情節,當然不必要也不可能跟聖經大故事一模一樣,但從大路上看,《琅琊榜》跟聖經啟示的神似之處確實不少,甚至叫我十分震撼。其一便是靖王很有「耶穌」的影子。

片中說到,靖王是最似他大王兄祁王的王子。事實上,你細心些,更會發現靖王的出場、上位與最終登上帝座,很有「祁王復活」「祁王再來」的意味。換言之,祁王就好比第一次來的基督,含冤而死,靖王則像第二次來的基督,替前者伸冤並最終登上帝位,成就大業。

我不知道原作者是不是基督徒,但這個大故事框架,的確很有基督教意味,比今天許多所謂「福音電影」更符合基督教義。(自然也有一些不太相符之處,容後說。)

大家看啟示錄,第五印就說到——

啟 6:9-10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

啟示錄把「為義僕(忠臣)伸冤」非常高調地列為七印中的一印,可見這必定是基督再來的主要目的之一。

就是主第一次來時,祂亦已高調預言——

太 23:33-36 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裡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裡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直到你們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兒子撒迦利亞的血為止。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

主口中的「亞伯與撒迦利亞」是廣義的,代指一切含冤蒙難的義人(忠臣),「毒蛇之種」與「這世代」也是廣義的,代指這個陷害忠良的世界。

回到聖經之初,更一早已見「聖王應許」「伸冤承諾」二者是緊密扣連的。創三中的「女人的後裔」,連同「皮衣之約」,就是「聖王應許」的最早伏筆,而創四上帝對「亞伯之血」的非常重視,就是「伸冤承諾」的最早伏筆——

耶和華說:你做了什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

在在可見,我們的主跟靖王一樣,祂之要再來與正式登位,並不為貪圖權位,而是要替義人伸冤——注意,這「義人」甚至包括天父自己,因為最早含冤(被撒旦誣蔑被人類猜忌)的,是我們的天父。稍後再說。

總而言之,「聖王應許」與「伸冤承諾」在很大程度上是二而為一的,交錯而成聖經大故事的核心主線,這跟《琅琊榜》的故事主線幾乎一模一樣。

……

我怎麼「看」出來?

同一本聖經,為甚麼絕大多數牧師學者「看」不出有這樣的核心主線,而我卻看得出來,還看到咬牙切齒與熱淚盈眶?

還不是因為,我交的「朋友」跟他們的不同!(詳見《俄巴底與它的朋友們》)

我的「朋友」不外就屈原、諸葛亮、杜甫幾個,我一輩子最「忙」的事,就是到處去找去掃他們的墓。

屈原、諸葛亮、杜甫一生最大的想望是什麼?不就是「遭遇明君」?他們一生最大的痛苦與遺憾是什麼?不就是,或不遇明君,或大志難酬,甚或含冤而終?

我是個很古老的中國讀書人,而我中華文明幾乎天生就有濃得化不開的「明君想望」與「伸冤訴求」。在這些「朋友」薰陶下,我幾乎本能地什麼也從「明君想望」與「伸冤訴求」方面思想與尋索,讀經解經都不例外。所以人家讀一世都讀不出來的,我幾乎一看就看見了。

至於那些牧師學者又交了什麼「損友」,以致瞎了心眼?

還不簡單?

他們交上了「啟蒙思想」的人本主義,交上了「英美帝偽基督教立國」的假見證,還交上「一人一票自由選舉」等普世價值——這樣做所謂「基督徒」,神氣體面得很,何來「冤情」?更且這世界就快被他們自己「基督化」,他們「自己來」已可成事,何用等什麼「基督再來」呢?

既無冤要伸,又沒等主再來的真實需要,沒「需要」自然也不會真「信」(說說無妨)。心裡不真信,自然「看不見」,人之常情啊!

再說一遍,永遠記著這信仰公式——

人需要什麼,就信什麼,就「看見」什麼。反之亦然。

要是閣下心清目明,就更會看到,天父「咒詛地」的苦心何在。地受咒詛,人陷身苦罪,就會產生脫離苦罪的「需要」,就會生出「信」,並因而「看見」(起碼這可能性大大增加)。撒旦則反此道而行,牠總是要讓你對世界、對自己以至對所謂教會樂觀,從而失去「需要」,於是無從生出「信」,並因而「看不見」。

唉,我說到自己都悶了,有明白的嗎?

 

 

 

默度餘生/狼羊榜(五)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我愛「靖王」(下)

我昨天已說,靖王的形象與角色頗有主耶穌基督的味道,今天還要說到,就連他的名號——靖王,都很有基督影子。

這個「靖」字,在線新華字典的解釋是:

【靖】

平安,安靜:靖冥(幽深閒靜)。

平定,使秩序安定:綏靖。靖難(平定叛亂)。

總的來說,「靖」有平安(和平)和帶來平安(和平)之意。即或可能只是巧合,也很叫我震撼,甚至近乎「亢奮」。

靖王——是「平安王」

來 7:1 這麥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本是長遠為祭司的。他當亞伯拉罕殺敗諸王回來的時候,就迎接他,給他祝福。2 亞伯拉罕也將自己所得來的,取十分之一給他。他頭一個名繙出來就是仁義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

靖王——是「賜平安者」

創 49:8 猶大阿,你弟兄們必讚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敵的頸項;你父親的兒子們必向你下拜。9 猶大是個小獅子;我兒阿,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臥如公獅,蹲如母獅,誰敢惹你?10 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就是賜平安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

靖王——是「和平之君」

賽 9:6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7 他的政權與平安必加增無窮。他必在大衛的寶座上治理他的國,以公平公義使國堅定穩固,從今直到永遠。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靖王——是「安靜人」(靖王的母親洽巧也叫「靜妃」)

賽 53:7 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靖王——是「第七子」(靖王是皇七子)

代上 2:13 耶西生長子以利押,次子亞比拿達,三子示米亞(即沙瑪,見撒上十六章九節),14 四子拿坦業,五子拉代,15 六子阿鮮,七子大衛。(一說大衛可能有個早夭的哥哥,故或是第八子。)

靖王——是「不被看好者」

撒上 16:6 他們來的時候,撒母耳看見以利押,就心裡說,耶和華的受膏者必定在他面前。7 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我昨天更已提過,靖王,從某個角度看,是祁王的復活與再來,就像主耶穌基督要來兩次,一次是含冤受屈,一次為伸冤平反。

小說或電視劇情節,當然不可能百分百類同聖經啟示,但至少,比起那些「民主選舉一人一票」等鬼學連篇遠更符合聖經真理。故此這個起碼似「半個基督」的靖王形象,怎能不讓我喜愛,還引發無限聯想呢?

……

終極靖王

自然,我們主耶穌基督(終極靖王)將要成就的,必更超乎這位靖王作成的,祂不只要替祂的「舊人」(忠心義僕)伸冤報仇恢復名譽,還要讓他們復活過來,得他們應得的分,與祂一同作王。

提後2:12 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我們若不認他,他也必不認我們;

啟20:4 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啟20:6 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有福了,聖潔了!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他們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要是閣下真是上帝/基督/先賢「舊人」,對此一定無比振奮與無限期待,朝思慕盼著主早日歸來,且對聖經中相應的「伸冤」或「平反」信息,一定十分感敏,很易看到。例如——

啟 21:10-14 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就帶我到一座高大的山,將那由神那裡、從天而降的聖城耶路撒冷指示我。城中有神的榮耀;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有高大的牆,有十二個門,門上有十二位天使;門上又寫著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東邊有三門、北邊有三門、南邊有三門、西邊有三門。城牆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

留意到「終極聖城」上有多少個名字嗎?廿四個——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與羔羊十二使徒的名字。這些名字當然是廣義的,代指一切忠貞義士。

都說我是好古老的中國讀書人,這「聖城廿四名字」竟引起我這樣的聯想——

凌煙閣二十四功臣

凌煙閣二十四功臣是唐朝貞觀十七年(西元643年)二月二十八日(3月23日)唐太宗為紀念當初一同打天下的諸多功臣而命閻立本在凌煙閣內描繪了二十四位功臣的畫像。【百度】

我十分以為,天父要在終極聖城上刻上這廿四個名字,是要記念一眾天國的「開國功臣」。人間帝王,稍有本心的都不會忘記其忠貞臣子,何況我們天父?

更讓我無比感動與振奮的,是人類千年萬代,直到今天,不斷建城立塔打打殺殺爭強好鬥,都不過是想「永久留名」,但最終,他們的名字全被塗抹,倒是我們的信仰先賢,無意與世人相爭的,甚至打不還手的,最終竟都成了天國開國功臣,還得以在聖城上永遠留名!

不爭者,得天下!天父的美意與心思,真是超乎人所能想象!

孤臣生死不負君 昊昊皇天不負人

他朝盡上凌煙閣 聖主歸來萬象新

弟兄姊妹,相信嗎?今生至暫至輕的苦楚,換來的,竟是如此永恆無比的榮耀,怎麼算計,都是划算得很的!

耐心等我們的「靖王」,祂必快來!

 

 

 

默度餘生/狼羊榜(六)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

誰之過?!

俄網說過十萬遍:凡事都要懂「層次」!

我非常喜愛《琅琊榜》,甚至很以為它有許多信息十分「基督教」,遠勝於絕大多數不知所謂的「基督教電影」或「福音電影」,卻不意味我會照單全收而全不加過濾甚至作出某意義的「批判」。

記得嗎?我的「朋友」中,除了溫厚寬容的孔孟、杜甫、文老師和賢仔哥等外,也有相對「尖銳」些的老莊、傳道書、祁克果和魯迅等,後者給我以一定的清心利眼,讓我看事觀人,有些地方,會相當深刻入微。

《琅琊榜》畢竟不是「聖經演義」,好些細節不「基督化」,我一點不介意,唯是有幾個要點,我必要特意指出其與聖經設定或世界真相,頗有些出入。最明顯是《琅琊榜》把祁王與赤焰軍的蒙冤遇害,主要歸咎於梁王(蕭選)的多疑與寡恩,即是,罪名是「往上推」的,這跟今天甚麼都是「林鄭」或「中共」的錯的論調,有點相仿。

自然,放回故事脈絡與古代背景去理解,這設定並不為過,中國古代,君權在好些地方,確有「過大」或「失控」之嫌。之不過,故事的焦點既在「弟兄情」與「替義人伸冤」上,過度的「政治解讀」實在不必。

故此,我無意為此批判《琅琊榜》(我甚至很以為它已「盡了最大努力」),我只是想借題發揮,指出真實世界的真相比《琅琊榜》設定的更不堪也更可怕——

在真實世界裡,造成無數義人蒙冤遇害的兇手,絕不止於暴政及暴君,還有數之不盡的「暴民」——包括你跟我。大洪水前,「全人類」幾乎沒人理上帝,謀建巴別塔時,「全人類」同謀造反;以色列亡國前後,「眾百姓」一同反叛;甚至主耶穌的被判死,也是「眾人」不分尊卑上下在朝在野「一人一票」把基督投死的;更可怕的是,直到末日,仍是「全民大反叛」,即或有派系之爭,在反抗上帝與基督再來這一點上,是幾乎全體一致的。

是的,的確有邪惡敗壞的「領袖」(例如寧錄、法老、耶洗別、約雅敬、大祭司等等),但「平民」並不見得就善良或者無辜到哪裡去!

……

萬世一冤

看《琅琊榜》,見「義人蒙冤」而悲憤,見「冤情得伸」而喜悅,都是可以的,甚至是應該的。只是,閣下仍有必要將故事「昇華」或「擴充」到符合聖經的設定或說這世界的真相。

回到聖經的啟示裡,明明白白,第一個「蒙冤」的,是天父上帝啊!祂的善意先被撒旦「詮釋」為「別有用心」(不想人「如神」,要限制人的潛能,甚或更有不可告人的惡意),然後,人就真的懷疑起上帝與祂的話,寧信撒旦的「建議」,寧信自己的眼力與理性,就吃了那果。

你以為聖經中最先被「定罪」的是亞當、夏娃和撒旦(蛇)嗎?不!是上帝。天父在撒旦「動議」始祖「和議」下,更早被「定罪」——罪名是「別有用心」,還不如蛇甚至人類那麼「善良」。

至仁至義的天父上帝,竟遭人定罪,這才是「天下第一冤」,也是聖經啟示裡所有冤案的根源。及後,眾先知、使徒、主耶穌以至歷世忠心義僕的蒙冤遇害,其實都是「上帝蒙冤」的延續與擴充!

明白這個聖經大故事,大家就該曉得,基督再來之日,為什麼又稱為「耶和華報仇的日子」,因這日子,主基督再來,要替歷世忠心義僕伸冤,也要替祂自己伸冤(羔羊發惡了),更要替天父上帝報仇伸冤。

從這個境界看,啟示錄的「復仇伸冤」故事洽好跟《琅琊榜》的故事格局倒轉:並不是針對梁王(至高當權者)的「復仇伸冤」,反倒是為了上帝(至高當權者)的「復仇伸冤」。

再強調一遍,我完全諒解《琅琊榜》的「創作限制」,我甚至以為它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交足貨了,所以,我不怪它。

聖經有這樣一件事,很可以安慰我們:

王下 5:15-19 乃縵(亞蘭人的元帥)帶著一切跟隨他的人,回到神人那裡,站在他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神。現在求你收點僕人的禮物。以利沙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受。乃縵再三地求他,他卻不受。

乃縵說:你若不肯受,請將兩騾子馱的土賜給僕人。從今以後,僕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惟有一件事,願耶和華饒恕你僕人:我主人(亞蘭王)進臨門(一個異教神)廟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我在臨門廟屈身的這事,願耶和華饒恕我。以利沙對他說: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

乃縵說「我主人進臨門廟叩拜的時候,我用手攙他在臨門廟,我也屈身」,意思是他身為臣子,主子幹的事,他作不得主,有時候不得不違心,將就將就,只求「耶和華饒恕」。

明白啊,每個人都有他的處境與限制,上帝並不與人為難(天父比所有「牧師」都仁厚得多),我們也不能動不動「殉道」(要殉道總有時候,你急什麼),在力所能及之處盡心盡力就是了。

真令我無比反感的,是今天「教會」傳的那些「假福音」與「偽神學」。

所謂「教會」,自己神鬼不分賊父不辨,還去「教人」,沒引導信徒好好自我反省與尋索真信仰,卻教他們事無大小「歸罪當權者」,一味追求「普世價值」,甚至迷信「美帝打救」,離天十萬丈。

《琅琊榜》雖然把罪責大部指向梁王,但都沒有完全「妖魔化」梁王,可今天的許多所謂牧師學者,卻把「林鄭」或「中共」完全「妖魔化」,完全是中共文革年代的樣版戲的膚淺格局。可悲是,竟有許多人信!

事實更是,君且看,今天香港,滿街「大字報」,大學滿校「黑衛兵」,這不是跟當年文革一樣麼?——越反大陸,越似大陸,嗚呼哀哉!

我們不能要求《琅琊榜》的信仰內涵完全達至聖經的「高度」,這是不合理也沒必需的。可是,「教會」啊!「牧師」啊!「神學家」啊!你們的「信仰內涵」(如有)也不該「低」成這個樣子吧!

據說,2016年,《琅琊榜》在香港播映,收視與口碑都不佳。

是的,按香港人的「信仰內涵」(如有),怕真的只夠眼光看「荷里活」與「迪士尼」……

 

 

 

默度餘生/狼羊榜(七)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

人世冤,何時了?

《琅琊榜》絕不膚淺!

它的信息,自是不可能完全達到聖經啟示的信仰高度與深度,但較之於絕大多數的所謂教會,近太多了!

昨天已說,它雖然仍不免有把罪過「向上歸因」的傾向,但是起碼沒有把梁王(當權者)完全妖魔化。故事中的人物與陣營,也不是簡單的樣版化或正邪二分化的,這起碼比今天許多「時評家」的所謂時事分析,客觀和持平得多。

其中,我最「欣賞」的(這「欣賞」何以加上引號,見下文),是《琅琊榜》的結局絕不樣版化或童話化,不像荷里活「偽末日片」那樣,結局總是「一片光明」的「我們必得勝」及「明天會更好」。

你或以為:那可奇了!《琅琊榜》的結局,不是「沉冤得雪」與「聖王登位」嗎?那不就是「一片光明」的「我們必得勝」及「明天會更好」麼?

我說過了,看《琅琊榜》我大哭了好幾回,哭得最慟的一回,正正就是看到它的「結局」不但不是想象般的圓滿,甚至,引出更多令人痛入心脾的冤屈苦澀。

事實更是,《琅琊榜》的故事一開始就帶著一種「沉鬱」。梅長蘇(林殊)多處明言暗示,他的「伸冤復仇計劃」少不免傷及無辜者,包括他的摯友「蕭景睿」。

為了打倒謝玉(蕭景睿養父),梅長蘇的行動不得不間接揭發蕭景睿的可憐身世,甚至某意義上破壞蕭景睿的家庭幸福。長蘇對辜負蕭景睿的信任,一直耿耿於懷。打倒謝玉後,梅長蘇吩咐手下多關照謝弼——謝弼是謝玉的親子,並說了一句話:「畢竟是個無辜的孩子!」

痛心啊!多少「無辜的孩子」!

記得耶利米說過,那在母親懷裡餓得發昏的兒子嗎?

哀 2:11-13 我眼中流淚,以致失明,我的心腸擾亂,肝膽塗地,都因我眾民遭毀滅,又因孩童和吃奶的在城內街上發昏。

那時,他們在城內街上發昏,好像受傷的,在母親的懷裡,將要喪命;對母親說:穀、酒在哪裡呢?

耶路撒冷的民哪,我可用什麼向你證明呢?我可用什麼與你相比呢?錫安的民哪,我可拿什麼和你比較,好安慰你呢?因為你的裂口大如海,誰能醫治你呢?

每一次,人類(整體上)始終不知悔改,上帝不得不痛下殺手,都必累及許多「無辜的孩子」。大洪水,所多瑪,耶利哥,至於末世,綿綿不絕!

我不「迪士尼」,不會說所有孩子都是天真善良百分百「無辜」的,但相對善良清白的,總還是有的。尤其是,片中的蕭景睿是那麼的溫厚那麼的逆來順受,我看見,更心痛!

是的,一些「冤」伸張了,但又有意無心直接間接造成另一些「冤」,這樣的「伸冤」要「伸」到幾時呢?

更甚是,你有「冤」,別人何嘗沒有「冤」?

當我知道,「譽王」(蕭景桓)原來是被大梁滅國的「滑族」後人,捲入並不只為自己爭奪帝位,也是替「祖國」復仇的計劃(最後兵敗,獄中自殺),說真的,我對他有幾分同情。片中,琅琊閣少主藺晨論到滑族人的「復仇計劃」,就說了一句頗發人深省的說話:「這也是他們的正義。」

天下人間,哪有多少「純粹」的蒙冤者?或多或少,我們都「蒙冤」;但也或多或少,我們都「冤」過別人。如此「冤冤相報」,要「報」到幾時呢?

說顯淺一些的,就是祁王與赤焰冤案得以平反了,那又怎樣?萬計的「冤魂」,復活了麼?設個靈位什麼的,「補償」得了什麼?

再說,類似的「冤案」,就從此絕跡了麼?當然不會,否則,《琅琊榜》就不會有續集《風起長林》了!

人世「冤」,從任何角度與層次看,都絕對不會隨《琅琊榜》替祁王與赤焰軍「成功平反」的結局而結束。

世事總難圓!

……

此生.來世.永生

看過《琅琊榜》的人,我猜,最叫他們痛心的情節,必是梅長蘇與霓凰郡主的「有情人終不能成眷屬」——

長蘇出征,信必一去不回,蘇凰二人惜別,只能「約在來世」

看到這裡,我淚崩了。

卻是,這一句「此生一諾,來世必踐」,又是多麼多麼多麼的「基督教」,人間此世的一切冤苦遺恨,說不定,會有一個「來世」,可以真真正正的,徹徹底底的,永永遠遠的昭雪與圓滿!

(我知必有有識之士指出:梅長蘇這個來世是「佛教式」的,不是「基督教式」的。我說:這個我知,但你以為今天的「基督教」還真有「永生」觀念嗎?只怕連「佛教式」的「來世」觀都沒有。)

我哭得不行了,就心裡說:

天父啊,不能就這樣結局!

要給他們復活!要給他們永生!

但是,永生,可以哭就有嗎?!

我說:是的!不過,要看你怎麼哭法!……

 

 

 

默度餘生/狼羊榜(八)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

長蘇不死

昨天,我問到:「永生,可以哭就有嗎?!」然後又說:「是的,不過,要看你怎麼哭法!」究竟是個什麼「哭法」,才能「哭得永生」?

聖經多處強調,永生(或說天國福分)可不是你哭鬧、替自己「長篇大論」甚至跪求就有的。例如——

路 13:24-28 耶穌對眾人說:你們要努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有許多人想要進去,卻是不能。及至家主起來關了門,你們站在外面叩門,說:主啊,給我們開門!他就回答說:我不認識你們,不曉得你們是哪裡來的!那時,你們要說:我們在你面前吃過喝過,你也在我們的街上教訓過人。他要說:我告訴你們,我不曉得你們是哪裡來的。你們這一切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你們要看見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眾先知都在神的國裡,你們卻被趕到外面,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諸君自該明白,貪戀今生與自恃自信的人,是斷然不會在今生現世真心實意「求永生」的。第一、他們「今生」還活得好端端的(至少他們以為),「永生」?他們才不會上心。第二、他們當中的「宗教界」,更自以為虔誠過人,「永生」?「天國」?捨我其誰?他們才不擔心。至於別人的死活(不論是今生或永生),他們也不會真正關心在意。

總之,這樣的「世界之子」,唯有到了「天國門口」,發現自己原來不合格,不得其門而入時,才會哭鬧,替自己「長篇大論」甚至跪求開門希望自己有永生,但那時候,已經太遲了!

一個人要得永生,必需在他的今生現世裡哭求!卻是,怎樣的人才會真心實意甚至咬牙切齒地,在今生現世裡就哭求永生呢?

想必是,這些人對人世悲苦冤屈(包括自己與別人的)有非常的敏感,有非常的同情,更有非常的無能為力感,於是,他們渴想永生,企盼天國,切慕基督再來審判世界更新天地——但決不是只為自己,而是更為一切今生受苦含冤的人。

且看,偉大的使徒保羅——

羅 9:1-3 我在基督裡說真話,並不謊言,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我是大有憂愁,心裡時常傷痛;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

別說受苦含冤的先知與門徒,就算是頑梗不信的,多番迫害他的猶太人,他都希望他們得救(有永生,得進天國)。這樣偉大悲憫的心靈,天國正是他們的,焉能不得永生?

太 5:7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反之,對亞伯的血,對被殺在壇與殿之間的撒迦利亞的血(太23:35),還有施洗約翰的獄中冤死,以至歷世先賢的含冤受屈,你若竟都無動於中,並不在意基督必定要再來給他們伸冤報仇,還要給他永生與天國以作他們「應得的分」,那你究竟是「什麼人」?是「路人甲」還是「撒旦同謀」?

若是「路人甲」與「撒旦同謀」,則任他們怎麼哭鬧,怎麼替自己「長篇大論」甚至跪求,都決不可能得著永生!

都明白了嗎?永生與天國絕對不是「宗教界」亂說亂傳的給「宗教聖人」或「道德完人」的。不,永生與天國是給「憐恤人的人」的。

……

人若愛弟兄

據說,《琅琊榜》播完之後,許多人猜測甚至推敲梅長蘇最後是否死在沙場(不論病死或戰死),還是回來了?還是……

這就證明,人心本來就有某種「永生訴求」。

我知道,梅長蘇一定不死,因他的名字隱喻:「長」就是「永」(長久),「蘇」就是「生」(復蘇)。長蘇,就是「永生」!

約壹 3:18 我們因為愛弟兄,

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

我深信,像長蘇,霓凰、靖王,景睿,還有一切憐恤人的與「愛弟兄」的,都必定永生不死!

……

誰是愛弟兄的?

你或說,梅長蘇等想著「報仇」,甚至不免「傷及無辜」,這算愛弟兄嗎?

我不是說過,《琅琊榜》不是「最高典範」,但離此不遠。

且看,長蘇與靖王要伸冤報仇,夏江與譽王也要伸冤報仇,但前者有底線有原則,盡量避免傷及無辜,不幸傷及無辜時,亦感心裡歉疚;後者卻無底線無原則,不惜大量傷及無辜,且毫無歉疚。——這就是分別,且是生死之別!

真實的信仰不是「辦公室裡的神學」,不是「講壇上的講章」,是有血有肉的,是要在這血肉人世中踐行的。因此它自是無法像「理論」一般圓滿。看!就是全智全能全善的天父上帝判審世界,也不能完全避免傷及無辜,何況長蘇與靖王?天父豈會像個板起臉孔的「猥瑣牧師」,事事要求我們「完美」呢?

天父所求的,是我們在自己的位分上與限制裡,盡己所能而已!

我且舉一個聖經例子——

撒上 27:1-12 大衛心裡說:必有一日我死在掃羅手裡,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掃羅見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內,就必絕望,不再尋索我;這樣我可以脫離他的手。於是大衛起身,和跟隨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瑪俄的兒子亞吉去了。

大衛和他的兩個妻,就是耶斯列人亞希暖和作過拿八妻的迦密人亞比該,並跟隨他的人,連各人的眷屬,都住在迦特的亞吉那裡。有人告訴掃羅說:大衛逃到迦特。掃羅就不再尋索他了。

大衛對亞吉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京外的城邑中賜我一個地方居住。僕人何必與王同住京都呢?當日亞吉將洗革拉賜給他,因此洗革拉屬猶大王,直到今日。大衛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個月。

大衛和跟隨他的人上去,侵奪基述人、基色人、亞瑪力人之地。這幾族歷來住在那地,從書珥直到埃及。大衛擊殺那地的人,無論男女都沒有留下一個,又奪獲牛、羊、駱駝、驢,並衣服,回來見亞吉。

亞吉說:你們今日侵奪了什麼地方呢?大衛說:侵奪了猶大的南方、耶拉篾的南方、基尼的南方。無論男女,大衛沒有留下一個帶到迦特來。他說:恐怕他們將我們的事告訴人,說大衛住在非利士地的時候常常這樣行。亞吉信了大衛,心裡說:大衛使本族以色列人憎惡他,所以他必永遠作我的僕人了。

單就這一段,我們看到大衛做了最少三件不得已的「壞事」:第一是投靠敵人亞吉王去,很有些「賣國」之嫌。第二是侵奪基述人、基色人、亞瑪力人之地,殺人越貨,簡直就是「強盜」了。第三是向亞吉撒謊說自己是「侵奪了猶大的南方」,還殺人滅口,為的一是免亞吉起疑,二是避免殺害自己的猶大同胞。

按照「辦公室裡的神學」與「講壇上的講章」的「完美標準」,大衛的做法完全是「教壞人」的。好在,我們的天父有「雙重標準」——殺人搶奪說謊,當然不是天父喜悅的事,終有一天,祂要完全「消滅」它們。但是,祂諒解人的處境限制,只要求我們在既有的限制裡,盡己所能。大衛能「義不殺同胞」,在那條件下,已是很難能可貴的事,已是「愛弟兄」的某種體現了。

……

不要自己伸冤

是的,人世間的一切「伸冤」,一是難免傷及無辜,二是很難判定誰完全有罪誰徹底無辜,三是連自己也未必是完全無辜的(自己難道就從未冤過別人),所以,聖經的「最高典範」與「最高指引」是——

彼前 2:23 祂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只將自己交託那按公義審判人的主。

羅 12:19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在片中,梅長蘇多次向靖王說(大意):

光明正直的事,你去幹;

陰詭暗算的事,都留給我吧!

弟兄姊妹,會意啊!終極版的梅長蘇,就由天父上帝「擔演」吧,祂自會策劃替他忠心義僕伸冤報仇的大計,以至挑動末日大戰,即或不免傷及無辜,祂也有法子補償(這是我們完全做不到的),我們「站著看戲」好了,不要自己動手。至於終極版的靖王,當然是由再來的主基督「擔演」了,祂會「御駕親征」領千萬天軍而來,擊倒列國審判世界更新天地,也用不著我們自己動手打打殺殺的。

……

信仰與「震動」

當然,我們還是有一定的「戲分」,是這樣的——

啟 6:9-11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

又會意嗎?我們的「戲分」,不是自己動手伸冤,更不是「自己來」建什麼「基督教國」,而是「參加」到歷世含冤受苦的先賢的「團契」中,跟他們一同期待最後的聖君降世與伸冤報仇,甚至不怕跟先賢們一同蒙冤受難,實實在在的成為他們的「一分子」。

說白些,我們的「戲分」就是預備殉道!

在片中,有一片段(第 34 集 )很叫我「震動」,就是言侯聽過梅長蘇營救衛錚的計劃後,對兒子說了幾句話(大意):

這樣「愚蠢」,成功機會渺茫,九死一生,卻又如此「有膽魄」的行動計劃,我許久沒聽過,很讓我「震動」。

真實的基督信仰,同樣,是一個聽上去無比「愚蠢」,成功機會渺茫,九死一生的行動計劃。

人間現世,不自己謀劃動手,也不指望美帝(或中共)打救,卻相信會有一個渺渺茫茫的「上帝——終極版梅長蘇計劃」,盼望會有一個渺渺茫茫的「基督——終極版靖王再來」,並終而成就一切,那不是「愚蠢」,那不是「九死一生」,是什麼?

但是,這叫我「震動」,就如亞伯的打不還手,挪亞的默造「廢物」方舟,亞伯拉罕與摩西之捨當代「紐約倫敦」而去,以至於主耶穌、施洗約翰、眾先知使徒的慷慨激昂與堅信一生,都是那麼的「九死一生」(在世人眼中完全是「找死」),並叫我大大「震動」一樣!

人被什麼「震動」,就信什麼!

 

 

 

默度餘生/狼羊榜(九)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

萬世一榜

按《琅琊榜》的故事設定,「琅琊榜」是故事中虛構的「神秘組織」——「琅琊閣」每年更新一次的各大排名榜單,包括天下十大高手排名,天下十大幫派排名,天下十大富豪排名,天下十大美人排名,天下十大公子排名。《琅琊榜》的主角梅長蘇正是「天下十大公子排名」之榜首。「琅琊榜首,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的江湖傳言,就這麼來。

坊間網上,更有傳言,說「琅琊榜」去了「王」字(實為「玉」字)旁,便是「良邪榜」,亦即「正邪榜」,隱喻作者對正邪的評斷;要是加上「王」旁,就更有對「良王」(好領袖)與「邪王」(壞領袖)的評斷,那就更政治化了,要是放在那個「敏感年代」,怕要受批鬥的。

姑勿論作者的本意以及坊間的猜測如何,俄網的借題發揮是,千年萬代,甚至自天父創造人類之始,祂就在精心編製著一冊「萬世一榜」——

天父的苦心弧詣,是要藉種種人情世局,試煉人性,察驗人心,分別真偽,務要把世人準確分為「狼」與「羊」,以之定奪他們各各的最後歸宿。可以說,天父上帝作最後審判時,所憑斷的,就是這冊《狼羊榜》。

聖經中最近似的描寫,想必是這台場景:

太 25:31-46 當人子在他榮耀裡、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

於是王要向那右邊(按:綿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

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什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又什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裡,來看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王又要向那左邊(按:山羊/狼)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因為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吃,渴了,你們不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裡,你們不來看顧我。

他們也要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體,或病了,或在監裡,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不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這些人要往永刑裡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

閣下稍稍細心,便會看到「王」(主耶穌)用以判別「綿羊」跟「山羊」(狼)的標準跟我昨天說人能否得永生進天國的條件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你是否「愛兄弟」。到審判日,主耶穌不會問你「你有否為上帝做大事」,祂只會問你「你有否為小弟兄做小事」,就像當初上帝問該隱「你的兄弟在那裡」那樣。

俄網說過十萬遍:

上帝是父,絕不是「法官閻羅」;天國是家,絕不是「聖人俱樂部」。天父求於我們的,不是什麼「徹底無罪完全成聖」,而是「愛父愛家愛弟兄」,好「家庭倫理」的要求。

好多人之所以滅亡,最終被拒於天國門外,都只因他們連這個如此簡易的「家庭倫理」要求,都做不到,準確說是不肯做。人,要是不愛父不愛家不愛弟兄,他回「家」幹啥?終被永久逐出天家,完全是他自找的!

……

狼羊辨

我很以為,主這比喻用「山羊」而非「狼」來比喻惡人,很準確,很神妙!

當知道,這世上,真以為自己是「狼」的人甚少。

他們即或殺人放火打劫,仍可以大模大樣的說自己是「羊」。譬如我還手是出於「自衛」,我先下手是怕你更早出手,也是出於「自衛」,即是,我始終是「羊」(又可憐又無辜還善良),之所以偶然發一下「狼性」,都是「你迫的」,不干我事。所以「山羊」們大概不會以為自己是「披著羊皮的狼」,倒是「披著狼皮的羊」,意思是我「外表」自私、狡詐、兇狠,其實呢,「心裡」不知多善良喲!

假如這些「山羊」們還返教會,還事奉,甚至做牧師,甚至甚至「為上帝做大事」,譬如「植堂遍天下」、「基督化文明」之類,就更不得了,恐怕不只他們自己,就是全世界都要把他們當作「羊」了,以致他們是真傢伙的以為,上天堂?得永生?捨我其誰呢?

明白嗎?按世人以至偽基督教的標準,「羊」跟「狼」可不是那麼好分辨的!

……

聖經給「羊」(真羊)下的定義或說典範,卻是這樣的——

賽 53:7 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真正的「羊」的記號,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默然忍受,生死無怨,將「伸冤」完全交託天父上帝。

明白嗎?人本主義與偽基督教的「羊觀」(義人觀),不過是「好人好事」,那是共濟一神教的「基本教義」,絕非出於真正的基督信仰與聖經啟示。聖經啟示的「羊觀」(義人觀)是自卑、忍辱,耐心等候,他們做的可不是泛泛的「好人好事」,而是「好」到世人很以為愚蠢的「蠢事」。

請動動心肝再看一遍這段經文:

義人(按:綿羊/真羊)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什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又什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裡,來看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什麼叫做「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那就是,你做的這些好事,不只對方不能報答你(那是弟兄中一個最小的,何來能力報答你),甚至世人也不會留意你(那是弟兄中一個最小的,世人根本不理會),甚至連你自己也沒刻意記著(你只是動了慈心,不是要「做好事」給任何人看。事實是那些「小人物」與「小事情」,要「引人注意」才不會幹哩!)。

看明白了沒有?

真羊(綿羊)之行善跟假羊(山羊/狼)之所謂「行善」是完全不同的。真羊之行善,其實是一種變相的「含冤受屈」,因他們行在小人物身上的小事情,這世界斷不會稱讚及賞報,甚至暗笑他們「蠢」。而假羊「行善」,就像法利賽人當街當巷「禱告」一樣,他們的「報酬」,今生已經得到甚至得到過多了,天父何用再以天國與永生給他們「補償」呢?反之,天父怕要他們「回吐」他們在今生此世多受了的榮耀與利益,在來世得報應。

總之,真正的羊的記號,是真實的謙卑與忍耐,不只不自圖伸冤,就連行善都不事張揚,事事都交與天父上帝評斷與發落。

……

不過,這卻絕對不意味,真羊是「無能者」,只因鬥不過打不過假羊(狼),才不還手不爭鬥。

在《琅琊榜》中,要是我沒記錯,這話該是譽王說的。當他發現靜妃母子原來已開始參與「奪嫡之爭」時,說(大意):

原以為這兩母子是羊,誰知,他們是狼!

是的,靜妃與靖王母子,既都跟太子與譽王一樣,都參與「奪嫡之爭」,豈非彼此彼此,大家都是「狼」?

第一、爭有「君子之爭」有「小人之爭」,靖王之要「奪嫡」,從目的到手段,都比太子與譽王的高尚得多,豈可同日而語?

第二、靜妃與靖王之一直不爭,非因軟弱、怕死或沒條件。不,靖王軍功顯赫,靜妃亦機謀過人,論力量論智謀,都有一爭的條件。之所以不爭,是因他們在品性人格上,不愛爭也不忍與人爭。

必要搞清楚,真羊的真定義絕不是無力與人爭的「天然失敗者」,而是有力與人爭卻不愛也不忍與人爭的「愛弟兄者」。靖王或爭或不爭,都因愛弟兄,不爭是不忍手足相殘,爭是要為王兄伸冤。靖王始終是「羊」!

看啊,我們的主不是一樣嗎?

啟 5:5-6 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我又看見寶座與四活物,並長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有七角七眼,就是神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

我們的主耶穌,既是「曾被殺的羔羊」,又是「猶大支派中的獅子」,甚至作為「羔羊」的祂,也有「忿怒」的時候。

我們的主是「獅子」,是萬王之王,卻又自甘成為「被殺的羔羊」。但不管祂以哪個「形象」現身與行事,都是真羊,都是愛弟兄的。祂第一次來以「羔羊」現身。被殺於十字架上,是因愛弟兄,給我們救恩;祂第二次來以「獅子」或「忿怒的羔羊」現身,也是因愛弟兄,要給祂蒙冤遇害的弟兄報仇伸冤。

明白嗎?主即或現身為「獅子」為「忿怒的羔羊」,仍是真羊,並不因祂的威武形象甚至使用暴力來審判世界,就成了「狼」!反之,那些造作斯文,陰聲細氣,事無大小都「反暴力」的人,很可能只是出於對弟兄的冤苦無知甚至無感,這些人,其實才是「狼」——狼心狗肺的狼。

總之,是羊還是狼,不能「看外表」,必要「看內心」。

這「羊狼辨」,好比麥子稗子之辨,絕非想象般容易。就是天父都要費上許多時候,藉著許多非常之事,才能將他們徹底分別開來,以完成祂的《狼羊榜》

……

上帝的政治

末了,還有一點是很要補充的,就是天父為什麼要費那許多周章曲折,來編製這個什麼《狼羊榜》。

要知道,我們的天父絕不像世上了不起的「政治家」,包括那些不知所謂的「基督徒政治家」。那些「政治家」不會要求人檢討及改變自己,以適切某個「政治理想」(那太不討好了),反之,他們總是主張改變政治制度甚至政治理想,來遷就人。

什麼意思?

譬如說,君主制不好,因為人有絕對的權就會絕對腐化云云。那怎麼樣?栽培或等待一位「天縱英才」來成為聖君?啊,那太渺茫,不好操作,還不若一人一票,四年一任,大家來制衡制衡,好操作啊。即是,人(性)不必改變,用「民主制度」制衡制衡一下,就可以了。現在不是搞得很好麼?

又譬如,共產主義(制度)不好,人(性)就是自私嘛,「大鑊飯」就誰都幹得不起勁,不若「善用」人的貪婪心理,私產制,資本主義,調動大家的積極性,世界就會繁華進步起來。看,同樣不用改變人(性),反是「順之者昌」。

總之,改變制度——準確說,是放棄「政治理想」,以所謂「民主制」及「私產制」來遷就甚至縱容人「反叛」及「貪婪」的本性,這就是今天普世「政治家」們的「普世價值」了。

……

但「上帝政治」不來這套!我們天父好老套,好死板,好固執,祂自始至終只信「君主制」(神權統治)與「共產制」(大同理想),不遷就更不縱容人性。

亞 14:9 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他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

這世界即或終久沒有「聖君」,上帝可不就會給你「民主選舉四年一任」,而是祂會親自來(或說差祂的兒子來)「作全地的王」,永久實行祂至高無上永世一任的獨裁統治。

亞 14:21當那日,在萬軍之耶和華的殿中必不再有迦南人(原文是「商人」)。

這世界即或無法落實「真共產制」,上帝可不就會給你「私產主義圈地分贓」,而是祂會親自來建立一個「沒有商人」的新世界。

賽 65:25 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這是耶和華說的。

要是人性的「反叛」與「貪婪」容不下上帝的「聖君理想」與「大同理想」,那簡單,天父首先會給衪們機會改變自己,即是由「反叛貪婪的狼」變成「馴服仁愛的羊」,其中死性不改的,則沒法子,只好把他們清洗出去(這正是《狼羊榜》的作用),經多翻清洗後,剩下的都是「羊」或「被真正羊化的狼」,這樣,天父終極的政治理想就能全幅落實人間——那就是天國。

看到嗎?人是改變度制(天父的政治理想)來遷就與縱容自己,天父倒過來,祂是要改變人性,再不就清洗好一部分人,只留下適合祂的政治理想的「羊」,來成就祂永遠確定的天國理想。上帝的「政治」跟人類的「政治」的生死之別,就是在此!

……

放榜時候

弟兄姊妹,我真相信,現在已很接近「放榜時候」。但「放榜」以先,必有個「期終大考」,這大考的佔分比重,相信一定不輕。

天父比一切老師都慈悲,祂怕我們過不了這「期終大考」,早就放水給我們了,貼士更有兩寸之厚,就是大家手上的聖經。

聖經雖則有兩寸之厚,但來來去去,不就是一個「認父歸家愛弟兄」的故事?就如主所說,律法千萬條,總綱不外是「愛天父愛鄰舍」。

俄網一樣,來來去去,不論掛什麼題目,取什麼題材,說的都是一樣的道理。我自問盡人事了,至於能否「有用」,就看天父的恩典,還有閣下的工夫與造化了。

本輯日誌,就到此為止。

……

下輯預告:

早前已預告,下一輯日誌會說說祁克果(國內譯克爾凱郭爾)。

祁克果著作等身,我沒讀多少,不打算也沒能力「全面」介紹他的信仰理念。我大概會以《祁克果的人生哲學》一書為「教本」(早前提過的《喜樂的音符》便是其中一篇),截取一些片段為「範文」,給大家講解一下。

祁克果的文章出名又長篇大論又隱晦難明,所以大家最好事先做些功課。一是自己上網看看他的生平簡介(我不會多作介紹),二是找本《祁克果的人生哲學》來先行自修一下。

這書好舊版,不一定買得到,但網上有一個「全文影印本」,可將就著看。大家先讀第一部《今日的時代》及第二部《給那單獨的個人》。

另外,部分篇章網上或者有 word 檔,但不一定齊,可輸入「tcfc.twfc.org.tw get_file 祁克果」,找找看。

 

 

:obad200410@gmail.com